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区当局禁止特定维吾尔人名背后的荒谬逻辑( 伊利夏提)

2017-07-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新疆喀什的回教徒在一清真寺内祈祷。(资料图/AFP)
图为新疆喀什的回教徒在一清真寺内祈祷。(资料图/AFP)

慷慨悲歌过燕市        笑语从容入囹圄;

廷颈受戮无穷乐        为此不负少年头。

对近代中国历史不太了解的人读到这首狱中诗,肯定会被此诗的悲壮、豪迈所感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敬意油然而生;一定想知道诗的作者是哪位英雄豪杰。

诗的作者是汪精卫;是中国近代史上被定了性的大汉奸。但汪精卫写这首诗的时候,他也确实是一位年轻有为的英雄豪杰;当年他刺杀满清摄政王醇亲王的时候才29岁。当年,他义无反顾、单枪匹马从日本返回中国在北京刺杀醇亲王;当然,目的是推翻清王朝;这首诗就是在其刺杀失败被捕后,在狱中写的诗。

汪精卫本名兆铭,后加入同盟会后,在1905年办《民报》写文章时,按中国传统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精卫”;取自中国神话“精卫填海”,以表达其坚决地、不屈不挠一定要推翻清王朝的决心。

刺杀醇亲王失败、被捕入狱、豪迈狱中诗;一下子就使得本来并不很出名的汪精卫,几乎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反清义士中的民族英雄;自此,汪精卫不敬大名鼎鼎,而且还成了革命先行者孙中山身边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大名人。

再后来,日本入侵中国,抗战爆发;汪精卫逃离重庆,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成为了日本侵华的工具,落下了个大汉奸的骂名,孤死东京。

汪精卫成为汉奸前的前半生也确实不辜负“精卫”之名;他曾大名鼎鼎、震耳欲聋;但最后因一失足成千古恨,而臭名昭著、千夫所指。

当然,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还可以轻而易举地举出很多类似的、以冒险勇敢使名字大名鼎鼎例子;以中国近代史为例: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郭沫若、赛福鼎·艾则孜等;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曾经辉煌过、大名鼎鼎过;但后来,伴随历史的进步几乎都成为了被千夫所指的臭名昭著的历史罪人。

人的名字,在某种意义上是只是一个指代符号;无论所起名字的意义如何,名字如何震耳欲聋,完全取决于名字持有者在人生长河中的成功与失败。任何一个名字,可能会伴随名字持有者默默无闻,悄然而来、黯然逝去;也可能伴随名字持有者轰轰烈烈、如雷贯耳,成为众人崇拜、膜拜的对象。

一个名字是成为大名鼎鼎、崇拜对象,还是成为千夫所指、臭名昭著,关键在于名字持有者的性格培养、所成长环境好坏、所受教育程度、对社会所作贡献、在人生长河中的成功与失败等等!

希特勒的名字,在希特勒出生之前是个很普通的名字,有成千上人用过,现在也还有人继续在使用;在希特勒发动二战、屠杀犹太人之前,没有人对“希特勒”这名字有过特别的兴趣,也没有人认为希特勒这名字邪恶;列宁、斯大林的名字也曾经是很普通的俄罗斯名字,过去有人用过,现在也有人用;但在列宁、斯大林成为共产恐怖主义政权首脑之前,人们也不曾对列宁、斯大林有过特别兴趣,也没有人对此名字有过厌恶感。

王精卫、张精卫、李精卫,王泽东、张泽东、李泽东在中国也都多如牛毛,但在汪精卫改名“精卫”前,人们只知道“精卫填海”的故事,不知道“汪精卫”;在毛泽东靠谎言宣传、血腥屠杀、欺骗窃取中国政权前,人们也只知道身边普普通通的千千万万个“泽东”,却不知道中国将要出个“红太阳”。

我啰里啰唆这么多是要指出一个稍有头脑之人不用费力就能得出的一个简单真理,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这就如同市场上的品牌一样,不在于名字是否宏大、富丽堂皇、神秘,而在于产品,在于产品的质量!人名也不例外。

维吾尔自治区最近颁布的被禁维吾尔人名单中的名字,大多源自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但关键不在于名字是否是源自阿拉伯-伊斯兰文化,而在于如何培养持有该名字的孩子!如果持有者在一个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长大,受到良好的教育,那他可能就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如果他在一个充满仇恨的独裁、专制国家长大,一生不断被政治洗脑;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反对专制的民主斗士,也可能仅只成为一个奴才!

维吾尔人的名字源头有三大块儿,以突厥-维吾尔传统文化为主,以波斯-伊斯兰文化、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为辅。但是,维吾尔人在使用其他来自非突厥两大文化的人名时,都将其维吾尔化了;在上千年的变迁中,那些源自波斯-伊斯兰、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名字早已经变成了维吾尔文化的一部分,很多人名发音被维吾尔化了。

例如,自治区当局被禁名单中的“默罕默德(Muhammed)(维吾尔语发音为Memet麦麦提)”,在维吾尔人中是个极普通的名字。大概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也有成千上万人起这名字,也是个极普通的名字;根据维基百科,在美国就有很多非穆斯林使用默罕默德这个名字。使用默罕默德这个名字的人,可以肯定,三教九流、各行各业、各色人等都有。但能够使默罕默德这个名字大名鼎鼎的人却屈指可数,拳王默罕默德·阿里是一个。

维吾尔人中较为有名的默罕默德只能算是80年代期间担任自治区副主席的玉速甫·默罕默德(Yusup Muhemmedi);当然,可以肯定他是忠诚的共产党员,肯定没有因为名字叫默罕默德就成为恐怖分子、或极端主义者,要不怎么通过中共组织部的审查,官至中共中央委员、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呢?

自治区被禁名单中的另一个名字是“赛福鼎(Saypidin)”,这在维吾尔人中也是个极普通的名字,大概自治区范围内就有成千上万个赛福鼎;而有点名声、大名鼎鼎的赛福鼎,只有一个那就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毛泽东的好学生’,死前高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赛福鼎·艾则孜;赛福鼎终身为中共服务,老死北京;赛福鼎应该可以肯定也不是什么极端主义、或恐怖主义者。

自治区被禁名单中的另一个名字“麦地那(Medine),源自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也是现代沙特阿拉伯的一个地名;在维吾尔文化中,维吾尔化为Medinay、Medenyet。而且,在维吾尔文化中这个词不仅是个人名,而且还是文化、文明(Medenyet)的意思!这个词在维吾尔文化中是不可或缺的。

自治区政府可以禁止维吾尔人起名“Medine、Medenyet”,但无法禁止维吾尔人在日常生活、学习研究中使用该词指称文化、文明(Medenyet)。

自治区对被禁维吾尔人名给出的禁止理由是:这些名字具有极端主义、分离主义思想。这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是一个逻辑!

自治区颁布这份维吾尔人名禁止名单的官员认定,凡是持有“默罕默德”、“赛福鼎”、或“麦迪乃提”等禁止名单上人名的人,长大后就一定会是极端主义、分离主义分子;这如同在说,凡是叫“精卫”“佛海”“秦桧”的人长大一定会是汉奸一个逻辑;思维如此简单,逻辑如此混论、荒谬,令人哭笑不得。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