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出逃之富豪出逃

2017-03-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本周的《纽约时报》以大标题《富人无国界:一个受欢迎的移民群体》,再一次触及了当下中国大陆极为走红的“全国出逃”大话题中的一个最主要的分话题——富豪出逃!(网络截图)
本周的《纽约时报》以大标题《富人无国界:一个受欢迎的移民群体》,再一次触及了当下中国大陆极为走红的“全国出逃”大话题中的一个最主要的分话题——富豪出逃!(网络截图)

早在2013年《华尔街日报》就有报道:“中国机构投资者和富豪们的热门投资地点已从美国纽约、洛杉矶、三藩市延伸到休斯顿、波士顿等……”
本周的《纽约时报》以大标题《富人无国界:一个受欢迎的移民群体》,再一次触及了当下中国大陆极为走红的“全国出逃”大话题中的一个最主要的分话题——富豪出逃!

【读报补丁】
【纽约时报】富人无国界:一个受欢迎的移民群体 (摘要)
当移民问题在美国和欧洲引发激烈讨论的时候,有一个移民群体正在全世界享受贵宾级待遇,那就是百万富豪。
一项新研究显示,去年共有创纪录的8.2万名百万富豪迁居他国。相较于世界上的移民人口数量,他们的人数只是九牛一毛,但富人正受到东道国史无前例的追捧和欢迎。
贫穷移民和富有移民之间的反差日益增强,揭示了一种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全球不平等,以及一种无定所无国界富人文化的崛起。
“当今的富人不属于哪个国家,”卫达仕律师事务所(Withers Worldwide)驻纽约的合伙人里亚兹•H•贾夫里(Reaz H.Jafri)说。该律所的一项业务是帮助富有客户在世界范围内移民和迁居。“他们认为自己的成功并非关乎或取决于某一个国家,而是关乎或取决于他们的商业战略。具有完全流动性的大富翁如此之多,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移民路线图也正快速变更。新世界财富称,澳大利亚目前是世界上最受百万富豪青睐的移民目的地,这是它连续第二年击败美国。据估计,在2016年有1.1万名百万富豪移居澳大利亚,移居美国的则是1万人。加拿大以8000人位列第三。紧随其后的是阿联酋和新西兰。
至于百万富豪正在逃离的国家,位列榜首的是法国,在2016年共有1.2万名法国富豪移民海外。中国以9000人排名第二,接下来是巴西、印度和土耳其。
2012年,澳大利亚推出“金奖券”(golden ticket) 投资者签证计划,开通获得永久签证的快速通道,放宽相关居留要求。富豪们需要投资500万澳元(约合380万美元),才有资格参与该计划,其官方名称为“重要投资者签证”(Special Investor Visa)。据澳大利亚政府统计,自该计划出炉以来,已有1300名外国人参与,其中将近90%来自中国。
澳大利亚政府还有一个让人投资100万澳元(约合77万美元)的投资者签证计划。但它限制多多,获得永久签证所需的时间也更长。
作为另外两个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加拿大和美国也面向富人推出了慷慨的签证计划。美国EB-5计划的投资额下限为50万美元,不过有国会议员提议把27年来都没变过的这一额度提高至100万美元以上。
加拿大在2014年取消了本国的一个颇为重要的投资者签证计划,但还有其他计划可供富有的外国人选择。2012至2015年间,发放给中国公民的十年期签证数量增加了三倍还多,达到33.7万份。
当然,一些亿万富翁在政府的反腐运动中消失,也是导致该国富人及其财富迁移海外的原因。上海追踪富人财富状况的胡润研究院于2014发布报告称,当时64%的中国百万富豪正考虑移民或正处于移民过程中,促使他们这样做的首要因素是教育。
此外,虽然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目前尚未对富人移民造成什么影响,但贾夫里担心,这些政策会导致未来的企业家和有才能的人被拒之门外。
“我们正让今天的百万富翁进门,”贾夫里说,“但明天的百万富翁呢?”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五十八


王洪文在中共“九大”上成了全国工人阶级的代表

自从一九六八年国庆节王洪文受到毛泽东的单独接见以后,身价倍增,国庆观礼的代表们集体返回上海,王洪文却没有回来,他被指定列席从十月十三日至三十一日召开的扩大的中共八届十 二中全会。就是这次全会,把刘少奇定为叛徒、内奸、工贼,并作出了把他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这次全会,还批判了所谓的“二月逆流”,批斗了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荥臻等人。王洪文还是生平第一次参加党的高级政治生活,而且在会上受到毛泽东的当众提名。

在十月十三日的全体会议上,毛泽东赞了上海,他说:“我觉得上海比北京强,一百二十万工人掌握了局势”在十月三十一日的闭幕会议上,毛泽东又对参加中央全会的全体人员说:“介绍一个人,此人叫王洪文,站起来看一看。(王洪文站了起来)上海‘工总司’的负责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委员。多大了?(王答:三十四岁。)前年‘安亭事 件’就是他搞的,这次会议,有年轻的同志参加很好,但是太少了。”

