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自治区又开始禁书(伊利夏提)

2017-08-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一家中学的学生在上课。(AFP)
资料图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一家中学的学生在上课。(AFP)

小时候读历史书,被中国历史上铮铮铁骨历史学家的献身精神所感动;比如,记录“崔杼弑其君”的三兄弟,春秋战国蔺相如迫使“秦王击缶“的历史典故,司马迁受宫刑而奋笔疾书《史记》的故事等等。

然而,人过中年后,再回过头来反思这些中国历史典故,反思中国历史,反思被中共‘自古向往统一’的维吾尔历史,以及自懂事、开始读书以来,自己所经历的中共统治这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有一种被这些历史典故愚弄的感觉。

为什么其他国家、民族的历史学记录中,没有出现因为记录“弑君“,而三兄弟接连被杀的现象?为什么其他国家、民族的历史学记录中,没有如蔺相如一样的义士迫使史家记录伪历史的典故;为什么其他国家、民族的历史纪录中,没有因为受了宫刑而奋笔疾书记录历史的历史学家的记录?

首先,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在中国,记录真实历史的史学家是要承担相当严重的后果,是要冒杀头危险的!

其次,说明中国历史中存在虚构和编造的伪历史;存在在强权威逼下、在蛮横霸道者的胁迫下违背历史真实而记录下的假历史!这种制造伪历史的强权,不仅存在于春秋战国、汉唐宋明至清的过去,而且现在还在继续!

这种伪造历史,篡改、编造历史的歪风,也直接影响到了维吾尔人及其历史。

维吾尔人的历史、维吾尔自治区的历史,也在中国政府的威逼利诱下被编造的面目全非;不说远的,就说自上个世纪至今的近代历史,也都被中共前后不一的涂抹、修改、编造的面目全非,成了一笔糊涂账。

伪造历史的结果,维吾尔人坚决不相信中国政府、或带有中国背景任何人编写的有关维吾尔人的任何历史;而中共呢,也为了推行其编造的伪历史,为了让维吾尔人接受中国版的维吾尔历史,而费尽心机却不得其道;最后,中共干脆就继续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焚书、禁书,迫害屠杀维吾尔知识分子,特别是研究历史、书写历史的维吾尔知识分子。

最近,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又一次下命令,要求自治区范围内各大书店必须下架全部维吾尔文的文学、历史书籍!

无疑,这又是一次要大规模修改维吾尔历史的前兆;这次修改、编造的目标似乎是1933年在喀什噶尔成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和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历史,特别是1944年在伊犁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历史。

因为在伊犁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是在当时也是中共老大哥的苏俄援助下成立的,后来又有毛泽东御批的“三区革命是中国革命之一部分“的说法;这,一直让中共如鲠在喉,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实际上,维吾尔文书籍的收缴,几年前就在自治区一些地区开始了;但这次的下架是全面的;下架的书籍包括了维吾尔人以为是民族败类的,毛泽东的忠实追随者,唯一曾但过任自治区主席、区党委书记、军区司令员的赛福鼎·艾则孜的回忆录,历史小说等等。

我以为这次收缴、禁书之目的在于修改、禁止1944年伊犁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历史的原因,就在于收缴包括赛福鼎·艾则孜的回忆录、历史小说。

因为,赛福鼎的三卷本回忆录主要就是记录那一段历史的;而赛福鼎本人作为毛泽东的忠实追随者,也应该是习近平崇拜的毛泽东及其父一样的红色老一辈!如其父般赛福鼎的书被禁,只能说明书的内容让现在的执政者不舒服,需要修改、润色!

其实,上世纪至今的维吾尔人历史,尤其是中共当政以来的这半个世纪,可以说是没有专业的维吾尔历史学家出现过;原因,当然是因为处于中国统治下,历史学家的风险太大,尤其是要当一个维吾尔人的历史学家,付出太多,多数时候是要搭上生命的!

近代维吾尔历史,尤其是自1949年共产党统治以来出现的几个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都是半路出家的维吾尔历史学家;大名鼎鼎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著作标新立异、有新发现而轰动世界;而是因为中共的禁书政策,是他们突然进入维吾尔历史的宏伟篇章,成为维吾尔人的民族英雄,得以青史留名。

1980年代,之前以诗人被维吾尔人所知的吐尔贡·阿勒玛斯(Turghun Almas),就因为写了《维吾尔人》、《匈奴简史》、《维吾尔古代文学》等三本有关维吾尔人历史的书,而突然书被大肆批判,人也被隔离审查。

当维吾尔人听说图尔贡·阿勒玛斯的书被禁,包括本人,立即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哪里能买到该书;当时的乌鲁木齐,一时因为维吾尔人企图以各种渠道买到图尔贡·阿勒玛斯的三本禁书,而出现了洛阳纸贵的现象。

最后,我本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一位当时在石河子任教的美国朋友搞到了一本《维吾尔人》,图尔贡·阿勒玛斯的其他俩本书,我也是很久之后才找到的。

图尔贡·阿勒玛斯的三本书,严格地说,是一位业余历史爱好者,在‘文化革命’蹲监狱、被隔离审查期间,利用中国史学典籍和其他国内外史学研究新成果而撰写的历史学术书籍,也不是没有缺陷;这,本来完全可以以学术研讨、辩论形式,进行学术争论、辩驳;但共产党政府却选择了禁书,使作者一下子就成为了维吾尔人的民族英雄;而且,还是一些本没有打算读那三本书的人,突然兴趣大增!无意中,共产党不仅替图尔贡·阿勒玛斯做了广告,而且还在维吾尔大众中普及了维吾尔历史知识。

中国政府在维吾尔自治区长期实施的审查、禁书政策的结果,使维吾尔知识分子,主要是维吾尔历史学家,不仅写书时胆战心惊,而且书出版后还时时担心那一天因为内容而闯祸、大祸临头!

干脆,为自身安全,专业的维吾尔历史学家,或半路出家维吾尔历史学家;一是避开近代历史题目,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著作;二是找汉人史学家合著历史著作,替他人做嫁衣裳;三是写历史小说,拐弯抹角戏说维吾尔历史。

这也带来了问题,维吾尔民众把历史小说当历史学习、普及!这又让中共政权惴惴不安、心神不宁了!这不,共产党又开始“焚书坑儒”了,戏说历史也不行了!但是现代世界,信息传播渠道之广泛、速度之快、范围之广,能禁得了吗?

赛福鼎的书可以在自治区下架,但网上还可以找到,中文、维吾尔文都有!印刷版国内国外到处都是,很多维吾尔人家里肯定也都有;不可能挨家挨户搜查查禁,就是挨家挨户搜查,也不一定能完全禁得了!

穆罕默德·伊敏的《东突厥斯坦历史》,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第一次在克什米尔出版发行以来,尽管在中国境内从未出版过,但问一下稍有历史知识的维吾尔人,有哪一个没有读过默罕默德·伊敏的《东突厥斯坦历史》?!

过去篡改历史,只要“焚书坑儒”就可以基本实现统治者的意愿;但现在,知识的传播不再仅仅依赖印刷技术;书只要写出来了,出版了;那就注定了是要流传、延续的;禁止,只会加快那本书的流通,是更多人感兴趣!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