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10月5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记者会答问实录(上)

2017-10-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郭文贵在10月5日记者会上答问(RFA张敏摄)
郭文贵在10月5日记者会上答问(RFA张敏摄)
Photo: RFA

美东时间2017年10月5日上午9点10分到11点,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持不同政见的富商郭文贵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会。这次记者会的召开起因于原定10月4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与郭文贵先生对话会于3日被该研究所突然宣布推迟。原对话会主题是中国高层腐败和中国盗国集团对美国及其盟国构成的各方面影响。

10月5日的记者会是郭文贵先生近几个月陆续爆料以来第一次直接面对众多媒体召开的记者会1。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和多家中文媒体记者到会。

 

以下请听在这次记者会上,郭文贵先生回答各方面提问实录的上半部分。

记者会开始。主持者比尔.格茨先生讲话。

比尔.格茨(Bill Gertz): “(现场中文翻译)早上好!Miles,你在美国造成了一场重大的震荡,不仅在美国,而且在中国,所以呢……以前呢,大家没有亲自跟您见面,今天您到这儿来和我们对话,首先请你介绍一下你的背景,从你开始到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给我们作一个简介好吗?”

 

郭文贵:“首先是向Bill,还有大家,问早上好!我能活着坐在这里相当不容易(笑,众 鼓掌)。从昨天Hudson Institute(哈德逊研究所)的取消,到今天在这里开这个记 者招待会,确确实实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是非常的不容易。特别是我觉得让我震惊的事情,昨天几乎我们安排好的团队,包括翻译到最后都吓得不敢来了。

但是这就是我要不惜一切代价,不顾生命的危险,我一定要坐在这里的原因。 接下来我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经历和坐在这里的原因。

首先我还得感谢像 Bill先生,还有公民力量的杨建利先生、所有的大家在这种危险恐惧的情况下让我 们能成就这个记者招待会。是非常非常感谢的,谢谢你们!谢谢!

感谢所有大家不顾生命危险的来到 这里,谢谢你们!那么我接下来就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表达一下我的过去,就是刚才Bill问的问题。

 

我简单说一下:我是祖籍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 民家庭的一个孩子。我的父亲,后来是个军人,母亲一直以来就是家庭妇女, 一个字儿也不认识。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的父亲被打成了‘右派’,被下放流放到了东北的吉林省磐石县赵家沟这个地方。我父亲的腿两次被打断。也因为‘文化 大革命’,我的几个哥哥都被刀伤过很多次,给扎伤,我的母亲因为这个吓出了 精神病。后来我们家人极痛苦的在东北活过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后来就把我送回了山东老家,跟我的伯父去上学。

然后1983年我辍学了,初中还差 几个月毕业。辍学以后在社会上开始做生意,投机倒把。85年我和我现在的妻子岳庆芝恋爱私奔了。到今天是32年,明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鼓掌)。

86年就有了我一个儿子,88年有了我的一个女儿,我现在的一对儿女都非常的幸 福,都是在美国和英国上学长大的。

 

89年中国发生灾难性的89民运的时候,我卖 掉了我的摩托车去给民运活动捐钱。后来包括我当时发生了一个商业小纠纷,他们以此为由,去喝醉酒以后两个警察抓捕我,我弟弟在让他们出示证件的时候,他们开了两枪将我的弟弟给打死。

我的弟弟当时被击中以后,现场第一枪是打我太太的,我太太正在抱着我几个月(大)的女儿,由于我太太躲过了一枪,后来另外一 枪又去打我太太的时候,就是我弟弟用胳膊挡住了这个子弹,第三枪的时候又挡住了另一发子弹,后来我弟弟倒在地上了,然后警察不让给治理。在医院里边待了三 天,叫他流血死亡。

我同时被关进去以后,关押了22个月,当时以我是‘煽动反革命罪’抓起来的,后来给我定的是‘妨碍公务’和‘诈骗罪’7,000块人民币, 在里边关了我22个月。

后来在1991年将我放出,从此以后我开始做房地产生意。 然后我开始跟海外的港商和日本、美国的经济合作者开始了我在河南郑州做房 地产生意的生涯,建造了当时中国最高级的五星级饭店,后来在北京做了中国第一个 龙形建筑‘盘古大观’七星级酒店,还有金泉广场等一系列的房地产开发,包括投资到金融、证券领域。

