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俄国十月革命 孟浪主编新书《致命的列宁》出版

2017-03-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孟浪出版的新-书《致命的列宁》(中国地下文学流亡文学文献馆提供)
孟浪出版的新-书《致命的列宁》(中国地下文学流亡文学文献馆提供)

反思俄国十月革命 孟浪主编新书《致命的列宁》出版

今年是俄国十月共产主义革命一百周年。由中国独立作家笔会成员孟浪主编的反思十月革命的书籍《致命的列宁》,日前在港、台推出。书中汇编了两岸多名人文学者、作家的文章,对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带给中国的影响进行了反思与批判。

由中国地下文学流亡文学文献馆策划,孟浪主编,张博树、朱其、曾建元、仲维光等多位两岸人文学者、作家撰文,溯源书社出版的《致命的列宁》一书,本周起在台北、香港两地推出面世。

孟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版此书的目的是为了对发生在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进行批判和反思,

“2017年是俄国的十月革命100周年。1917年的这场革命实际上彻底改变了过去20世纪,甚至到21世纪的十五六年的历史现实,都是和这场革命的后果有关系。我觉得这个主题尽管在现在对大部分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记忆,但是对在社会中间层的一些人士当中,这场革命的影响是有很深的记忆的,我是想通过这样一个出版物的呈现,来带给大家一些反思和批判。”

《致命的列宁》的作者之一,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宪政学者张博树向本台表示,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带来的最大也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马列主义”的引入,不过可惜的是最终对中国的政治、社会发展都没有起到好的作用,

“20世纪中国经历了一个很曲折的过程,本来1911年中国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中国的现代化的进程,特别是政治现代化已经有了一个方向,那就是要建设一个民主国家。但是很可惜,十月革命以后在中国成立了共产党,把共产革命当作中国未来的方向,当作解救中国的一个药方。我们不否认当年的那代共产党人他们有他们的理想。但是经过一百年,最后的事实证明,1949年以后开辟的新的道路实际上是违背了人类文明的基本方向。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十月革命对中国人来讲不是什么好的消息。”

张博树表示,书中不仅有从历史、哲学角度探讨十月革命给中国及人类带来什么影响的学术论文,也有文学性较强的文章。这是华文知识界反思十月革命的第一本出版物,参与这本独立出版品的发行十分有意义。

“十月革命”是指1917年11月7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武装力量向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所在地圣彼得堡冬宫发起总攻,推翻了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这场革命被认为是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二个无产阶级政权和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批判者则认为,“十月革命”导致极权主义制度大规模实践,从昔日的俄国、中国直至当下的北朝鲜,延绵至今,仍未绝迹。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嘉華)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王先生

南洋

攻打东宫是编造的。俄罗斯多家电视台都系列报道过。当时俄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化重金收买特务列宁,回去颠覆俄罗斯新生的民主政府,以便在战场上失利。
当时的圣。彼得堡是空虚的。只有一个水兵营与一个女兵营。列宁拿出来一小部分钱发给水兵营的士兵(那个年代当兵的没有军饷,每天是几片面包加一杯红茶水。水里能够有点糖就不错了!)水兵营谁给钱就听谁的。阿芙诺尔巡洋舰朝天放了一炮。女兵营就吓得尿裤子了,立刻打起来白旗。政权就轻易颠覆了!没有攻打冬宫的事。沙皇早已退位。新政府都是文职人员,没有武器抵抗!就这么简单。
香港政论期刊《开放》,有一篇刘苏的文章,详细记述当时的部分情形。列宁对于每一个跟着他革人民命的流氓无产阶级,发给一张票,规定每一个持票人,可以到大学去奸污10个青年姑娘。“革命政府”发布文告:16岁-25岁的青年姑娘,有义务为无产阶级服务!(不从者杀死)这就是共产共妻的开始。列宁最后的遗像《开放》也刊载过,是著名作家王怡找到发表的。列宁是严重梅毒烂死的,脸剩了一窄条。在俄就长期搞妓女,搞到芬兰,搞到德国,这一次以大学生姑娘为主,也搞社会上漂亮的妓女。严重梅毒是正常的。但是这是党与国家七十年的秘密!
继续竖立列宁,就是斯大林为了自己“合法统治”。各国打出来旗号,什么马列,就是为了能够上台,上台后维持统治,包括残酷统治。统治者自己才不相信什么马列!都是自己的一套!举起马列,就是说明自己是正宗。

2017-03-23 05:50

王先生

南洋

攻打东宫是编造的。俄罗斯多家电视台都系列报道过。当时俄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化重金收买特务列宁,回去颠覆俄罗斯新生的民主政府,以便在战场上失利。
当时的圣。彼得堡是空虚的。只有一个水兵营与一个女兵营。列宁拿出来一小部分钱发给水兵营的士兵(那个年代当兵的没有军饷,每天是几片面包加一杯红茶水。水里能够有点糖就不错了!)水兵营谁给钱就听谁的。阿芙诺尔巡洋舰朝天放了一炮。女兵营就吓得尿裤子了,立刻打起来白旗。政权就轻易颠覆了!没有攻打冬宫的事。沙皇早已退位。新政府都是文职人员,没有武器抵抗!就这么简单。
香港政论期刊《开放》,有一篇刘苏的文章,详细记述当时的部分情形。列宁对于每一个跟着他革人民命的流氓无产阶级,发给一张票,规定每一个持票人,可以到大学去奸污10个青年姑娘。“革命政府”发布文告:16岁-25岁的青年姑娘,有义务为无产阶级服务!(不从者杀死)这就是共产共妻的开始。列宁最后的遗像《开放》也刊载过,是著名作家王怡找到发表的。列宁是严重梅毒烂死的,脸剩了一窄条。在俄就长期搞妓女,搞到芬兰,搞到德国,这一次以大学生姑娘为主,也搞社会上漂亮的妓女。严重梅毒是正常的。但是这是党与国家七十年的秘密!
继续竖立列宁,就是斯大林为了自己“合法统治”。各国打出来旗号,什么马列,就是为了能够上台,上台后维持统治,包括残酷统治。统治者自己才不相信什么马列!都是自己的一套!举起马列,就是说明自己是正宗。

2017-03-23 05:4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