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3周年华盛顿DC纪念烛光会录音剪辑(之一)

发言稿选—— “六四”23周年华盛顿DC烛光纪念会开幕词 ——“全美学自联”理事长陆文禾博士致词
2012-06-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尊敬的魏京生先生,尊敬的DR.Lee Edward,尊敬的吴弘达先生,王丹先生,胡平先生,余杰先生,尊敬的各位贵宾,“全美学自联”的各位同仁!

 

我们大家今天聚在这里纪念23年前也就是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天安门广场周围惨遭中国政府正规军杀戮的无辜而死的同胞。我们纪念他们是因为他们是为着中华民族的自由平等民主做出了牺牲。

 

他们自己未见得想到他们一向以为那自称是“人民政府”的,会对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维护学生的北京普通平民开枪。

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政府是穿着西装和中山装的流氓集团。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流氓集团到那时为止的四十年间散发的宣传无时无刻,每章每句都是谎言。

他们没有想到以人民军队自称的解放军官兵其实是流氓集团手中的刽子手,不对人民负责,只对这批流氓的头目负责。

他们没有想到这批解放军的官兵脑子里面原来并没有人民至上观念,有的只有对专制的服从。

因此他们是一批具有理想主义思维的善良的百姓。

 

我们纪念他们,首先是因为他们活着的时候和我们一样也是中国人民中的普通一分子。 如果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位机缘巧合也可以毫无例外地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我们纪念他们其实首先是尊重我们自己的人格。

我们纪念他们,也是为了纪念他们的为整体大我的牺牲精神。 我们纪念他们的本身也是以自己的行动继续他们的精神。

他们的光荣就是我们的光荣。 他们的耻辱就是我们的耻辱。他们的正义感就是我们的正义感。

 

二十三年来,我们“全美学自联”的同仁每年都举行“六四”纪念会,前十九年在中国大使馆前的三角地。最近的四年在这里——“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  我们借此机会感谢 Dr. Lee Edward。 谢谢他代表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给了我们这个合适的场所。

 

我们纪念“六四”的受难者也不能忘记“六四”受难家属的丧亲之痛。本人荣幸地通知大家。“全美学自联”在过去十九年中连续不断地将“全美学自联”自己的“六四”基金和各大学委托“全美学自联”转交的“六四”救援基金,迄今已经全部安全转交给了在北京的“六四”难属群体,没有损失一个美元。“全美学自联”将开动其它的救援活动。

 

我们纪念“六四”的死难者,是要再一次谴责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平民百姓的暴行,坚决支持“六四”难属关于立法调查“六四”事件,惩办凶手,抚恤遗孤的正当要求。

 

各位贵宾,各位同仁!

23年已经过去了,“六四”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冤魂仍然没有安息,正义没有全面的伸张,流氓集团执政的中国仍依然故我。

 

我们看到,西方的唯利是图的势力已经或者正在与中国人当中的败类联起手来,压迫中国人民和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人民。我们主持正义的斗争,不光是以在中国内外的流氓集团及他们的后代和帮凶为对手,还有西方世界中唯利是图的势力。

 

我们的对手是强大的,我们的道路是持久的,我们的抗争是艰难的。 但是与死去的冤魂相比,这些对我们实在算不得什么。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自由,平等,民主发声,为正义发声,因为我们坚信人类的良知终究会战胜贪婪,正义终究会战胜专制。 我们是站在历史的这一边的。

 

谢谢大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