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空,或者不空 ——献给尊者达赖喇嘛82寿诞(唯色)

2017-07-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达赖喇嘛。(资料图片)
图片:达赖喇嘛。(资料图片)
Photo: RFA


1、空法座:修赤

修赤的意思是法座
林卡的意思是林苑
修赤林卡[1]在颇章布达拉[2]的前面
往昔葱茏,簇拥着虬枝右旋的老树,水塘和小桥
稍远有一座方柱形的石碑[3],记载千年前的帝国事迹
那法座,应该是用尽量平整的石块垒成,从缝隙间长出
参差不齐的草,也会开花,而更多的花朵
是远近走过的人们每日供放,香气四溢
这一切都出自我的想象
却也大致符合老人们的回忆。数年前
有过俊美容貌但福报甚浅的贵胄公子,将我引至此处
从他微微颤抖的手指望去,已荡然无存,更名为广场
因此布满这样的标配:红灯笼、升旗台、纪念碑……
正播放着一首首赞歌的大喇叭、小喇叭……
赞歌:旋律如昨,却更换了歌词

那尊原本于1959年3月之前存在的
法座是如何消失的?那尊
在树木与花丛中的,总是虚位以待的
法座有着怎样的故事?我问过许多人:你听说过
修赤林卡吗?在电视台工作过的退休干部突然失声哭泣
他说,你懂得怀念的感觉吗?你尝过心碎的滋味吗?
而当年,他是调皮少年,随渴求祝福的人们由此经过
不禁仰头,望见盘坐的嘉瓦仁波切[4]多么年轻,笑靥如花
他再也无法忘记。一生不会忘记。
我继续低声询问:你知道修赤林卡吗?
遇见一位青年[5],他出生于伟大赞普[6]故乡附近的农户家中
天赋画才,善于描绘不曾见过的失乐园
其中一幅,是的,那幅画,在他不幸丧生前完成
翠绿的山峦重叠,洁白的云朵翻卷,但房屋已变样
空空的法座设于正中,装饰华美,等待的心愿如气球飘飘欲飞

2、空房间:甚穹

五支百合在深夜怒放
必须是深夜,才能及时目睹最美的瞬间
而我祈愿这是一种奉献:虽然这百合
只能放入简单的玻璃器皿,供在一张照片前
有的房间,不,有许多房间,甚至连这张照片
都不容许出现。真奇怪,这世上,会有人
连一张照片都害怕。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
强悍的唯物主义者不是无所畏惧吗?
百合的盛开化作慰藉。香气氤氲,我伏身敬拜
至少这个房间不再空无

我见过多个空的房间
在大昭寺,在罗布林卡,在布达拉宫……
敬语称为甚穹。有一天,我找到一位结识多年的僧人
他又从一大串钥匙中找到一把做了记号的钥匙
四顾无人,低头走入黄色窗幔遮蔽的房间
梵香浓郁,似乎掩护着另一种芬芳
我竭力分辨,如同寻觅往昔那不堪重负的纤细身影
沉默的僧人将我拉回现实,以眼神示意
那绘有菩萨和众生的墙上,布满刺刀凶狠的划痕[7]……
空空的法座前,哈达洁白,几张完整的章噶纸币[8]意味深长

前些日子,传来两个安多青年唱的歌[9]:
“阳光下,活蹦乱跳的,昨天的那个孩子,
把成群的行星磨成粉末,用彩粉绘写出明天,他把所有的
问题都抛向别人,可世界又聋又哑,默不作声……”
我想起康区北部的一座有名的寺院
打开不为他人所知的门,所见到的,你会泪下:
精雕细琢的檀木长椅上,仿若真人的照片
各种供奉,皆是精心挑选。而里面的那间
水晶灯散发着温馨的光
一双金色的拖鞋摆放在纯白的浴缸前……

3、空城:拉萨

站在这里。每一次站在这里,会
“被一种奇异而衰颓的风景包围”[10],内心
就有个声音在拒绝,在反抗,要尽快去做
去实现一个个逆缘的转变,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想起那年深秋时,哦不,是初冬时节
带上几串经幡和一小包叫做桑的植物碎末、
一些刚磨好的糌粑、一小瓶用青稞酿成的酒
缓缓走上四千多米的山脊,心跳加快
这是因为临行前,仁波切[11]的叮嘱:
“勿要说话,叫喊。要坐下,祈祷,就能看见未来。”

一面是阳坡,阳光照耀,赐予些许温暖
一面是阴坡,被浅浅的白雪覆盖
那状如佛冠的圣湖,拉姆拉措[12],恰在不远的凹形之处
像明镜,像幻境,像所有不真切的真切,充满力量
周围无人。只有我和爱人。
先向班丹拉姆[13]奉献桑的香味、糌粑与酒的美味
再将经幡系在石块之间,以示一种代言
分开坐下,互不干扰,其实我已有几分急切
尽量专注地凝视着:“请指给我看命运的样貌。”

两只鸦倏忽而至
一只落在我的右边,一只落在他的左边
用不似鸦的叫声使我回眸:有着黑色的羽毛、红色的嘴与双足……
“鸦是松玛[14]的使者,不是凶兆是吉兆。”我似乎听得有人说
鸦在踱步。间或鸣叫。那么继续凝视,一幅画面从湖水渐渐呈现:
那是坚热斯[15]在人世间的形象,熟悉的笑容寄予某个意义
就像一个奇迹多么明亮,一切尽在不言中

天色将晚,携手返回那座已空了几十年的城
途中,两只鹿轻盈跑过,犹如去往时轮金刚的坛城
是这个寓意吗?无论如何,与许多归来的族人一样
内心不空,倾注了爱与希望。

2017年7月4-5日写,7月6日改,于北京

注释:
[1]“修赤”与“林卡”都是藏语。
[2]颇章布达拉:藏语,布达拉宫。
[3]石碑,即达扎鲁恭记功碑,立于公元八世纪,记载吐蕃帝国时代的事迹。
[4]嘉瓦仁波切:藏语,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
[5]青年即西藏当代艺术家曲尼江白,拉萨墨竹工卡县日多小学老师,2011年3月29日车祸遇难,年仅30岁。
[6]赞普,藏语,君王。这里指图伯特历史上的伟大君王松赞干布。
[7]布满刺刀凶狠的划痕:在拉萨大昭寺,往昔尊者达赖喇嘛在新年法会期间住过的日光殿(藏语称甚穹),文革期间被红卫兵、造反派和解放军所占。墙上壁画被刀刃乱划,至今留有痕迹。
[8]章噶纸币:公元1911年,图伯特噶厦政府即甘丹颇章政权所印制和发行的纸币。其他还有金币、银币和铜币。
[9]两个安多青年唱的歌:即西藏病人乐队最新专辑中的歌曲《空房间》。
[10]“被一种奇异而衰颓的风景包围”,为美国诗人雷蒙德•卡佛的诗句。
[11]仁波切,藏语,转世高僧,汉语又称活佛。
[12]拉姆拉措:图伯特最为神圣的湖,为寻访达赖喇嘛转世的观相湖,被认为是图伯特、拉萨及达赖喇嘛的护法神班丹拉姆的魂湖,位在今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加查县境内。
[13]班旦拉姆:藏传佛教万神殿中位居首席的护法女神,图伯特、拉萨及达赖喇嘛的护法神,汉译吉祥天母。
[14]松玛,藏语,护法神。
[15]坚热斯,藏语,观世音菩萨,藏人通常用以代称尊者达赖喇嘛。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