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在法院捍卫公平,上街就是必然选择(陈光诚)

2017-07-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李文足(右起)、王全璋父亲及王峭岭(受访者独家提供)
李文足(右起)、王全璋父亲及王峭岭(受访者独家提供)

今天是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被中共的法警用壮硕的身体组成的人墙强行阻挡在最高法院门外,阻止她们控告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非法阻止她们聘请的、当事人认可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以及所有709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的酷刑对待。

在中共极权专制的控制之下,中国已经没有讲理的地方。709 家属抗争的最大意义就在于让世人进一步看清了这一点,抗争本身能否有成果还在其次。

早在2006年我刚被中共关进看守所时,我每天按照法律所规定和许可的,要求见驻所检察官两次。我被非法判刑送进监狱后,也从未停止这一要求面见驻狱检察官的维权行动。当时怀着一种“你中共不是拿法律说事吗?那我们就把你所有的法律拿出来晒一晒”的心情,因此我找了他们近3000次,针对中共对我和我家人进行的绑架、非法拘禁、捏造罪名、打击迫害等等提出控告、检举和申诉。

在此期间,他们也曾煞有介事地与我见面,谈过好多次。经过多次与检察人员激烈的法律辩论,他们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之后,说“你所有的要求和提出的问题,我们都得一一向党委请示汇报后才能答复你。我们能查,但得他们让我们去查,我们才能查……”。再后来,他们就干脆避而不见了。

时隔10年,今年王峭岭、李文足从开始能够进入最高院,在法律范围内与他们辩论,对方理屈词穷只好集体躲避,到今天被法警组成人墙阻止在高院之外避而不见。这两件事情虽然一个发生在小监狱,另一个发生在大监狱;一个是由我这个当事人直接行动,另一个是由家属代为行动,但其情形却是如此惊人的相似。无论是大监狱还是小监狱,都既不讲理、也不讲法,这就是长此以来直至当今中国的真实状况。

事实再次证明,极权专制之下不但不可能有法治,连法制也只是名义。只要专制政权存在,正义就无法生长,甚至连走进法院都不可能。人类社会没有公平正义是不可想象的,必然会野蛮丛生,邪恶横行。当捍卫公平正义的战斗不能在法院里进行,在法院之外的街头、广场等等场所进行战斗,就成了无可避免的必然选择。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