 

在这个过去的28年里面,我有追求,就是我一定有一天要为我的弟弟报仇,我一定有一天让中国人少一点发生像我弟弟这样的滥杀的事件。而且我一定要推翻这个伤害我的兄弟,伤害我家人多次,因为在过去28年,我也两次被他们抓起来,我要跟这个体制要回属于我们的公平和公正。后来我积累了170亿美元的财富,然后开始了我真正的理想、革命的生涯。

 

我在中国赚的这170亿美元,都在中国被已经冻结了所有的资产。我没有从中国大陆……过去几十年来,拿出老百姓一分钱到国外来,我可以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希望大家检查。我没有在中国偷过一分税,我没有任何犯罪,到目前没有任何人起诉我。而且,我所有在海外的花销,都是我在海外金融领域赚的钱,而且我拥有了世界上所有人所追求的最好的东西——最好的房子,最好的游艇,最好的私人飞机等等。

所以,物质生活不是我的追求,已经是过去了。我现在只有一个理想——改变中国,让中国人真正的实现我所追求的 ‘郭七条’。

 

关于我个人问题,我想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说起来挺无聊。一会给更多时间大家问问题吧。好吧,让Bill开始。”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首先,我想给您提一个问题。我听说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当局啊,他们颁布了一个文件,他们说您对中国政府构成的威胁要超过89年‘六四’民运当时发生的情况。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他们这麽说呢?”

 

郭文贵:“现在,我给大家发一个中国最绝密的文件,是国家安全委的。在中国拥有这个文件呢,直接是判3年到7年徒刑的。那么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大家说的,这个文件我们得到了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政府机关的鉴定——这是真实的。我本来我今天有大概几十份这样的文件,由于我们最后的决定先不拿,拿一份出来。大概这个文件的情况,让简单的……请James (翻译)给大家念一下。谢谢!”

在记者会现场,向每位与会者分发了这一文件的影印件。

现场翻译人员同时读出文件的主要内容。中文读者和听众请见影印件。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咱们两位……我已经跟您采访过,你当时就指出中国政府向美国在派了间谍。当时您没有给我提出证据,但是今天你提出的这个文件是第一份证据。这的确令人感到震惊不已。昨天我们本来要到哈德逊研究所去开个讨论会的,后来被他们无限期的推迟,就此您想做出一点评论吗?”

 

文贵先生:“OK !Thank you, Bill。 我觉得昨天哈德逊的事情,这样的完全没有原则、没有规则地取消,证明了这个文件和我以前提到的中国盗国贼有完整的BGY计划,叫 ‘蓝金黄’。他们用 ‘蓝金黄’ 来统治和渗透世界,已无处不在。那么昨天哈德逊的这个事情就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我在这里特别想重申的一个事情,哈德逊这件事情呢,本来我昨天演讲一开始我想拿出来三张纸,这三张纸呢,它决定着美国人会怎么看待中国政府和中国盗国贼,让欧洲、日本这些文明国家怎么看待发展中的中国政府中的盗国贼。同时,也可以让世界人民通过那三张文件证明郭文贵说的对不对,是真是假,但是它会给我的家人和员工带来致命的威胁。但是我昨天是准备好,要把那三份绝密文件展示给大家的。”

 

那么这个三个文件呢,本来我拿出来以后,会对我的家人和同事带来巨大的威胁,我还是想贡献给美国,我认为美国能保护着我的安全。但是昨天在哈德逊在这个最后一分钟他给取消,让我非常之震惊。我昨天和美国的政府部门也有见面,然后我就到了洗手间,我将这个用生命换来的最重要的文件之一,这三份文件我烧掉了。它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世界上,因为那是唯一的一份原件。它决定着很多人的生死,而且对美国,对世界,美国、欧洲、日本……很多人生命有着巨大的威胁,但我烧掉它了。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中共‘十九大’马上就要召开了,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那么你呢,对这些中共‘十九大’代表,你想发出你自己什么样的讯息呢?”

