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郝柏村·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3):国民党的统一理念

2016-10-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华盛顿手记:专访郝柏村: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三)

华盛顿手记专访郝柏村: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第三集:国民党的统一理念。这次专限于时间没能全部完成,现将这些问答,以文字提纲形式在这里发布。同时发布2016年9月郝柏村在美国“抗战历史真相论坛”演讲的三篇文字稿之二:中华民国与台湾人民。

------------------

自由亚洲专访郝柏村将军: 《抗战精神与统一理念》(本集补充文字)
北明:请介绍一下国民党人的统一理念?

郝柏村:1,统一不是为国民党回去执政,任何政党只要在大陆实施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即达成统一目标。

2,世界已成地球村,非洲的伊波拉病毒使全球恐惧,南美兹卡病毒迅速传染到新加坡,任何国家不可能独善其身,走向融和是必然趋势,台湾无论从历史文化血统及国际现实,都没有独立的理由和能力。

3,台湾原住民,除保留其传统文化外,均已接受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中华民族终将是大一统的中国(包括台湾) 。

----------------------

中華民國與台灣人民

——中華民國戰史真相論壇演講

郝柏村

秦始皇於二千多年前統一了中國,他不僅以武力統一了疆域,更重要的是以武力統一了文化(書同文、車同軌)。真正的中華民族,是以中華文化為基礎,融和了漢滿蒙回藏及其他少數民族,包括台灣的原住民。

台灣人民無論血統、語言、文字、風俗習慣,都是正統的中華民族一部分,孔廟、關公及媽姐,都是台灣人民崇敬的信仰中心,亦如大陸各民族。

不幸的是,台灣在中日甲午戰爭後割讓給日本。雖經五十年的殖民統治,除百分之二的皇民化家庭,台灣人民絕大多數仍傳承中華文化道統,以迄一九四五年。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結束,日本投降,依開羅會議宣言及波茨坦協議,台灣回歸中華民國懷抱。

一九四六年,中華民國憲法在南京制定,台灣國大代表十餘人參與制憲,及一九四七年行憲,台灣成為中華民國固有疆域的一部分。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失去大陸治權,政府播遷至固有疆域的台灣,一面以確保台灣不受共黨統治為近程目標,一面以建設台灣為三民主義模範省、統一中國為長程國策。

在大陸變局後,台灣人民為不接受中共統治,因此以「台灣地位未定論」,作為拒絕中共的理論依據,是未可厚非的。中華民國雖不承認,但未定論的動機非常複雜,有國際的反共論、有日本皇民化分子的政治慾望,以及不幸二二八事變受難家屬的反國民黨情緒。

之後,六十餘年來的兩岸關係,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1)1949-1972年為激烈交火及爭取聯合國代表權時期;(2)1972-1979年為交火對峙三不時期;(3)1979-2008年為九二共識的磨合時期;(4)2008-2016年為兩岸和平發展時期。

一九七二年,中共與美國關係解凍,簽定上海公報,美國的立場有三:

一、雙方承認,世界祗有一個中國,為兩岸人民的共同主張,美國對此不持異議。

二、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

三、台灣問題必須和平解決。

上項看法,所謂中國,並未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是具有戰略模糊的,這對我們是有利的。中共隨即聲稱,世界祗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我們的立場則是中華民國為唯一合法政府,因此以三不政策肆應,即與中共政權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其意義在雖已退出聯合國,但還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從此,兩岸關係的本質,是具有國際因素的內政問題,但非國與國的關係。上海公報也終結了「台灣地位未定論」,斬斷了台獨之路。

一九七九年元月一日美國與中共建交,兩岸實質停火,雙方官員雖互不承認,但為處理兩岸民間交流事務,分別成立海基會與海協會,代表官方正式進入兩岸交談時期,但兩會開會的前提,是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大陸說,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說,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

一九九二年,兩岸代表在香港開會,雙方均堅持己見,無法達成書面協議,但最後達成共識,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內涵,由各自口頭表述,此即一中各表的由來。

由於此一共識,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先生,於一九九三年二月訪問台北,我是當時的行政院長,乃拜託他協助,在新加坡舉行辜汪會談。李先生一向對兩岸的和解非常關心,慨然答應我的請求,兩會第一次正式會談於一九九三年四月舉行了。此一事實證明,大陸官方確已接受一中各表的共識。

新加坡的兩會商談,雖無九二共識的名詞,但以後蘇起先生定名九二共識,各方稱便。二00八年三月底,美國總統小布希與胡錦濤通電話,正式提出九二共識,為日後兩岸三方合作的基礎,大陸則引伸出依九二共識,兩岸和平發展。

九二共識在磨合期間,常有分歧的表述。中共初期說,「世界祗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我們當然不能接受。後來,中共則改稱,「世界上祗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現在尚未統一」。這種說法是客觀的,似可見中共的態度漸趨理性。

何謂共識?我的解釋:「共識是没有文字的協議。」共識非片面可以決定,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須長時間的磨合,其效果則等同協議。

因此,我以九二共識形成過來人的身分,對九二共識有幾點基本的看法:

一、現階段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以共識為基礎。所謂政治協定、軍事互信協定,在可預見的未來,是不可能的,非必要的,非急迫的。

二、共識是没有文字的協議,民進黨以找不到文字協議,即視九二共識不存在,這是昧於事實的狡辯。難道停火没有文字協議,民進黨就可隨時對大陸開火嗎?

