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两会墙外帮 墙外双规墙内绑

2017-03-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郭文贵/志愿者提供
郭文贵/志愿者提供
Photo: RFA

目前在美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中国大陆红顶商人郭文贵,自称为“保命,保钱,报仇”,主动投怀送抱,再次与美国某新闻机构合作,于3月8日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方,完成了号称“第二季”,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所谓“反腐爆料”。郭文贵在多次解释其爆料内容“干货”稀缺的时候,把“藏着掖着”的主要责任推给北京“老领导”的一通神秘电话:“要冷静、不要冲动、要符合国家利益,又逢两会,现在国内政治形势也非常复杂……” 。

这真是:

墙内两会墙外帮 墙外双规墙内绑

请张伟国嘉宾分析这一诡诈的新闻现象。

 

【读报补丁】

看了郭文贵 第二季的一点想法》【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2017-03-09

郭先生一个人敢于挑战这个强大的贪腐集团?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出来。反而觉得是一个陷入了贪腐集团的人 在周永康下台后树倒猢狲散,情报系统从新洗牌中矛盾冲突中的讨价还价,

郭文贵先生坦荡荡?真的坦荡荡就别只公布删节的录音,他如不是陷的这么深,不和赵家人有非正常关系,不可能有今天,说出自己的问题后的爆料才会更有说服力。

太啰嗦了,对他的观点看法没什么兴趣,对他能否爆料论证实他的观点,看法才感兴趣。对他和其他媒体的冲突不感兴趣,对t能够证实他对这些媒体的指控的材料才感兴趣。

一再宣称有被杀人灭口的威胁,想摆脱的办法就是把一切材料公布于众,而不是拿这些材料继续讨价还价。公布材料后,不敢说就没有被报复的可能,但至少没有被杀人灭口的威胁了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五十六

【附件】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林彪

本来是常委其他同志先讲好。常委同志们让我先讲,现在我讲一点。我没有写出稿子来,凭口来讲,有些材料念一念。

这次是政治局扩大会。上次毛主席召集的常委扩大会,集中解决彭真的问题,揭了盖子。这一次继续解决这个问题。罗瑞卿的问题,原来已经解决了。陆定一、杨尚昆的问题,是查地下活动揭出来的,酝酿了很久,现在一起来解决。四个人的问题,是有联系的,有共同点。主要是彭真,其次是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他们几个人问题的揭发、解决,是全党的大事,是保证革命继续发展的大事,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大事,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大事,是防止修正主义篡夺领导的大事,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的大事。这是使中国前进的重大措施,是毛主席英明果断的决策。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防止“苦迭打”。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 有了政权,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生产关系固然是基础,但是靠夺取政权来改变,靠夺取政治来巩固,靠夺取政权来发展。否 则,是经济主义,是叫化子主义,是乞求恩赐。无产阶级拿到了政权,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一下子就可以打倒,无产阶级就有了一切。所以,无论怎样千头万绪的事,不要忘记方向,失掉中心,永远不要忘记了政权。要念念不忘政权。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政治,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变成了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空想主义。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

上层建筑的各个领域,意识形态、宗教、艺术、法律、政权,最中心的是政权。政权是甚么?孙中山说是管理“众人之事”。但他不理解,政权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反革命是这样,革命也是这样。我想用自己的习惯语言,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当然,政权的职能不仅是镇压。无产阶级的政权,还要改造农民,改造小私有者,搞经济建设,抵御外部侵略,职能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是镇压。社会上的反动派,混进党内的剥削阶级代表人物,都要镇压。有的杀头,有的关起来,有的管制劳动,有的开除党籍,有的撤职。不然,我们就不懂得马克思主义关于政权的根本观点,我们就要丧失政权,就是糊涂人。

毛主席近几年来,特别是去年,提出防止出修正主义的问题,党内党外、各个战线、各个地区、上层下层都可能出。

我所了解,主要是指领导机关。毛主席最近几个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错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谈过这个问题。这次彭真问题发生后,毛主席又找人谈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他们占领我们的要害部位、电台、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系统都做了布置。毛主席这几个月就是做这个文章。这是没有完全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印成文章的毛主席著作。我们就要学这个没有印出来的毛主席著作。毛主席为了这件事,多少天没有睡好觉。这是很深刻很严重的问题。