 

郭文贵:“我想对这个‘十九大’的代表啊,我最想做到的和我努力希望能让他们知道的,就是让他们看清盗国贼的嘴脸。就是中国这个国家的机器,完全不是依法或合法的被某些人在控制着。这些人绑架了九千万的党员、十四亿的人民,它对全世界是个威胁。我们昨天从哈德逊这件事情和过去VOA的事件,以及在纽约一次一次的发生的到我楼下威胁我、追杀我,以及现在整个全世界媒体上被他们威胁,还有对我们律师事务所骇客,上千人手机被骇瘫……等等等这一系列的事件,都证明了这是一个犯罪集团。西方的所有的游戏规则人家是rule by law(依法治国),他是rule by Mafia(黑社会统治)这是完全不一样的(笑)。所以说他们是危险的,我要来的第一个要说的,告诉大家,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们,如果你们不站起来,说‘No’,维护回你自己的人权和尊严的话,所有的家人,和这个国家十四亿人,乃至世界,都将进入极度危险之中。你们想当郭文贵你都当不了,因为我还有钱,你们不一定有钱,你们都会被以所谓的‘强奸罪’、‘通奸罪’送进监狱去,家破人亡。所以‘十九大’绝对不能任人摆布。”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在您的报道中,您揭示一个人叫王岐山的,这样一个中共的领导人,他虽然是中国反腐败的工作的主管,但是他自己呢,却把几十亿美元偷偷的从中国移到了美国来,移到了西方来。对这个事件,您能不能再多讲几句?”

 

郭文贵:“王岐山作为中共中央的常委,是过去五年反腐的总领导人。他公布的人当中,大概处理……还有惩罚党员一百万,涉及家庭大概一千万。但是在我公布的王岐山家族在美国的资产当中,明显的有他的妻子姚明珊是美国的身份,以及他的养女,叫孙瑶,她拥有多个公司,控制了数以万亿的人民币。他妻子的侄子,叫姚庆,拥有了海航,控制了股权。还有他的私生子贯军,以及他的家族成员,有法律关系的刘呈杰,加在一起,有百分之五十二的海航的公司的控股权。而且不仅如此,他们在中国还控制了渤海金控,他们拥有着二十万亿人民币的控制权力。”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您在最近 《华盛顿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代表公民的,在社论旁边的一篇评论性文章。在这篇文章里边你谈到,中国政府有一个长期的计划,在美国试图渗透美国社会和政府,同时试图颠覆美国民主制度,你能不能详细的谈一下……当然我们知道他们在美国有情报部、情报活动,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样的具体的事情来试图颠覆美国民主?”

 

郭文贵:“我现在真是想拽两下我的这个烂英文,着急的。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也是非常的激动。我非常爱美国,但是我们从小在中国被渲染的是美国是个坏国家,美国是个非常糟糕的国家。但是由于我们这三十多年来,家族啊往这来,还有这三年内我老来美国,我们看到美国非常的伟大。那么,特别是过去这二十八年来,我跟这些人在一起,我了解他们怎么看美国。就像昨天和前天中国每天所有的电视都在滚播着拉斯维加斯恐怖袭击的这个视频,中国在云南呀任何地方死人他们不报道,只报道美国死人,然后他们非常之高兴。这都来源于一个国家内部最高统治盗国贼集团的一个决定。

那么我想告诉美国所有的同胞们,盗国贼们有着两个让美国人必须走入极度失败的计划,第一个计划就是刚才说的叫BGY,第二个计划是3F计划。这3F就是‘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这个计划不是荒谬的,它是存在的。而且美国CIA  、FBI 部门多是有听到、有感觉、在了解,今天我以我的生命向美国人保证,盗国贼在美国这个计划现在进行得非常之成功,非常之快速,而且对美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资产和生命,一定会造成巨大的危害,这个危害一定不是一次911所能代表的,可能是100倍1,000倍911,我不希望美国人再像1993年一样,一个小的炸弹发生,说‘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一个大炸弹来了。像大家当年说日本是威胁,最后发生珍珠港战役一样。美国人一定要醒起来了,搞清楚这两个计划,3F计划和BGY计划。”

 

比尔.格茨:“(现场中文翻译)最后我的一个问题,提完了以后,大家可以随便的提问了。就是,所谓的‘在社交媒体上的郭文贵现象’……郭文贵先生在社交媒体上,他的广播产生了很大的效果,在脸书、推特上,那么你认为社交媒体对于您未来的工作和对于未来的变化会有什么样的作用?您能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多讲几句?”

