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7-07-15)

2017-07-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各位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之声专题节目,我是主持人饶怡明。这次节目要为大家选读的来信包括本台开播20周年有奖征文“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获奖者来自江西署名为西江风月的一位听众。一位不具名听众分析最近的热点新闻,包括郭文贵爆料事件和刘晓波身患肝癌晚期。听众伦敦客就刘晓波身患晚期肝癌一事发表评论。他认为,刘晓波的绝症是中共一手导演出来的。现在请听节目内容。

听众朋友,节目一开始,我们要继续本台开播20周年有奖征文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获奖文章的选读。今天要宣布的是第15位获奖者江西景德镇的西江风月。恭喜这位听众!现在就请和我一起聆听西江风月的获奖作品: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走向世界,以及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走入中国。中国人的形象以千姿百态呈现在世界舞台。

那么,中国人的国际形象到底如何?笔者就从两个方面谈谈:

首先,说说外国人的一些看法。个人觉得最具有代表性的应该是台湾、日本和美国人的看法了。

台湾人是这样说的:大陆人很不知好歹,如果是没有多少思想,有些脑残的那些自干唔,小粉红,爱国贼,听了肯定是如同神经病一样,暴跳如雷。但是,只要是坚持独立思考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因为台湾人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是:日本人经常帮助中国,只是近代才欺负了中国,美国人一直帮助中国,对中国人有恩。而俄罗斯一直欺负中国。可是中国对前两个国家,一个是恨得咬牙,一个是恨得切齿。而对最后一个却非常友好,这不是不知好歹,又是什么?

日本人的看法则是:中国人的精神和智商有问题。这不是伤人的自尊吗?确实。但是日本人并没有错!义和团、红卫兵、爱国贼不正是最典型的写照吗?

美国人的评价则是:中国人人格中最大的三个缺陷是愚昧、贪婪、冷漠。这来源于一百多年前一个美国传教士。很不幸的是,隔了一百多年,依然如此!现在中国社会的各种毛左,不知普世价值,崇尚暴力 ,迷信且无底线。不需要多说了吧!

接下来谈谈我的一些看法。随着众多的国人出外旅游,各种陋习也被曝光出来,随地小便,插队,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斗殴,在旅游景点论涂鸦等等。彰显出国人素质的低下。给外国人带来的心理冲击是很大的。让他们觉得中国人很野蛮,未开化,不是文明人。

而商品中泛滥的各种假冒伪劣,则是让他们害怕!无耻者无畏!他们觉得中国人的道德底线被洞穿。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而对于历史遗留问题,领土纠纷,民族问题,如南海,台湾,西藏等。民间、官方甚至包括不少民主派在内的各种喧嚣、叫嚣应该是最让外国人感到恐惧的事!都是这样一群好战的民族主义狂人分子,皇汉主义极端分子!

结语:笔者是来自底层的民主派。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中国的未来是联邦自治,意识形态全盘西化,在公平的前提下,鼓励竞争。给弱势群体基本的保障,如医疗、住房、教育、食品等等。“

一位不具名听众分析进来发生的热点新闻,郭文贵海外媒体爆料以及刘晓波身患肝癌晚期:

“一个郭文贵,美国之音直播爆料一半就被腰斩,川普要的是美国人的利益,要让朝核解决;一个刘晓波,虽然名气大,世界影响大,是手中的猎物,放到沈阳让国内外牵肠挂肚,肝癌其实早已查出,只不过是心照不宣罢了,如今,郭文贵大肆爆料,民企民族资产阶级和自由派以及广大工农兵联合起来造反,才是当局最害怕的。刘晓波,只不过是一枚大的棋子利用宣扬,控制。一场精心策划的双簧戏,剧本创意高妙。这场双簧戏一直要演到闭幕,让世人的眼球。哈哈哈,不是阴谋,而是阳谋。刘晓波,郭文贵,都是心头之恨。一个国际影响太大,一个不断释放政治核弹,没办法,张冠李戴,让刘晓波压制郭文贵,一个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况且一切均在自己手心里;另一个,并不是郭文贵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国大小资产民营富商,和广工大民众联合,这才是中共最惧怕的。哈哈哈,赶快读读孙子兵法,36计,72变,蠢材永远不是中共的对手,包括美国人,欧洲人,脑袋瓜退化了。”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听众伦敦客就刘晓波身患晚期肝癌一事发表评论。他认为,刘晓波的绝症是中共一手导演出来的。请继续收听。

著名中国知识分子刘晓波在2008年因起草零八宪章,被刑事拘留,翌年被证实批捕。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久前,刘晓波被证实罹患肝癌晚期,已经保外就医,住在沈阳一间医院。根据最新消息,刘已经在13号离开人世。听众伦敦客发表文章“刘晓波的绝症觉醒” 。请和我一起聆听:

“刘晓波坐牢坐出肝癌晚期?大家震怒。美德欧台、海外华人、社团及民运各方愤谴中共,纷求中共准刘自由择国治疗。尽管妻刘霞哭诉:晓波已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刘的绝症是中共一手害成,其罪不可恕。中共意在让绝症的刘晓波在中国土地上慢慢的自然死亡!

