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首与三月有关的诗(唯色)

2017-03-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说:布达拉宫转经路。(唯色提供)
图说:布达拉宫转经路。(唯色提供)

下场!

明知刀刃林立,
却见刀刃的顶端沾着甜甜的蜜。
忍不住伸舌去舔——
啊哈,多么甜蜜!
再舔一口,再舔一口,再舔一口……
哦,舌头呢?我们的舌头呢?
怎么被割了?

眼见着轮回……

日子过了很久,
似乎走到了空。空。空。

某个轮回,似乎在运转。
恐惧与悲伤,
如鸟惊。鼠窜。乱卷的乌云。

多事那年。已经淡忘。
随风。随风。
日月不舍昼夜。你的雪域。
如何穿越寒冬?

春天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下午,荒芜的河谷
都会刮起沙暴
觉康[1]的酥油灯啊
每天在我们的手中点燃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几次,周围的兵营
都会吹响军号
我衰老的母亲啊
每天去颇章布达拉[2]转经

啊,拉萨的春天
拉萨的春天……
就这样,一个个春天过去了

高度

我需要知道图伯特[3]的高度
如同一个游子需要知道命运的归宿
一个信徒需要知道来世的方向
图伯特的高度,如何测量?

当我走遍它的群山和众水
也时常羁留偏僻一隅
聚散离合的亲人
若隐若现的神明
请在我的心中建起一座小小的寺院
请成为这座寺院的守护者
遮蔽尘世的风雨、硝烟和眷恋

这样的要求,在所有的祈祷之中
算不算有些奢侈?

西藏之病

在我眼中,漫山遍野的植物
不外乎三种:细弱的是草
绚丽的是花,高拔的是树
但在依傍着群山和原野的喇嘛眼中
每一根草,都是八万四千根的一根
每一朵花,都是八万四千朵的一朵
每一棵树,都是八万四千棵的一棵
犹如佛法,八万四千法门
每一个法都可以治疗一种疾病
西藏之病,何时才会痊愈?

喇嘛旺钦格勒

说起过去和今天
他突然的哭泣令我惊骇
绛红色的袈裟蒙住了他的脸
我却忍不住大笑
以掩饰被悲痛猛然席卷的心
周围的人都惊讶回首
像在责备我的无情
只有从袈裟中抬起头来的他
当我们双目凝视
像微风一样的颤栗不易察觉
却属于无须公开的秘密

蓝罂粟

图伯特的蓝罂粟
在图伯特的山顶开放
图伯特的蓝罂粟啊
为什么他们都想摘走它?
但你说:他们摘走的只是它的幻影
图伯特的蓝罂粟,永远开在图伯特的山上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