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晓波之死看如何对待敌人与革命(陈光诚)

2017-07-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7月15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体告别人仪式在沈阳一殡仪馆举行。(沈阳市政府新闻办提供)
7月15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体告别人仪式在沈阳一殡仪馆举行。(沈阳市政府新闻办提供)

宣称“没有敌人”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人民公敌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害死了。中共极权专制是人民公敌,这我早就说过。你可以不拿中共极权当敌人,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中共极权把你视为他的敌人,而且会不择手段地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这种形势是中国所有正义之士为了中国走向民主、拥有人权和自由的现代中国仁人志士所必须面对的现实状况。因为中国民主革命斗争是一场邪正相争、你死我活的博弈,这一点是没有擦边球可打、一点也无法含糊的。

随着刘晓波的死去,有没有敌人已不再是值得讨论的话题,如何消灭敌人已变成当务之急。

其实我认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渐进的可能,中共集全人类的邪恶于一身。为了维护它的极权统治,它不择手段,不惜屠杀民众。共匪曾宣称“杀20万,保20年”,“六四”屠杀就是最好的例证。

所以,在这样一个邪恶的魔鬼面前我们去讨论渐进,去和它讨论要中共放弃极权专制,把从人民那里抢去的权力、剥夺的权利还给人民,这简直无异于与虎谋皮。

中共不仅把刘晓波害死了,还对他进行毁尸灭迹、骨灰入罐、沉入大海,以此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刘晓波的哥哥刘晓光在这种亲人被中共谋害,且挫骨扬灰的情况下,不仅没有愤怒,对害死他亲人的共匪没有仇恨,反而公开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无论背景如何,在世界瞩目下,世人看到的是灭绝人性、把邪恶进行到底者无与伦比的极致表现。

面对邪恶的中共,中国是否需要革命、是否可能发生革命已经不需要讨论。然而,怎样进行革命?如何以付出最小代价取得最佳革命成果,是我们目前需要讨论的核心问题。

世人已经看清,中共连刘晓波这样主张渐进、“没有敌人”的人都容不下,可想而知,中共又怎么能容得下我们这些坚持中国变革、结束共产专制的斗争者。像高智晟、郭飞雄,王炳章、胡佳等等,包括我本人,都赤裸裸的遭到中共的酷刑,暴力迫害,即使出狱也不放过。彭明、曹顺利、李旺洋更直接遭到谋杀陷害。

其实,中国的民主革命道路存在太多选择,不应排除任何可能。希望有些朋友不要一提到革命,就想到必须有枪有炮有军队,那是后话,首先需要的是有民主革命思想。

从有民主革命思想,到有必要的武装力量,其间还有很多路要走。比如说,中共一直非法拘禁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长期很难有人见到她。后来胡佳和他的朋友就抛弃非暴力思想,架开了看守,直接进入刘霞家里和她见了面,还拍到了视频。所以我想,只要让中共的各种任意控制中国人民的非法行径不能进行下去,那么民间的信心和实力就会迅速成长起来,然后中国就会有其它可能性展现出来。

现在刘霞的处境非常艰难,以中共的极权暴力逻辑,绝不会轻易让刘霞自由。民间必须抛弃非暴力思想,设法营救;我们也必须考虑联系世界各国各方面人士,给中共施加强大压力,要求中共按照中国自己的法律和国际法停止迫害被非法软禁了八年多的刘霞女士,还她自由。否则中共有可能像控制赵紫阳一样一直控制刘霞。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我们的办法还没有想到,所以我们应该群策群力,各尽所能,为中国的未来谋划出各种各样结束专制、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有可行性的蓝图。

携手努力吧,朋友们,我们的勇气和智慧一定能战胜邪恶的中共!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