郭文贵:“首先社交媒体是美国人创造的,社交媒体在华人世界由我现在开始了一个新的纪元,中国盗国贼们惧怕自媒体,他们建起了世界上唯一的一个防自媒体的叫‘防火墙’。那么由于我的事件,使这个美国创造的自媒体和‘防火墙’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当然,结果我们一定会改变他的‘防火墙’,我们一定会彻底改变它。我的现在发生的事实和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主持人比尔.格茨:“ OK !请大家提问,报一下你们自己的单位。”

美国之音的龚小夏女士提问:“上次我在采访您的时候中间美国之音的采访就被断了。您当时就说,这一定是中国的间谍和中国政府干的,那中国政府怎么做的,我希望您能不能讲一下您所了解的情况,以及根据这个情况,中国政府在美国整个的这些间谍网络也好,对美国政府的渗透也好,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损害美国?”

 

郭文贵:“谢谢小夏!今天看到小夏,还有宝申在这儿,我特别开心,我是他们的粉丝,结果受我所害。我谈到的这个BGY项目,事实上就包含了VOA的这个事情,是他们要‘蓝金黄‘的一部分,那么我不想多说,VOA断播事件,就是‘蓝金黄’的成功的结果。那么最重要的事情,你在我家采访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有一个人叫张晶,就在我家,你是一直在接电话的时候,就是安全部的领导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文贵,这个不会让你们直播下去,一定会失败’。我当时很惊讶,他说‘我们已经动用了一切沉默的力量’。

‘沉默的力量’就是‘蓝金黄’,跟他们的合作者,布置在这里的间谍吧。然后说‘张晶的家人,是我们的人,张晶已经答应我们一定会给你取消的’,因为我不知道谁叫张晶,所以我就……当你把真的断了以后,我才明白过来,我要问你,我说‘小夏,谁叫张晶?是女士还是男士?’你说‘张晶是个先生’,你还不让我说,当时在你旁边那几个……杨晨要说你还不让说。后来我接着问……东方先生今天也在场,受我连累了,抱歉啊。然后东方先生也没说,我又问你你才说。

后来我告诉你,就是这个张晶先生是和北京安全联系的,他是中国沉默的力量,他要听从于中共和盗国贼们,一定要cut掉,这是真正的原因。再具体的,我还有很多时间我今天不占用大家,我就不多说了。谢谢!”

 

NPR的女士:“(现场中文翻译):我是来自于NPR,就是国家广播公司,你刚才谈到了,你昨天要到哈德逊研究所去演讲,但是他们告诉你要推迟,要取消。他们具体到底怎么跟你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是……应该是中国政府的干预,你怎么知道是中国政府的干预?他们到底怎么干预的这个事情?”

 

郭文贵:“Thank you.!我的同事啊,给我看了一个email,这个email就是哈德逊所发出来的,他明确的告知中国大使馆打过很多次电话,让他们停下来,并且切明确告诉他,说中国大使馆说有哈德逊的人需要中国的签证,如果你不制止他,我就停止你的签证。和VOA上次也有这样的事情。同时,他们也说出了他们的压力来自多方,特别是来自中国政府压力太大了。这是我同事给我的有email的文字的。

在这个过去几天来,我们的同事和他们接触当中,发现了听到了来自中国大使馆的,对他们打电话,听到、看到威胁他们,甚至有的原来的发起人都躲起来了,退出这个项目了。这都是我们看到听到有文字的。而事实上在背后,一直来自北京在警告我,包括抓捕了我的合伙人,包括告诉我们家人威胁我和我的家人,绝不允许去哈德逊演讲,去的结果就把大家全抓起来。而且同样和VOA刚才龚晓夏那个事情说的一样,我们会用我们沉默的力量,一定让你说不成,演讲不成。所以我认为,我有些信息啊,涉及到个人,我不想说,有些人的孩子、家人在跟海航有生意,跟中国有来往,都成了威胁,由于涉及个人信息我就不多说了。”

 

比尔.格茨:“下一个问题”。

美国之音的宝申:“我问郭先生两个问题,我是现在被停职的美国之音资深编辑宝申。

(郭文贵:你好!)第一个问题, 您谈到了美国之音断播事件的时候,你说到,这次断播事件使你在整个美国、整个世界更加有名了。您认为这是他们的一个失败,同时您也认为这次断播事件是一个重大的事件,因为他颠覆了美国自由和民主的基础,那么再加上这次哈德逊的事件,您认为美国自由和民主的基础是不是受到了威胁,这是第一。第二还是关于美国之音,你四月初和美国之音联系,希望我们采访你,为什么选择美国之音?你在中国听美国之音吗?或者听说过美国之音吗?您认为美国之音断播事件的最根本的实质是什么,现在的美国之音我不知道您是否还关注,你的印象如何?”

