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部警告地方政府警惕债务风险

2017-03-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各级政府面临的债务风险正在增加。(AFP)
中国各级政府面临的债务风险正在增加。(AFP)

中国财政部在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发布预算报告时承认,大陆一些地方政府遭遇财政困难,甚至难以满足日常运行开支;并警告说,中国各级政府面临的债务风险正在增加,东北资源能源型地区政府财务危机最严重。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3月6日报道,中国财政部星期天(3月5日)在中国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发布预算报告时警告说,在中国大陆资源能源型的东北地区各省,政府收支矛盾加剧,在面临人口流失的同时,由于煤炭、钢铁和石油等国有企业的经营恶化,令当地政府预算吃紧。

中国财政部的报告还说,增加举债加大了中国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风险,一些城镇政府在维持自身运行方面出现财政困难。

报道说,中国财政部的预算报告为地方政府设定的债务上限为11.55万亿元人民币。去年,中国地方政府共举债10.7万亿元人民币。由于煤炭和石油价格连续4年下跌,重创了中国东北工业锈带区。
在英国一家金融咨询公司任顾问的吴克钢表示,他不明白中国财政部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警告。他指出,中国大陆地方政府去年开始可以靠举债融资,即使现在面临一些财政问题,中央政府也不会让对方政府破产:

“我其实对中央政府为什么提出这个警告不大明白,因为在中国,中央政府最终承担地方债务,不会像西方那样允许地方政府破产。地方政府财政发生困难,中央政府会资助。”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俊则认为,中国大陆的中央政府的确不会让债务严重的地方政府倒闭,但这并不意味着,地方政府不存在严重的债务危机风险:

“的确,因为中国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中央政府是不会让地方政府破产的,哪怕这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处于多么可怕的地步。但这并不意味着,地方政府的高额债务就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了。”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在去年中国大陆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中国一些最大国有矿区曾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2016年晚些时候,钢铁和煤炭价格大幅上涨,显示大宗商品周期回暖,但中国钢铁行业的过剩产能仍造成国际贸易摩擦。

同时,中国日益老化的煤矿和油田依靠政府财政救济继续维持生存,以避免大规模失业。中国中央政府在地方政府出现财政困境之际,面临的选择是,要么继续扶持严重负债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在钢铁和煤炭行业;要么让它们破产并承担更多养老金、失业补助和债务负担。

就中国的债务问题,路透社去年12月29日发表题为“中国债务负担的不断加重 是否正在滋生新的危机?”的报道说, 2016年,中国债务规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0%以上,多数为国有企业所借,要通过举债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刺激需求。

在英国的吴克钢表示,解决中国企业债务问题的方法之一还包括,应该把中国的债市向国际市场开放:

“如果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让外国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市,这不仅有助于缓解资本外流所带来的负面结果,以及有助于地方政府的融资。而且对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有好处,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将逐渐走向成熟。当然,应该不要忘记,债市的风险较大,但利润也相对较高。”

路透社的报道说,中国债务的主要问题是公司债,公司债已增加到相当于年GDP的169%。随着中国经济成长放缓,企业获利下滑,还债务的能力减弱。但一些分析师不太担心中国的坏帐,因为中国有相当于GDP约50%的宠大的个人储蓄,而且中国债务多数是国家举债国内持有。

就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中国财政部去年11月初曾对媒体表示,中国地方政府16万亿元的债务仍低于警戒值。北京出版的《京华时报》11月5日的有关报道说,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就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表示,截至2015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仍然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

这位财政部负责人解释说,如果以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10.66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数据计算,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8.9%,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

旅美学者谢选俊就此表示:

“中国的财政债务这个概念与西方的不大一样。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最终由中央政府承担。就好似,中央政府会无限制地承担辖区,直到它本身破产倒闭为止。”

中国财政部的这位负责人认为,当前地方政府债务领域存在一些新问题,主要是局部地区偿债能力有所弱化、个别地区风险超过警戒线、违法违规融资担保现象时有发生、一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存在不规范现象等。

(记者:希望;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