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有关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僧舍被拆、修行者被逐的采访(唯色)

2016-07-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07年8月间,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唯色拍摄)
2007年8月间,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唯色拍摄)



注:2007年8月间,我与王力雄旅行康区,也去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这张照片拍于当时。同时对一位高僧做了这个采访,一直未有公开。2014年1月9日夜,五明佛学院发生火灾,听说当局的消防部门将“以此为由关闭佛学院或制造障碍”,我在我的博客上贴出采访,并撰文《喇荣不是香巴拉》,最后一段是:“喇荣并非现实中的香巴拉或一块世外桃源,可以获得静心修佛的豁免权。我想没有人会比喇荣的堪布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不断迫近的危险,所以会忧心忡忡地要求删除有关喇荣失火的讯息。然而对此我有不同看法。既然喇荣并非香巴拉,刻意营造出一块与世无争的净土就显得十足虚幻与脆弱;既然喇荣是在饱经磨难的图伯特土地上,被图伯特的阳光、风霜、白雪时刻眷顾,当整个图伯特都在蒙受一劫接一劫的灾难时,如何可能只一个喇荣独善其身?”

昨日(7月20日),传来喇荣五明佛学院僧舍开始被拆的消息和图片(图片见下方),惊闻将有多达五千余间的僧舍将化作灰飞烟灭,并有相当数量的修行者被逐。据说当地政府对此解释是修建消防管道,“改造”佛学院。然而上个月有流亡西藏媒体及外媒报道说,中国政府近日发布《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整顿清理工作》告示,宣称根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及第二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内容,直至2017年9月,学院僧尼众人数须被控制在5000人内,并只保留相对数量的僧舍,并要求学院于今年11月前,开除2200名学员,其中包含1200名僧尼众、1000名居士。

无论怎样,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所盖的僧舍,都是修行者自己出资出力盖成,住在其中的修行者大多来自藏区各地,也有汉地各地。有不少是举家来此修行,而将原先家庭财富包括牛羊、田地等变卖或捐出,如今遭此打击,身无分文的他们是否能获得补偿?甚至,又能去往哪里栖身,继续与世无争的修行?念及此,深感不平。为此将这篇采访再做整理,并贴出。


有关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采访

时间:2007年8月间
地点:色达喇荣
受访者:匿名
记录者:唯色

1、喇荣之劫

还在1999年6月,政府就有一个“24号文件”,表示要对寺院-喇荣寺和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治理整顿”。工作组多次进驻学院。

2001年的8月中开始拆学院的僧舍,连续拆了一周多,两千多间僧舍被拆。

色达县的所有工程暂停,所有民工被军用卡车带到喇荣来拆僧舍,拆一间房子政府给180元的工钱。

解放军进驻学院周围的乡村。武警在学院门口搞军事演习,打打杀杀,威慑僧尼。

拆僧舍时,工作组和干部们的车上放着欢快的流行歌曲,而另一边“觉姆”(尼姑)们跪倒在尘土飞扬的废墟前哭声震天,非常鲜明的对比。至少有一个尼姑当场自杀。

这之前,法王堪布晋美彭措在召集所有僧尼学员的大会上,悲痛劝告所有弟子为保全佛学院忍耐,就有一位僧人在下面当场坐化。

参与“治理整顿”喇荣的规模非常浩大,中国22个省市自治区的主要负责人来学院强行带走汉地学佛人员,甚至动员他们的父母。北京一位硕士被父母和官员强行带走,一路绝食,后来又返回了学院。

甘孜州18个县的第一把手、宗教局长、统战部长来学院强行带走藏人尼姑,结果这些觉姆漫山遍野地躲藏。

但即便是这样,在漫天拆僧舍的尘土中,佛学院的学习也没有停止,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四川省统战部副部长王勇策领导的这次行动,法王为了制止,曾与他据理力争,王勇策就拍桌大骂,使法王病情加重。

所谓的“治理整顿”对喇荣打击之大,给每一位修行者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至今不能平复,永远不能平复。

之后多年,在佛学院门口派驻警察,登记来人身份证,被警告不准拍摄,说是寺院“没有开发”,进行严格控制。在僧尼中、在藏汉学员中,安排“耳朵”,制造恐惧气氛。

不给高僧们护照,监听他们的电话。

2、佛学院的存亡


法王堪布晋美彭措
法王堪布晋美彭措是2004年1月7日的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圆寂的,在成都的空军总医院。

学院高僧要求将法王法体直接从成都送回色达,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来举行葬礼。

一路上,道路都是被管制、被封闭的,政府怕聚众出事,不允许甘孜州各地藏人进入色达。

学院内发生了信众与警察的冲突。

第三天工作组来,提到学院的存亡,学院高僧们表态不会关闭学院。

2001年大规模拆僧舍时,工作组反复问过每一个高僧:“如果法王不在了,学院会不会存在?”