 

郭文贵:“Thank you!(笑)我们全家都是VOA的粉丝,但自从4月份那件事情以后就再也不是了(大家大笑)VOA断播事件肯定是中共盗国贼们在美国黑暗力量的绝对使然,BGY项目成功的结果。

那么这次哈德逊的事情,同样是BGY成功的结果,而且和VOA一样,他一定也会对我的这个事情引起更大的关注,我认为美国的自由基础和新闻媒体的自由基础,不是被伤害、被影响了,我认为正在极度的危险之中。这是为什么我要坐在这里,向所有的媒体人,和美国朋友要呼吁,你们要看看你们的周围,谁在被BGY?谁在已经被BGY之中?这个已经不是对民主、自由、独立、法治的一个伤害和威胁了,它已经在让你走上极度的危险,甚至是灾难之中,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从来没发生过,为什么都在郭文贵身上发生了,这最简单的答案。

 

比尔.格茨:“那位先生请提问。”

“公民力量”咨询律师:“(现场中文翻译)我是为杨建利先生的公民组织做免费的咨询律师服务工作的一个律师。我想问您关于您的安全的问题。我了解到,国际刑警组织曾经发出两道所谓的'红通'。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个国际刑警组织往往会在一些专制国家的压力下,发出一些'红通',滥用这个机制,来试图逮捕某些专制国家中的政治异议人士,那么我们也听说您在美国申请了政治庇护,那么我想问您……当然我们知道美国和中国有很多问题要处理,美国也想跟中国合作来解决北朝鲜的问题,你是否认为美国政府对于您要回到中国去,会面临重大的迫害,甚至您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的这种情况,有没有足够的了解和认识?”

 

郭文贵:“首先,非常感谢这样的问题。中国和北朝鲜之间解决问题可能性是零,我认为我对美国提供解决北朝鲜的方案多过他们更有价值,比他们更有价值、更有办法,我给美国提供帮助的话。

因为像我这个年龄见过金正恩家族和金正恩本人,或者说知道北朝鲜和中国有很多秘密交易的人并不多,包括中国政府对北朝鲜的这些,过去在商谈和政策和对美怎么解决北朝鲜问题的时候,我多次参加了这样的会议和协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些美国政府……我相信他们还不知道的有关中国和北朝鲜的绝密协议,我准备提供给美国政府,对美国政府了解中国和北朝鲜之间的问题会有巨大的帮助。

盗国贼和美国谈到朝鲜的问题,只是他们威胁美国的一张王牌而已,永远不可能发生像美国希望的那样给他们帮助。而且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情况下,中国的盗国贼们非常了解美国的体制,他们过去50年和美国在外交对话当中,中国没有输过一次,都是美国输。这一次他们以为,北朝鲜的事情中国还会赢。

 

关于这个'红通'的问题,他还没有第二次啊, '红通'的问题和我个人安全的问题,我绝对不担心,我相信美国的法律和法治,这是我觉得美国伟大的原因。第二个我觉得美国找不到第二个郭文贵,能对他们这些北朝鲜的问题了解BGY的这个项目的问题和3F项目的问题,以及中国盗国贼在美国布下的这些间谍网的问题,我认为我最有价值。所以说,他出于美国哪方利益和维护他国家的法律尊严,他都应该让我安全,这个‘红通’就是个骗子,当然是不公平的。 ”

 

听众朋友!因为节目时间关系,10月5日郭文贵先生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记者会上答问实录的上半部分就播送到这里。在以后的节目里请继续收听下半部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求真

紐約

希望盡快看到郭文貴記者會實錄下。主編辛苦了!謝謝!

2017-10-11 17:2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