许广平揭发诬陷亲友的先例 - 宋永毅谈“另类反右”(三)

2018-01-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宋永毅(RFA)
宋永毅(RFA)
Photo: RFA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60周年。这一年,人们都在回忆和研究反右运动的经历和教训,但却很少有人谈及如中国近代史学家宋永毅所说的“另类反右”。“反右”是毛泽东对中国知识精英的残杀,“另类反右”则是知识精英的自相残杀。宋永毅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电子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编著者。我们分四次来听宋永毅讲“另类反右”的故事,今天是第三讲,讲的是许广平怎样开了揭发诬陷亲友的先例。

许广平是鲁迅的夫人,她在反右运动中非常活跃,亲人和友人间的互相揭发和诬陷,便是由她开始。宋永毅讲述反右中的许广平,说道:“大家都知道冯雪峰是鲁迅生前的挚交,也是许广平的好友。1957年8月4号,冯雪峰在作协被批判斗争的时候,对周扬、夏衍等人诬陷他反鲁迅不买账,但是那时候会场上突然跳出一个人,谁呢?许广平,鲁迅夫人。她突然站起来,指着冯雪峰说:冯雪峰,看你把鲁迅搞成什么样子?你是一个大骗子!这就把冯雪峰打蒙了。9月14号,许广平又在全国妇女大会上发言揭露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许广平在《人民日报》刊登的发言,指责鲁迅生前最亲密的学生、她的好朋友丁玲说活像武则天,有军师、有文臣武将、有打手、又有通讯员和联络员,这个集团的活动方式是十分卑鄙的,等等。”

宋永毅讲的另一些亲友之间的互相揭发,听起来也令人不胜唏嘘,比如罗隆基、陈企霞、章乃器“罗隆基开始是坚决抵抗的,后来怎么会绝望呢?最紧要的是被她的亲友揭发。和他同居十年之久的《文汇报》著名女记者浦熙修,同居十年准备结婚了,浦熙修反戈一击,这使他崩溃了。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陈企霞怎样崩溃的?是因为他的情人、女作家柳溪背叛他、揭发他。大家知道章乃器也是大右派,给他致命一击的是他的前妻、民建中央常委胡子樱,胡子樱写了一篇长文叫做《我所了解的章乃器》,这篇长文把章乃器定案到历史反革命的高度。章乃器一直说和中共是朋友,在民主革命时期一直支持中共反对国民党,但是他老婆把他在家里说的那些话——民主党派支持共产党,也有思考的过程,在家里也讲一些私房话——胡子樱把那些私房话都揭发出来了,说章乃器根本不支持中共,他是历史反革命,你说章乃器怎么会不崩溃。章伯钧在第一次被批判的时候就惊慌失措,因为他民盟中的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女的,叫史良,史良把他的私房话无情的揭发出来,还向周恩来告密。”

宋永毅说:“那个时候的知识精英,常常想的是,怎样样通过揭发别人来逃脱,所以五七年的右派,突来的政治迫害,从抵抗到崩溃的时间都很短,因为他们陷入被亲人、朋友的无情揭发和任意诬陷。”



(特约记者:CK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