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郎线断事都休 卸了衣冠返沐猴

2017-09-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郭文贵/志愿者提供
郭文贵/志愿者提供

【郭郎】一词汉语大词典的注释是:

1.  指戏剧行当中的丑角。唐段安节《乐府杂录•傀儡子》:「后乐家翻为戏,其引歌舞有郭郎者,发正秃,善优笑,闾里呼为郭郎,凡戏场必在俳儿之首也。」

2.  指木偶。宋刘克庄《无题》诗之一:「郭郎线断事都休,卸了衣冠返沐猴。」

我们言归正传。
郭文贵本周正式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撰文称:在指控中国一些最具权势的官员存在腐败后,这名身家亿万的房地产开发商的律师说,他已经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代表他的华盛顿律师托马斯•拉格兰于周三 晚间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位名叫郭文贵的亿万富翁所持美国旅游签证,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到期,由于对中国官员的公开指控使他成为“中国政权的政治对手”,他目前正在寻求庇护。拉格兰说,周三,佛蒙特州一处政府审核中心接受了郭文贵的庇护申请,适逢下月中国共产党的一次重要会议,届时将决定按惯例已到退休年龄的王岐山是继续留在政治局常委会还是卸职。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郭文贵的指控削弱了王岐山的地位。但是北京方面于周三发出的信号表明,王岐山仍然得到同僚的有力支持。当天,政治局七常委中有三人,加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助手,在北京与王岐山共同出席纪念他的岳父——一位于1994年去世的中国老一辈领导人——诞辰100周年的活动。

【读报补丁】

《文贵9月7日报平安》视频精剪  YouTube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七十七


政治局批邓上挂抟下联、内外夹攻

当时的批邓,按照我的看法,是采取了以教育战线为突破口,上挂下聨、内外夹攻的打法。在清华、北大以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批示为契机,一层一层地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组织重点发言,写大字报,先是批判刘冰,再挂上支持刘冰观点的教育部部长周荣鑫,然后提出要挖出右倾翻案风的总代表,总根子邓小平。姚文元授意清华、北大的写作班子先后给 《红旗》杂志写重点文章《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回击科技界的右倾翻案风》、《否定文艺革命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批判在教育界、科技界、文艺界拉开后,最后迟群指令在文章中点明风源就在“党内至今不背改悔的最大的走资派”,把矛头直指邓小平,这是“上挂”的打法。

政治局高层领导开会帮助邓小平的时候,开始并不直接批邓,而是强调刘冰敢于把矛头对准主席是得到教育部某些人支持的,把教育部部长周荣鑫叫到政治局挨批,这就是“下联”。张春桥在讲到教育战线要搞整顿的时候,有一句名言:“一个是培养有资产阶级觉悟的有文化的剥削者、精神贵族,一个是培养有觉悟的没有文化的劳动者,我宁要一个没有文化的劳动者,也不要有文化的剥削者,精神贵族。”张春桥批判周荣鑫的时候,上纲上几很厉害,实际上,周荣鑫当教育部长一年还不到,他怎么可能刮起那么大的右倾翻案风?所以,批判他的人心里都很清楚,周荣鑫自己也很明白,他坐在那里,只不过是一个箭靶子,“下联”他的目的就是要“揪出邓小平”。

“内外夹攻”是形成多层次的攻势,首先是政治局批、帮邓小平需要炮弹,我们赶快把邓的言论整理出来,交给上海市委印刷厂印成大字本,直接送给王洪文。马天水急忙写了《邓小平策反我的过程》也交给了王洪文,由王洪文批转印发给政治局参加会议的人。我在收集邓小平的材料时也是挖空心思的,我知道这是批判的重要依据。当时,邓小平在各种场合讲了一些话,有的是在很小的范围内讲的,我千方百计要搜集到他的讲话材料。有一次,我在北京开会,住在京西宾馆,听说有一个邓小平找四川省委三代第一书记的谈话,第一代是李井泉,第二代是廖志高,第三代是赵紫阳,邓小平重新出来主持工作以后,把三代领导人找在一起谈话,邓小平本身是四川人,又长期在西南地区担任领导工作。我认为,这次谈话一定是说了许多心腹话,苦于打听不到谈话的内容。后来我听说江苏省委副书记,南京市委书记杨广立,在江苏的一次发言中,提到过这次谈话。我想,这是机会,因为杨广立带领南京小红花艺术团访问上海的时候,我曾经热情接待过他,觉得同他有一些交情。所以我直接到京西宾馆杨广立住的客房去找他,杨广立告诉我,他是在江苏省委召开省委常委会的时候,从省委第一书记彭冲那里看到了邓小平的这次谈话记录,我打听到来龙去脉以后, 经过多方努力,最后终于拿到了这份谈聒。