政变,现在成为一种风气。世界政变成风。改变政权,大概是这样,一种是人民革命,从底下闹起来,造反,如陈胜吴广、太平天国、我们共产党,都是这样。一种是反革命政变。反革命政变, 大多数是宫廷政变,内部搞起来的,有的是上下相结合,有的和外国敌人颠覆活动或者武装进犯相结合,有的和天灾相结合,大轰大闹大乱。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世界上政变的事,远的不说,一九六○年以来,据不完全的统计,仅在亚非拉地区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先后发生六十一次政变,搞成了的五十六次。把首脑人物杀掉的八次,留当傀儡的七次,废黜的十一次。这个统计是在加纳、印尼、叙利亚政变之前。六年中间,每年平均十一次。

马克思主义者唯物主义者,在任何时候都是重视现实的。

我们不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别的事情搞得热热闹闹,忘了这件事,看不见本质问题,就是糊涂虫。不警惕,要出大乱子。

我们过去几十年来,解放以前,想的做的就是夺取政权。

革命胜利以后,我们已经夺取了政权,许多同志就不大注意政权本身的问题,只是搞建设,搞教育,对付蒋介石,对付美国,没有想到夺取了政权还可能丧失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还可以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消极方面,我们,至少是我,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打仗、发生战争的问题。从大量的事实看,是要防止内部颠覆,防止发生反革命政变。道理很简单,很多事情要靠大量事实才能加深印象,才能认识。人的认识规律就是从感性到理性。

从我国历史上来看,历代开国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很短时间就发生政变,丢掉政权的例子很多。

周朝建立以后,不久就发生了叛乱,到春秋战国就大乱了。“春秋无义战”,各国互相颠覆,内部互相残杀。楚成王的儿子商臣,以卫兵包围王宫,逼成王自杀。成王好吃熊掌,要求让他吃了熊掌再死,企图拖延时间,以待外援。商臣不许,说“熊掌难熟”,成王被迫立即自杀。吴国公子光派专诸刺杀了王僚,夺取了政权。晋献公、齐桓公、齐懿公当政前后,多次发生政变杀人。春秋战国这类事太多了,我就不说了。除了相砍相杀夺取政权外,还有用其它阴谋诡计掌握实权的。例如,吕不韦送怀孕的赵姬给秦襄王,生了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秦始皇统治的初期,实际上政权落到吕不韦的手里。

秦朝三代共统治了十五年。秦始皇(在位)只有十二年就死了,以后赵高捧出秦二世当皇帝,秦二世把他的兄弟姐妹杀了二十六人。

汉高祖在位十二年,后来吕后专政,夺取了刘家的政权。

周勃、陈平勾结起来,又把吕家搞掉了。

晋朝司马炎统治了二十五年,以后爆发了八王之乱,出现了相互残杀的局面。

南北朝的时候,为争夺政权,互相残杀的事就更多了。

隋文帝在位二十四年,就被隋炀帝杀了,儿子杀老子。有一出戏叫《御河桥》,就是杨广杀父,还杀了他的哥哥杨勇。

唐朝李世民兄弟相杀,争夺皇位。李世民杀了他的哥哥建成、弟弟元吉,即玄武门之变。

宋朝赵匡胤,在位十七年,被他的弟弟赵光义杀了。“烛影斧声,千古之谜”。有一出京戏叫《贺后骂殿》,讲了这件事。

元朝忽必烈,统治中国十六年,他的儿子铁木耳在位十三年,皇族争位。大乱,两宫相争,一个是皇孙,一个是皇后,也是夺权杀人。

明朝朱元璋在位三十一年,他的四子燕王棣,带兵打朱元璋的孙子建文帝,相杀三年,南京的王宫被烧,建文帝是烧死了还是跑了,弄不清楚,后来还派人到外国去找。

清朝统治中国不久,到康熙晚年,他的儿子们为了争夺政权,互相残杀。传说康熙病时遗诏“传位十四子”。雍正改为“传位于四子”据说康熙是喝了雍正送去的“人参汤”死掉的。雍正夺取了政权后,还把他的好多弟兄都杀死了。

辛亥革命,孙中山当了大总统,三个月就被袁世凯夺去了政权。四年后,袁世凯做了皇帝,又被人推翻。此后,军阀混战十几年,两次直奉战争,一次直皖战争。蒋介石,正是靠篡夺军权、党权、政权,发动反革命政变上台的,对革命人民进行了大屠杀。

这些历史上的反动政变,应该引起我们惊心动魄,高度警惕。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