三、九二共識的磨合是漸進的,從上海公報起算,前後長達三十多年,得來不易,是兩岸和美國三方的共識。

四、九二共識是台灣人民現階段安全福祉的保障。

五、九二共識的基本路線,應為棄獨不武緩統。

六、九二共識是走向和平統一的正道,統獨没有模糊地帶,過去以中華民國為招牌的台獨時機已過去了,站在中華民族的立場,以虛統掩護實獨的時代過去了。

七、所謂和平統一,就是任何一方不以片面的意志,強加於對方的統一,而是從和平發展中培養雙方統一的共識,台灣人民所不同意的統一條件,具有充分的否決權,已使台灣人民在中華民國憲政法統下,立於不敗之地,但絕無片面宣布台灣獨立的權利與自由。

八、和平統一非以「強統弱」,亦非以「大統小」,而為「是統非」,唯有雙方同意的「是」,才是和平統一的時機,但非一年或數年可以達成,我主張緩統,其故在此。

而台灣獨立的理論,依我個人的觀點,是完全站不住的:

一、台灣人絕大多數都是漢人,也就是炎黃子孫,即少數原住民亦以中華文化認同、中華民族自居,故台灣人民豈能自外於中華民族?民族自決的立場是站不住的。

二、中華民族自秦始皇統一中國,二千餘年來,唯有王朝更替期間有分裂現象,如三國、南北朝,乃至五胡亂華,但終歸統一,從無由分裂而獨立的先例。

三、二次大戰後,中華民國政府依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協議,從日本收回台灣主權,再經中日和約予以確定。

四、中華民國於一九四七年頒行憲法,在制憲及行憲時,均有台灣的國大代表參加,故台灣即為中華民國固有疆域的一部分。

五、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於一九四九年播遷台灣,在其固有疆域行使主權,有完全的正當性。

我試擬台灣可能獨立的條件:

一、中國大陸是分崩割據的局面。

二、中國大陸中央政權,亦如春秋戰國時的周天子。

三、美國和日本的強烈支持。

這些條件現在存在嗎?將來有可能發生嗎?答案是很明確的。

我上政治學的第一課,老師就說:「政治學與自然科學不同,自然科學可以實驗,以證明其真理,而政治不能實驗,因為政治實驗,往往使成千上萬人頭落地。」

現在民進黨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完全執政了,但未放棄台獨黨綱;換言之,是仍舊掛著中華民國招牌的台獨,但從中共領導人一再申言,「九二共識」是兩岸維持現狀、和平發展的底線,可見已不再容忍模糊的維持現狀。我六十年來反對台獨,但不反對台獨公投。站在台獨立場,現在應是舉行台獨公投,終結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殖民統治的最好時機,他們敢嗎?如不敢,則證明一切台獨理論和主張,都是騙取善良台灣人民的選票而已。

如果民進黨認同中華民族,改稱中華民主進步黨,我相信在兩岸和平統一前,在台灣會長期執政,甚至統一後,到大陸執政都是可能的。

台灣人民的根本利益是:

1.  不接受中共統治。

2.  兩岸和平。

3.  政治民主,台灣人民當家做主。

4.  自由經濟發展。

5.  到世界各國創業的機會。

就從實驗而言,中華民國七十年來在台灣的治理,證明是對台灣人民有利的,其間難免施政有少數缺失,使部分人民受害,但總體而言,絕對是功大於過,古今中外那一個政府,能使百分之百的人民滿意。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報,已宣布台獨是絕路,我們絕無必要冒險,放棄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掛中華民國招牌的實質台獨,非九二共識所能容認,我們不能以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的生命財產,作為少數台獨國父夢的人豪賭的資本。

九二共識就是九二共識,再不能以維持現狀、九二會議等迂迴模糊字眼替代,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建國路線是一貫的,現階段與台灣人民是生命共同體,愛台灣與愛中華民國是不可分的,明確兩岸政策路線的基礎,攸關人民的禍福,值得大家珍惜。

忠誠的維護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認同中華民族,以棄獨、不武、緩統,作為兩岸長期和平發展的基本路線,必為台灣人民帶來和平幸福,亦為創造領導者個人歷史正面地位的良機。(全文完)

2016年9月24日於美國費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2016年10月10日上传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huashengdunshouji/wdbm-10052016163927.html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