又有一次,邓小平找了南方十二省、市、自治区的第一书记开会,作了专门讲话。这十二个省、市、自治区中没有北京,也没有上海,所以我们对这次会议的内容不了解,我想了很多办法, 也没对打听到。正在着急地四处寻找这份讲话的时候,江西省造反派头头涂烈,和我们在中央开会的时候认识了。他派专人到上海送给我一份绝密件,我打开一看, 是一封用毛笔抄写的有十几页纸张的密件。原来是他参加江西省委常委会的时候,听到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传达了邓小平的谈话记录。涂烈知道我急需这份材 料,连夜派人送过来,我看了以后,非常兴奋,马上叫市委办公室打印出来。一面上报给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一面赶紧让市委的机要交通员把这材料直送清 华,北大的迟群、谢静宜,供两校编辑《邓小平言论摘编》使用。

还有一次,北京有一个科研单位的工作人员到上海出差,去同济大学联系工作,当时谈起邓小平在北京的科技座谈会上有个讲话,这个工作人员听过传达,所以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有讲话的记录,这时候,同济大学党委马上把这情况向市革命委员会文教组反映,当时我们布置给下面的任务很紧,到处捜罗材料,所以文教组姓孙的干部立刻赶来,当 面给我汇报,我要他把北京工作人员的笔记本直接取来,我亲自翻阅了笔记本,记得十分潦草,但是经过辨认,觉得邓小平讲话中有不少可以供我们批判的观点。所 以我就布置市革命委员会文教组连夜把这份讲话打印出来,由我报送给北京的有关方面,这样,就为科技战线方面批邓提供了弹药。

内外夹攻的战术还运用到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马天水、我和王秀珍到北京开会的时候,迟群,谢静宜到京西宾馆看望我们,在我们的房间里谈悄悄话。他们说,在政治局刚开始“帮助”邓小平的时候,有一些政治局委员的态度很不积极,有的一言不发,有的在会上打瞌睡,所以整个批帮会的火力不强。根据这个情况,经过毛泽东的批准,决定了召开 政治局扩大会议,从外面调进一些年轻人列席政治局会议,让他们发言,加强火力。这些年轻人是:从清华、北大两校调去的迟群和谢静宜,从外交部调去的王海容 和唐闻生,王海容是外交部副部长,毛泽东表兄王季范的孙女,唐闻生是外交部副司长,我国驻联合国副秘书长唐明照的女儿,长期担任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英文翻译;同时,毛泽东又委派他的侄子毛远新担任他和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毛远新不但可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批判发言,而且随时把政治局会议的情况向毛泽东当面汇报,然后再把毛的指示带回政治局传达。当时参加议的年轻人都不是政治局委员,其中絶大多数还不是中央委员,只有谢静宜是中央委员,唐闻生是候补中央委员,他们都是毛泽东身边的人,他们列席会议就有特殊含义,这种内外结合的政冶局扩大会议的开法,我觉得和文革初期用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取代当时党中央政治局 成员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经过充实新生力量的政治局“批判会”,会上的火力自然大大加强。

迟群和谢静宜在我们房间谈话的时候,我见迟群的眼睛因为熬夜布满血丝,通红通红的,可是他的精神特别兴奋,他操着山东话,眉飞色舞地对我说:“政治局开会,开得可有劲了,我们几个列席会议的轮着发言,小谢和我提供事实,王海容和小唐开炮,最后由春桥同志和文元同志提高到理论上来拎一拎,这样,邓小平连话都说不出来。”

后来,张春桥也到京西宾馆来,在马天水的套间里,对马天水,我和王秀珍也描述了政治局开会的情况,特别介绍了邓小平当时的神态,他绘声绘色地说“我们批了邓小平那么多话,可是他 从头到底一言不发,就端坐在椅子里面,一支接着一支抽烟、稳坐钓鱼台。他的这种情况,我早就见过了,那是在一九六六年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的时候、政治局和中央文革开会批他,他也是闷声不响,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个人老顽固了!现在,他说他耳朵埋了,听不清楚别人的发言,实际上、他的听觉可好呢!政治局会议结束的时候,华国锋坐在桌子的另外一边主持会议,轻地说了声散会,邓小平马上听到了,哧啦一下站起来就走。他是装!”

后来新华总社在内参上发了一篇文章,介绍政治局批邓的情况,谈到淸华、北大派人到政治局会议工作批判发言,说邓小平装继作腔,一言不发。内参引用淸华、北大一些人咒骂邓小平的恶毒用语:“死猪不怕开水烫”。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