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10月5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记者会答问实录(下)

2017-10-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郭文贵说:来自中国盗国贼的黑夜即将到来,大家做好准备(RFA张敏摄)
郭文贵说:来自中国盗国贼的黑夜即将到来,大家做好准备(RFA张敏摄)

美东时间2017年10月5日上午9点10分到11点,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持不同政见的富商郭文贵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会。这次记者会的召开起因于原定10月4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与郭文贵先生对话会于3日被该研究所突然宣布推迟。原对话会主题是中国高层腐败和中国盗国集团对美国及其盟国构成的各方面影响。

10月5日的记者会是郭文贵先生近几个月陆续爆料以来第一次直接面对众多媒体召开的记者会。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和多家中文媒体记者到会。

在上次节目里,播出了在这次记者会上郭文贵先生回答各方面提问实录的上半部分。

今天请听下半部分。

 

会场上正在提问的是赵岩先生。

赵岩:“你好!郭文贵先生!我是赵岩,原来是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记者,現在已经辭職了。在4.19以后呢,原来我作美国之音的嘉賓,也都退出了,所以一塊被‘藍金黃’了。跟大家……東方老師、小夏老師一樣,還有寶申老師。

我今天的问题是,在您的爆料当中呢,涉及到王岐山、傅政华、孙力军等人,给大家的感觉是,在25个领导人和25个领导人之外,都是爆的男性盗国者,那我今天的问题就是说 ,在这25个政治局委員当中有两个女性,一个是刘延东,一个是孙春兰。刘延东是主管文化教育、卫生體育的副總理。那么在她所管的這個領域當中,教育,农民的孩子读不起书;卫生,中國的百姓看不起病;体育,中国的足球再次没有进入‘世界杯’,那么中国的男足青年队輸給巴西,输给马耳他32比0、30比0;她管港澳事務香港發生了‘佔中事件’。

所以,她所涉及的所有的領域,都是腐败的,包括您和北大方正证券的事情,至今有10億美金還沒有退給你,这是我们知道的,那么我们不知道的是,您掌握那么多的高官的腐败的事情,大家現在在問,很多男網友在問,说‘中国腐败都来自男的?你是不是有点儿重男轻女呀,你是不是有点儿怜香惜玉啊?如果你不怜香惜玉的話,能不能給大家說點兒孫春蘭和刘延东的腐敗的事情和盗國的事情?你称男的为盜國賊,我们稱女的为盗國婊。好。謝謝!”

 

郭文贵:“首先,赵岩先生,谢谢你!犯罪这个……我爆料不选择男女,根据我的计划来(笑)。你说的刘延东呢,国务院副总理,她的家人,她的女儿,她的丈夫和他的女婿,跟我有很深的交道,同时也都是北大方正证券的股东之一,她肯定是有巨大的腐败问题,她在我的爆料计划当中在第二步,不再现在,所以请您有点儿耐心,稍后再爆好吗?(笑)谢谢!”

 

比尔.格茨:” 请继续提问,请那位”。

自由亚洲电台的先生:“自由亚洲电台。郭先生,当你刚才说,拿出这个文件的时候,我自己也期待,大家想问一下里面的人物,刚刚你也说了,其中的几份你已经把它毁掉了,那你可以说是死无对证。那起码这件东西(指现场分发的文件)如果还有的话呢,我也期待大家会想,究竟那个叫作何建峰的是何等人物?他在哪里?另外那27名的国安警察,分别部署在美国的什么地方,他们是什么真实身份?来到美国没有,全部来了到美国没有?

第二呢,我看到这个文件发出的时间是4月的20号,也就是呢,在爆料的4.19之后,那个时间的话呢,其实我有点意外,为什么4.19爆料的时候,你还能够拿到这份文件?你什么时候拿到这份文件的?也就是说,在你爆料过程中,我有点怀疑这个时间顺序,这文件拿到的时间是在美国之音爆料之前,还是爆料之后?怎么得到这个文件?如果你愿意的话,另外那三份销毁的文件,既然你说出来的话,能讲就讲一些,不能讲的话,也只能够是付诸大海了这桩事情是一个历史的遗憾,好。”

 

郭文贵:“何建峰是国安委和安全部公安部的三个身份,主要是负责美国的情报收集和间谍的系统的控制,除了他28个人已经来到了美国,主要基地在纽约的中国银行,还有华盛顿的领事馆,还有华人机构之外,后来又来了大概50多个人。关于文件的时间,这个您太敏感了(笑),很多人以为郭文贵的文件都是在2015年以前才能得到,这是完全理解错误,我可以告诉你,我随时随地……我都可以拿到中共的高级文件,这是国家绝密文件。

因为什么?因为我们对付的是盗国贼,我们的朋友是9千万党员,每个人都希望我们把盗国贼给推翻了,每个人都希望这些人不来伤害美国、伤害世界和平,不要让我们进入水深火热灾难之中。而且提供文件的人都是最高级的人,包括现常委,这个文件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利益共同体遍天下。我的料是真实的,所以他们才害怕(笑)。”(众鼓掌)

 

自由亚洲电台的先生:“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追问烧掉的文件还没有回答……”

郭文贵:“(笑)烧掉的文件今天就不说了。谢谢!(笑)”

 

比尔.格茨 :(示意下一位提问)

郭文贵:“让王允,让王允说一下好不好?”

