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阶级•西方的民族共产主义-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Đilas) 9.1

2017-03-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Đilas)。(public domain)
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Đilas)。(public domain)

民族特性是一个民族最深刻的文化基因,即便是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也不能抹杀这种基因。虽然政府形式与财产形式以及意识形态相同,但坚持民族特性,适应本国条件,各国共产主义才能获胜并继续存在。中国呢?

“在所有共产党国家中,政府与财产的形式,像其思想一样,很少不同,或者根本没有不同。因为它具有相同的性质——极权——所以不会有多大的不同。但是他们希望获胜并继续存在,那末各国共产党人就得使其权力在程度和方式上,适应各个国家的条件。……我们知道东欧各共产党国家之所以成为苏联附庸,并不是因为由此可以得利,而是因为力量太弱小、无法阻止。所以只要他们一旦势力强大,或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他们就会提出迫切要求,谋求独立,借以保护‘他们自己的人民’免受苏联的支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