而这次,法王刚圆寂,工作组再一次这么问,所有高僧的回答是,学院会存在。

工作组不久表示要有人负责学院。学院于是推举门措上师为佛学院院长、寺管会主任,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堪布、丹增加措活佛、龙多活佛、曲杰尼玛等高僧为副院长。政府起先不同意,后来才同意。

同一年,门措上师的母亲、哥哥相继去世。这接踵而来的无常让门措上师长期闭关不出。

学院于是由诸位堪布、活佛等十位高僧轮番负责管理,每一年由两人负责管理。

结果,法王圆寂之后,学院修行者人数反而增长。法王不在,他的精神在。法王圆寂多年,今天看不到任何佛学院存在不下去的迹象。

在中国没有一个佛学院,对汉人信徒这么系统地进行佛学教授。汉语教学有七八十套法本,包括:显密宝库(《大藏经》、《五部大论》等藏传经典的翻译)、妙法宝库,等等。汉地没有的传承,藏传佛教里有。传承从未中断,即便是在文革灭佛时期。所以,在这里,至少有数百汉人弟子常住学习,流动方式来学习的则非常多。


附:相关背景介绍1,摘自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5/08/blog-post_13.html

……

距离色达县城(位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二十多公里的喇荣山谷,有一座藏传佛教宁玛派高僧晋美彭措建立的五明佛学院。1980年创办时只有三十多人,到了九十年代末,在那里学习的僧众已近上万人,其中有出家人,有在家人,有喇嘛,有尼姑,还有上千名汉人信徒,从各地前去学习的僧众不断增加。

中国当局对任何不被其完全控制的组织都怀有猜疑和畏惧。1999年8月我在康区旅行时原打算去色达,当时就听到当局要对五明佛学院进行整肃,传说警方已对那里进行控制。……当局整肃五明佛学院的主要目标,是减少那里的人数,使之不能拥有太大影响。按照当局的规定:佛学院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女僧众只允许留下四百人;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男僧众只允许留下一千人;而所有一千多名来学佛的汉人则必须全部离开。

当局原指望主持佛学院的晋美彭措和其他活佛、堪布能够协助完成驱赶僧众的任务,但遭到他们的一致拒绝,因为对出家人来说,劝他人还俗属于最严重的破戒行为。于是当局使用强硬手段,由工作组指挥雇来的汉人民工摧毁僧众的房屋,以让僧众无处存身的方式逼迫他们离开。2001年7月10日拆房达到高峰,一天之内拆掉了一千七百多座房屋。我听在场的人描述当时场面,一边是摧毁房屋的声音此起彼伏,尘烟四起,一边是上千尼姑抱头痛哭,震天动地。那一段五明佛学院周围山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流浪女尼,风餐露宿,躲避政府的追捕。

……

相关背景介绍2,《2004在那遥远的地方(色达之劫难,10/10-12/10) (2006-11-16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asjS0SYYk2AJ:blog.sina.com.cn/s/blog_4184b6ce0100071b.html+&cd=2&hl=zh-CN&ct=clnk&gl=cn

色达佛学院的全称是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1987年,十世班禅大师批准了学院正式成立。除了为佛学院题写院名,班禅大师还亲自前往学院视察。海内外都承认色达佛学院是不具任何政治色彩的学术机构.

……1980年,法王选择莲花生大师的生日,在海拔4000米的世界屋脊上建立了藏传佛教的高等学府,20年后,弟子逾万。形势喜人的同时,也逼人,因为政府向来都害怕群众集会。本来人迹罕至的喇荣山谷常年聚集上万人,每逢大灌顶或大法会,信徒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最多时有数十万之众。遇到这种情况,沿途各级政府全员出动,在公路边设卡,劝阻信徒放弃前往,掉头回家。到了2001年的夏天,如坐针毡的政府终于下令,佛学院的藏汉弟子必须离开色达,回到各自出家的寺庙。理由之一居然是人多破坏环境,缩小佛学院的规模是为了环保。但是更靠谱的说法是法王晋美彭措惹恼了政府。法王不承认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并且还去了印度为达赖喇嘛灌顶。中央政府派出了高级别的工作组来督办此事,成员是各省的书记或省长。他们的唯一任务就是动员本省学员回家。他们把佛门弟子当作了俘虏,表示愿意回家的当场发给路费。有些干部天良尚存,他们近乎绝望地哀求学员:先跟我们回去吧,哪怕过段日子你们再来呢。

……在一个清凉的早晨,有几十辆军用卡车轰鸣地冲进山谷,武警荷枪实弹,纵身跃下,强行拆毁了3000多所房屋。……整个山谷只剩下了1400名学员,法王晋美彭措在失去行动自由一年后终于得以回到了他创建的学院。但是,政府丝毫没有放松对色达佛学院的监控,常年派工作组驻守。山口的哨卡严密控制进山人员,甚至有工作组成员装扮成游客模样,东闻西嗅。遇到有真游客拍照,则如临大敌,相机和人一起扣留。

……法王晋美彭措在2003年的冬天,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告诉他的弟子们说:“假如我圆寂了,暂时不会有转世或化身。”难道,参透一切的法王也厌倦了这肮脏污浊的世道,不想回来了吗?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