 

台下有人指另一位:“他是伦敦来的。”

郭文贵:“奥,那咱多一个(提问)。王允你说完,让咱这个后边……

王允:“昨天您介绍见到几个美国官员,他们分别是谁,至少告诉我们他的级别和哪个部门,他们对你的态度如何,他们想从你那儿了解什么。第二个问题是藏族的朋友他们想问的问题,就是前几天在视频当中你提到,中国政府已经派了很多人到了达兰萨拉,其中有一个人叫何小舒(音),这个人到底是谁?你不能给我们讲些具体的情况?”

 

郭文贵:“王允先生,老跟你开玩笑,先抱歉啊,我叫你小鲜肉(笑),你,你比录像上帅啊,谢谢啊!我很简单回答你的问题,美国的朋友、官员见我就不方便说了,因为我们有保密协定,都是帮助我们的、了解情况的。

关于达萨拉呢,发生的问题,是中国安全部一个副部长带队去的,提前一星期去了。杨建利先生也在这儿,是我提前告诉他的,我说‘你的家人将受到威胁,你本人安全也受到威胁,我得到的情报’,后来杨建利先生的家人确实受到了威胁。而且呢,他们这次去准备是对杨建利先生要动手呢,结果呢他早逃过了一劫。所以说,你说的这个舒(音)呢,我就不方便讲,因为他和我的另外一个朋友有关系,为了保护我的朋友,我就不讲了,有机会再说,谢谢王允先生。”

 

比尔.格茨:“还可以提两个问题。”

华尔街时报的女士:“(现场翻译)我是来自于华尔街时报,我的问题是,我听说您原来有一个律师为您工作,来申请‘政庇’,但是他辞职了,不干了。那么您后来找了第二个律师,他的工作怎么样?您在华盛顿期间有没有跟你的律师会晤,这方面进展情况怎么样?”

郭文贵:“谢谢!我要简单回答一下,因为我和律师一直在保持沟通,我的那个Thomas 律师的事务所被骇客瘫掉了,而且他们在亚洲、中国有各样的律师事务所,他们作为威胁让他们离开了我,但是我的律师团队大概有十几个人,所以说我们又有了新的律师补进来,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正常。谢谢!”

 

主持人比尔.格茨:“最后一个问题,这位。”

维吾尔人权代表先生:“(现场中文翻译)我有几个问题。一个呢,我是代表维吾尔人权组织在这儿来支持您的这个简报。我想问的一个问题是,美国政府可以做什么事情,来减少或者是抵消中国政府在美国所从事的各种间谍活动和扩大影响的活动?另外,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和中国的盜国集团他们一直在打压维吾尔族人民的各种抗议活动,你认为这方面的情况,你有哪些情况可以跟我们分享?另外,你认为维吾尔这个问题,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解决它?”

 

郭文贵:“谢谢!维吾尔族的问题啊,由于我的好朋友马建副部长是管新疆问题的,我跟他在一起很长时间,我知道很多维吾尔族事情的真相。所有的真相,比外界所想像要糟糕得多的多的多。我将会给美国政府未来提供很多事实,让美国政府了解更多关于维族人和西藏人的这些真相。我相信能揭穿盗国贼们的谎言,这个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对西藏和新疆所做的事情是丧尽天良,没有任何人性的。未来我会去做,这样我相信会改变美国政府对事情的看法。然后,我觉得美国政府不要指望谈判,只有行动。”

主持者比尔.格茨先生:“感谢郭文贵先生、现场翻译者和到会者。”(掌声)

郭文贵:“(用英语说,感谢每一位)我要最后……(对翻译说:帮好我说一下)。

所有……我希望在这里告诉所有的美国朋友,包括我们全世界……欧洲和日本的爱好和平的人,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黑夜即将到来,一定要做好准备,黑夜,来自中国盗国贼的黑夜即将到来,将弥漫着世界和西方的文明世界,我们每个人都将不安全,大家做好准备。”

郭文贵先生用用英语说“上帝保佑美国!上帝保佑每一位!谢谢!”

郭文贵10月5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记者会答问实录到这里全部播送完了。

 

以上自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