刘绝症微妙何在?刘入狱时有肝病,依法有就医权利和监狱履行对刘的就医义务。但中共强剥此权利,加之狱中恶劣医疗环境,刘从一般肝病坏变成晚期肝癌是自然的。按刑诉法254条规定,“监外执行”适用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人。刘属符合此条件人。因刘2017年5月查出“肝晚”已被隐瞒2个月,故最晚在此前(肝癌中期)的2015年或2016年初,就该按严重疾病保外就医监外执行了,但中共或故意不给查肝或拖延查肝或查出肝癌隐瞒不报,致使刘由一般肝病发展为绝症方才保外就医。已为期太晚!仅从时序推算,刘是中共故意长期拖延的慢性谋杀牺牲者。

将查出早期肝癌被判无期的薄熙来以保外就医送往大连棒棰岛“监外执行”的实例对照,中共是选择性地“监外执行”。如按医学界定,薄早期肝癌并不属“严重疾病”之列;按254条刑诉法薄更不符监外执行条件。中共显然以人道名义违法照顾薄。这样薄刘不同遭遇、不同结局更显中共慢性谋杀刘的可能成立。

倘若中共真的出于人道考虑;真的认为刘法庭最后“我没有敌人”陈述不具颠覆政府目的;真的要营造“中国梦”现实氛围,真的愿意听取刘辩护律师、刘亲属及刘朋友合理要求,就该按刑法81条“假释”款:“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的,可以假释”赋之行动。就是在刘坐完5年半牢后即(2014年11月后)便可假释刘,让刘在监外执行剩余刑期,刘也不至于从一般肝病坏变成晚期肝癌。然中共不准刘出国就医首要理由就是刘始终不认罪。“不认罪”成中共依法不予假释刘的最大理由:而“不假释”刘又是导致刘肝癌晚期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成中共慢性谋杀刘的重要手段。

至少从五方面浅解刘被“保外就医”之谜:

1、给中共2016年9月公布的《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中的“监狱对患病服刑人员及时诊治,依法保障服刑人员的生命权、健康权”的谎称戴上假面具,使其更具迷惑性和欺骗性;

2、让刘最终死于监外,可有充足理由为中共慢性谋杀缷光所有罪责;又可对外树立中共改善监狱人权记录、保障犯人享有人权的虚假形象;

3、对刘“监外执行”的保外就医的“让步”换来中共最高层习近平七一访港的减压与安全。不料,此“利益交换”适得其反,“释放刘晓波”成七一反共大游行最大推力和最响口号;

4、用刘“晚期肝癌”噩耗迅速转移世人关注郭文贵爆料之注意力。中共深知:刘是死老虎,郭是真老虎,两虎之间择其重,中共在乎郭远高百倍于刘,郭料十倍震撼力于零八宪章。故此招收效甚微;

5、最终为达扫除十九大一切不安因素及营造团结和谐的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新权威氛围之目的而放刘监外,再拒国外就医良机,任刘慢性死于国内。

没有什么比这更明显的慢性谋杀;没有什么比这更清晰的保外就医目的。在中共险恶谋杀和维持政权面前,晓波过去多次主张的“我没有敌人说”与赞扬“监狱柔性化管理说”是被碰的头破血流或被剥的体无完肤。

六四学生领袖吴建民在《无敌的刘晓波终于被敌人折磨到了肝癌晚期》的视频里发声,刘晓波多次说他是刘无敌,有人为他辩解说指精神层面的,不要狭义理解它。而吴建明所说的敌人就是共产党。刘把监狱及管教说成人性化与柔性化管理,吴反驳说监狱用酷刑折磨你身心俱损;对付吴的管教都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现在刘被折磨成肝癌晚期说明我们的敌人就是共产党。我认为,吴发声评论刘过去言论虽不尽合时但非常在理。晓波诺有一天能看这个视频,可能会反省“我没有敌人说”与“监狱柔性化管理说”不当在哪?何以矫正之?

长期被软禁、患有严重忧郁症的刘霞给作家廖亦武4月20日的亲笔信,公开证明晓波确实想离开中国的念头,信中写道:“没想到刘晓波同意在有机会的时候跟我和刘晖一起离开”。晓波原先坚持留在中国,但在他保外就医后,传出晓波已改变心意,想要出国就医,刘说:“死也要死在西方”。

好个“死也死在西方”!此言颠覆了“我没有敌人说”,也颠覆了“监狱柔性化管理说”。诺真没有了敌人,有了监狱柔性化管理,怎还会出现肝癌晚期噩耗?晓波算是觉醒了!

从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到我坚持留在中国;晓波要兑现是《最后陈述》中的话:“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和“宏观方面的进步”;

从晓波的我坚持留在中国到我想出国就医;晓波自驳了《最后陈述》中的话:“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晓波的噩耗把晓波的赞歌撕个粉碎!

从晓波的我想出国就医到“死也要死在西方”;晓波否认了《最后陈述》中的话:“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也许噩耗毁了晓波心,他想彻底告别糊弄狱中同仁唐荆陵、胡石根、张海涛等人的荒诞。

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的觉醒,这个觉醒历经八年,等同八年抗战!今后更有精彩片段 !晓波面对的与我们面对的都将是首个共同敌人——无情无义、无人道无人权、无普世价值的中共!这个结论可以借用晓波《最后陈述》的末句来表达:这经得起“人权条款与国际公约的审查,也经得起道义的追问和历史的检验”。”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写信到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