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问题答读者问(二)

2017-05-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1989年六四镇压发生前夕,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看望和劝说示威绝食的学生(1989年5月19日法新社)
图片:1989年六四镇压发生前夕,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看望和劝说示威绝食的学生(1989年5月19日法新社)
Photo:AFP

各位听众:延续上週的内容,今天继续回答几个听众朋友针对“六四”事件提出的问题:

3. 王老师,您怎么看中共把六四事件由当时的所谓“反革命暴乱”改口为所谓的“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这个现象呢?有些人认为这是中共平反六四的必要过渡,您怎么看?

答:其实中共早在1990年就已经改口了,不再说“反革命暴乱”,而是说“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了,所以这不可能是中共为平反“六四”而有意做的过渡性的动作,因为不可能1990年中共就有平反“六四”的想法了。我想中共改口的根本原因是,所谓“反革命暴乱”的定性实在太离谱,没有任何根据,长期坚持这样的说法会非常被动,对党内都很难自圆其说。而自从1990年之后,“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这个定性就再也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改动了,至今已经28年,都不再作任何一个字的改动,可见当局是没有任何意思,要为平反“六四”作过渡的。我建议你放弃这个一厢情愿的猜测吧。

4. 王丹,你好!当时我看了CCTV一个新闻,有个中年男人在火车上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他说广场上血流成河,这个人后来被通缉抓起来了,不知道后来他的情况怎样?

答:你说的这个人叫肖滨,他不是在火车上,也不是接受美国之音的採访。他是在他的老家渖阳的街头,接受美国的ABC电视公司的採访。当时他说了一些显然是夸大的对政府开枪的描述,例如说“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死了两万人”等等。因为他的採访在美国电视上播放出来,肖滨本人当然很容易被识别,然后他就被捕了,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刑十年。又未经确证的消息说,他刑满释放后,获得美国ABC广播公司的经济赔偿(因为是新闻的播出导致肖滨被捕的),后来出国了。我跟他没有任何联络,所以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

不过我认为,虽然肖滨当时的说法,在后来看起来有些夸张。但是他仍然是无辜的。因为“六四”开枪的当时,状况十分溷乱,民间各种说法都有,而正规军在北京街头以坦克镇压民众,当然会令人联想到大批伤亡。所以肖滨的夸张,其实也是当局封锁消息,掩盖真相的结果。他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责任不在于他的所谓“信口开河”,而是北京当局的掩盖真相。

5. 王老师,你好请问你如何评价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

答:评价赵紫阳,是一个十分複杂的问题,我只能简要说说几点看法:第一,在中共近三十年的历史上,赵紫阳在政治上是最开明的领导人,而且是真正在经济上有一整套自己的改革思路的领导人,中国如果继续在他的领导下进行改革开放,早晚会走上民主发展的道路;第二,赵紫阳也不是一个完全的民主主义者,他只是体认到了民主与法治才是解决中国发展问题的关键,但是这一点,超越了所有其他的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同时,也正因为他本人不是一个民主主义者,所以他不会为了追求民主而公开与中共,与邓小平决裂,这导致了他个人的悲剧。第三,晚年在软禁中的赵紫阳,思想上有了极大的昇华,开始转变为真正的宪政民主的拥护者了,可惜这时候他已经只是一个阶下囚而已了。但是曾经作为中共的总书记,在晚年能有这样的思想转变,说明中共高层内部,其实并不是铁板一块。

第四也是最后,我必须向赵紫阳表示敬仰的是,他当时其实只要做一个假的检讨,或者表态支持“六四”开枪,也许就可以得到邓小平的原谅。但是他拒绝了,而且立场一直没有改变。这一点令人极为钦佩,说明在赵紫阳这个中共高级领导人身上,最终,人性战胜了党性。这样的中共领导人,现在已经没有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