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虾米 波痕霞迹

2017-08-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刘晓波和刘霞夫妇。(public domain)
刘晓波和刘霞夫妇。(public domain)
  • 他们的灵魂,从被子弹击穿的肉体上爬起来,如看不见的鸟儿,在刘霞和刘晓波的眼前飞啊飞。于是,在不眠之夜,他们结合,将鸟窝架在彼此的灵魂里。
  • 【一只鸟的歌声】 廖亦武/联合报

    上世纪末互联网初潮期BBS滑浪时代,1999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刘晓波结束三年的牢狱回到家中。家中已经有了一台电脑,是朋友送给妻子刘霞的,她正在学打字和上网。刘晓波说,他一回到家,电脑很快就变成了他的写作工具……”

    刘晓波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互联网,狂喜般的在当时寥若晨星的BBS论坛找到了自己的角色。

    晓波刘霞BBS论坛的第一个网名:【水皮虾米】——“波”之象形,“霞”之谐音。

    即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互联网,刘晓波和刘霞都是形影不离的。

    今天,在整死刘晓波之后,刽子手们似乎下意识地碰触到这一不可分割的强大电流。

    反弹着,震颤着,他们开始无厘头般的死整刘霞!

    刘晓波7月15日海葬之后,刘霞便音信杳无,处于准失踪状态。

    刘霞在美国的律师甘瑟(Jared Genser)8月4日致联合国强制失踪或非自愿失踪工作小组的声明表示,刘霞自7月15日起被“中国政府当局单独监禁在不明地点…我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提出刘霞仍在世的证据……”

    本台记者8月1日的报道指出:刘晓波夫妻友人、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日前披露了一份刘霞去年所写的诗歌手稿,其中“我厌倦了”四字重复二十多次,如“我厌倦了只能看不能走的路”、“我厌倦了无语的年年月月”、“我厌倦了牢笼”等。对此,胡佳指:“这一点国保都不否认…第一是防控刘霞和当地人接触;第二就是防止刘霞自杀或绝食…刘霞真有可能从楼上跳下来……”

    《不同的声音》在youtube上汇集了自2010刘霞抑郁症初见端倪以来的音频资料。

    首先是【记忆刘霞:2010年4月2日的一次对话】采访者:艾晓明

    《纽约时报》说:刘霞是一名艺术家和诗人,在被判刑11年的刘晓波服刑期间遭到软禁。“冰一样激烈的爱,黑一样遥远的爱,”这是刘晓波于上周四在东北沈阳的一家医院因肝癌去世前,亲手写下的话语的一部分。“我的赞美也许是难以饶恕的毒药,”他在献给妻子及其艺术作品的有时显得零散的短文中写道。这些文字源自刘晓波给妻子那本尚未出版、名字暂定为《我陪伴刘晓波的方式》的摄影集写的序…透过已知的最后的手稿可以看出,在1980年代开始出名的刘晓波——当时的他是一名喜欢与人争论的文学学者——生前依然保有艺术家的灵魂,他从刘霞身上汲取灵感,也对她的未来感到担忧…正为刘霞的书寻找海外出版商的前述编辑说,该书或许会包含几首讲述刘霞与刘晓波的关系,以及她在丈夫身陷囹圄期间遭受的孤立和痛苦的诗。

    节目的中间,我们搜集了几首由本人朗读的刘霞在丈夫羁狱期间写下的诗篇。

    刘霞:【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在国际笔会东京纪念会上的讲话 2012年12月11日。

    让我们用一段多年前美联社记者突破重围采访到刘霞的诗一般动人的新闻报道,作为我们的结束语吧:

    这次突破看守把刘霞困境展示观众眼前的美联社记者,包括莫沫(Isolda Morillo)。采访完身陷囹圄的刘霞后,莫沫心情难以平伏,昨午在其 Twitter 引述中国诗人郭路生的《相信未来》,像是寄语刘霞: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馀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顽固地舖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泪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仍然固执地望着凝露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