毛泽东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肯定上海的形象,表扬上海的工人,并当众推荐了王洪文,说明他早在一九六八年的时候想要从工人阶级中提拔新生力量的念头巳经开始萌芽!至于王洪文自己, 把毛泽东的接见和能够列席中央全会,看作是一种殊荣。回到上海以后,他向我们激动地谈论毛主席接见的经过,参加中央全会的感受,还把毛泽东和他合摄于天安门城楼上的照片,送到上海展览馆展出。
由于毛泽东对王洪文的重视,张春桥和姚文元回到上海以后,也做了一个调整,就是把上海市革命委会会领导成员的排名次序变更了一下,将原来名字排在后边的王洪文,调整到了我的前面。这样,本来上海的红卫兵给我起的外号叫“徐老三”,现在王洪文才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王老三”。

接下来,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在各地展开,王洪文担任了上海“九大”筹备小组的负责人之一,他和我一起布置收集了叶剑英、李先念,陈云,陈毅,聂荣臻、谭震林等人的材料七十多份,主持编印了一本《陈毅反动言论小集》,带到“九大”去作批判用。在“九大”开会期问,王洪文不仅担任了上海代表围的负责人,而且被指定为华东大组的组长之一,多次参加毛泽东亲自主持的小型会议。毛泽东对王洪文,也由于接触增多而更加熟悉起来,例如在一九六九年四月十三日下午的“九大” 各大区组长会议上,毛泽东曾三次提到王洪文,和他展开了对话,一问一答,说明毛泽东对王洪文越来越器重了。

王洪文最出锋头的是在 “九大”四月十四日大会上代表全国工人阶级作了发言。本来,最有资格代表全国工人阶级的,不是王洪文,而是王进喜,外号“王铁人”,他是大庆油田的优秀工 人,全国劳动摸范,在“工业学大庆”的运动中,“王铁人”的英雄事迹已被人们广为传颂,他对中国石油工业的巨大贡献使他成为全国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而且 “王铁人”这次也参加了“九大”,被选为大会主席团的成员。按理说,王进喜(“王铁人”)代表全国工人阶级在大会上发言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王进喜的这种资格却得不到“中央文革”的认可,江青、陈伯逹、康生、张春桥、姚文元都认为文革以前的劳动模范大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思想偏于保守,“路线觉悟”比较低,不敢造“走资派”的反,所以不同意像王进喜这样的劳动模范代表全国工人阶级在“九大”发言,主张另选“路线觉悟”高的造反派工人代表发言。

由于毛泽东对王洪文的格外垂青和关注,也由于林彪在“九大”政治报告中对上海作出了明确的肯定:“具有革命传统的上海工人阶级,在毛主席和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和支持下,挺身而出,同广大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联合起来,于一九六七年一月自下而上地夺了旧市委,旧市人委中走资派的权力。”王洪文作为上海工人造反派的头领,在上海的夺权斗争中立了大功,因此,他当仁不让地成为上海工人阶级的代表,并且取得了代表全国工人阶级在“九大”发言的资格,赢得了毛泽东和“中央文革”的青睐。

王洪文为获得了这样的荣誉而神采飞扬,但是发言人的名单到四月十三日下午才由毛泽东最后确定下来,四月十四日,就要发言了,王洪文十分着急,我答应为他起草发言稿并送给张春桥、 姚文元审改,他才定下心来。随即,他向我借了十五元钱,到大会小卖部去买了一条黑色的的确凉长裤,配上一件新的上装,使这身新的装束更符合一个工人阶级代表的身份……

一九六九年四月十四日,在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发言以后,毛泽东亲自宣布“王洪文同志讲话。”王洪文一本正经地从主席台座位上走向旁边特设的讲坛,用他那口清晰而又略带一点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代表全国工人阶级向全党发言。

王洪文在发言中代表广大的工人阶级热烈拥护毛泽东在“九大”的重要讲话,拥护林彪所作的《政治报告》和新的党章。他讲了四点内容:一是代表广大工人阶级表示要努力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二是要遵照毛泽东“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教导,完成工厂的斗、批、改任务,搞好上层建筑的斗、批、改;三是要抓革命、促生产;四是要学习解放军,武装好工人,随时准备粉碎来犯之敌。

王洪文在发言时,毛泽东以及坐在人民大会堂里的一千五百十二名“九大”代表都凝神谛听,摄影机沙沙转动,照相机嚓嚓闪光……第二天,大会公报发表的时候,王洪文的名字第一次和毛泽东,林彪以及其它中央常委排在一起,他的发言照片,也登上了报纸的显著地位。王洪文的名字,从此响遍国内,传至海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