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唯色)

2017-02-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从色拉乌孜远望拉萨。(唯色拍摄于2007年3月)
从色拉乌孜远望拉萨。(唯色拍摄于2007年3月)

唯色:诗四首


1、色拉乌孜

那是一个春天的黄昏
我们从色拉乌孜下来
它是一座山
在色拉寺背后
高而陡峭,长满荆棘
再过些日子就会开花结果
山上有一些阿尼[1]修行的洞窟
我们来不及一一拜访
但也奉上了由衷的尊敬
站在洞口,拉萨几乎尽收眼底
有过牢狱之灾的阿尼淡淡地说:
“夜里灯火通明的拉萨
众生是那么地不安……“

2016-6-22,北京

2、吉曲河畔的“莲花”[2]

我的八瓣莲花围绕的圣地
被人插进了一朵大莲花
顿时就花非花了
有人说这是高仿
做得乱真才叫高仿
而它只有乱,并没有真
你可以理解为某种高潮
我们最幸福的那种高潮
你也可以把它视为某种对境
某种能让物质主义者净化的对象
每天去看一眼
每天也就很幸福了
2016-7-7,北京

3、革命的火

此世出生,恰遇文化大革命如飓风
从北京,一路狂飙,席卷拉萨
我只可能记住红旗下的变异或异化
我只可能成为其中一个,而在分裂中成长
我既不记得飓风点燃的烈火如何有序地焚烧
也不记得更早时日的革命之火
焚烧的不是一处,而是每一处
透过熊熊火焰的缝隙,仿佛瞬间的空白
我看到了1959年3月17日的罗布林卡
看到了1959年3月10日的颇章布达拉
看到了那么多的泪水奔涌
在哀号亲人与族人的毙命
在哀伤至尊喇嘛一夜之间的出逃
在哀恸日甚一日的失去却无力挽回
连那非世俗的鹰鹫也掩面而去
色拉寺高高的天葬台上
数年间堆满的尸骸成了“四旧”[3]
必须移风易俗
立即就地消失……

2016-7-9,北京

4、执迷轮回

多年来,我对耳环与戒指的
热爱,使我不停地丢失
一个又一个,那偏爱的
别致的,都是来之不易的
缘分,却不知丢失何处
但的确是不可知的地点:
喧哗大街或市井小巷
拥挤的地铁或尘土飞扬的小路
饭馆,商店,博物馆,寺院
以及老大哥的动物庄园……
总之从我身上接踵消失
无声无息,毫无预兆
我无可奈何
却也顺从,认可
就像是接受每一个或大或小
或好或坏的因果,但也遐想
意外捡到它们的,是怎样的人儿
是否会视作天赐的礼物
常常佩戴,如我一般地爱着
但愿如此,祝你快乐

2016-11-17,北京

注释:
[1]阿尼,藏语,出家尼师。
[2]吉曲:藏语,幸福河,即指拉萨河。为了所谓“城市景观”,流淌几千年的拉萨河被“改造”。截留,改道,裹上水泥,并在河边树立“城市雕塑”——一朵丑陋的“大莲花”。与友人聊起拉萨河畔的这朵“大莲花”,然后写了这首诗。诗中的一些诗句来自聊天。
[3]“四旧”,指的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毛泽东把所有非共产主义的种种都当作“四旧”而加以清除,叫做“破四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