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询问政府得知高智晟被送北京 吁当局交代高智晟法律地位(RFA张敏)

2017-09-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7,09,09)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提供北京时间9月7日上午与高智晟大哥高智义通话录音*
北京时间8月13日早晨,被软禁在陕北家乡窑洞中将近三年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家人发现失踪。
美东时间 9月6日晚上,住在美国西部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刚刚与高智晟律师的大哥高智义通过电话,现在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说,从政府部门打听到消息,说是高智晟律师前两天被带到北京去了。
耿和向我提供了他和高智义通话的录音——
高智义:“喂!”
耿和:“大哥,我是耿和。你好大哥!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了?今天都是我们的(美西时间)6日了。”
高智义:“消息有了,
耿和:“是咋回事?”
高智义:“政府部门找上了。就其说是带回北京了,头两天的情况。”
耿和:“就是说他们把润慧(高智晟乳名)押送回北京了,对不对?”
高智义:“就是打问到这消息,说都没有跟你说。”
耿和:“就是说他们跟您说把润慧带回北京了,是不是?”
高智义:“我说,没有人跟你说,我只有打问到了这个情况。”
耿和:“那你在哪儿打问的?他们那边跟你讲的,对不对?”
高智义:“唉,你不要问,反正是打问,情况就那么多。”
耿和:“跟谁回北京了?有事吗?”
高智义:“那谁知道呢,问才跟我们说的,他自己知道的……”
耿和:“那还是在他们警察手里呗……”
高智义:“现在肯定在他们手里。”
耿和:“那肯定是他们把润慧押回北京了嘛,那还有啥说的呢。”
高智义:“其它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就知道那么多。”
耿和:“那你那天知道的呢?”
高智义:“唉呀,就……”

电话录音就到这里。
此后我多次拨打高智义先生的电话,对方电话毫无反应。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3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在这三年期间只获准两次探视。   
高智晟出狱后三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在被软禁于陕北老家的窑洞中,写作并秘密传出《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2016年6月在台湾出版。2017年1月英文译本出版发布。
2009年初,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在友人的帮助下携子女逃离中国,后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耿和:政府应该给我们一个正式的书面通知,高智晟到底在哪里?*
高智晟律师家人发现他失踪,向当地警方报警后的第25天,高智晟律师的太太才听到一点与高智晟下落有关的消息。
美东时间9月7日我采访了耿和女士,她告诉我与大哥通话的情况和她现在的心情。              
耿和:“我昨天(美西时间6日)4点左右,给大哥打通了电话。我问大哥有什么新消息。大哥说4日大哥得到消息说是他(高智晟)被羁押到北京,这是(政府)他们说的。
高智晟这一次再次失踪,截至到前两天,我们也一直没得到消息。我们这边一点别的消息都没得到。我从大哥这儿得到的消息,他们说是把高智晟羁押到了北京。如果这样,他们也应该给我们一个正式的书面通知。一直都没有,所以我也非常担心高智晟的境况,他到底是在哪里?”

*耿和简要回顾高智晟从沙雅监狱出狱后到这次失踪前的处境*

耿和女士简要回顾了高智晟律师从沙雅监狱出狱后到这次失踪前的处境。
耿和:“2014年8月7日三年刑期完了,就回到家里,其实在我姐家里住了也就十来天左右,因为我先生是软禁在我姐家,这时我姐姐也没办法上班。因为(警方)他们一天几个小时在家里面看守高智晟,造成我姐姐跟我姐夫也没办法上班,都在家里看着高智晟,担心他再有意外。在这种情况下,高智晟就强烈要求‘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就回到监狱’。在和(警方)他们的对抗中,他们下一步就把他押回陕北老家。在陕北老家至今一直在软禁中,有三年。
因为他从监狱一出来,牙就不好,是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在过去这三年中,他尝试着有三次偷偷跑出去看牙,都被他们以流氓手段给围堵回来。所以说,他是不自由的。连看牙、看医生的自由都没有。
这回又传出在他们手里,被他们羁押到北京。所以,我希望关注高智晟命运的朋友和媒体……希望我们能够质问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里?能给我们一个正式的通知,对家属有个交代。
因为高智晟是坐完了缓刑五年和三年实刑,他全都完成了。从2014年8月7日开始,他就是完完全全的法律自由人。他有权利看医生,他有权利看牙医,他有权利到任何该去的地方。但是他没有,连回到北京家里的权利都给他剥夺掉,不允许他回到北京的家里面,还把她软禁在陕北边远的大哥的小村庄里”。

*耿和:质问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里?希望给我们一个正确、准确的交待*

耿和说出她现在的希望。
耿和:“希望关注高智晟的媒体朋友们质问中共政府,高智晟到底在哪里。希望国际社会和关注高智晟命运的媒体和朋友们继续关注高智晟的近况——他到底在哪里?希望给我们一个正确、准确的交待。”

*傅希秋:中国政府不公开交待高律师目前状况,违背中国法律,更违背国际法*
多年来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成员傅希秋牧师,就高智义先生提供的新情况,接受我的采访。

傅希秋:“我也是从高律师家属他们那边得到这个消息,提到高律师被中国有关部门带到北京。我开始是稍微松了一口气。最主要的是他失踪了近一个月,终于有一点点消息了。至少间接证明他还活着。
另一方面,我也是有根大的担心,主要是这样一个大活人在三个多礼拜之前,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家属都搞不清楚,高律师到底是被谁带走的?怎样被带走的?带到哪里去了?现在他目前的状况如何?
中国没有任何政府部门、非政府部门公开出来作一个特别的说明和交待,我觉得这是很明显的违背中国自己的相关的法律。这也当然更加违背国际上关于被任意强迫失踪的相关的国际法,高律师作为律师更有相关的国际上关于人权捍卫者、律师保护的条例。

*傅希秋:国际社会关注高律师到底现在状况如何*
傅希秋:“我觉得中国政府应该对在美国的高律师的太太孩子,起码做一个特别清楚的交待——高律师到底是被哪个部门带走的?因着什么原因被带走?如果是违了法,违了那一条被带走?如果没有违法,到底他现在被当局强制性带走,到底现在的状况如何?家属可不可以去探望?
我想,这些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对华援助协会、我本人一直在关注高律师的安危。这么多年来……就在高律师这个消息出现之前一天,我们还在办公室里跟我们的董事们一起祷告。我也一直在联络我们在国际上的一些合作伙伴。包括爱尔兰的、英国的,还有欧洲的,以及在美国本土的,商讨一些特别行动对策。其他一些关注高律师的民主国家政府和外交人员,都在关注。”

*傅希秋:担心对高智晟酷刑,作为公民,他有旅行、言论、信仰自由,应得到保障*

傅希秋:“得到高律师这一点点消息之后,我也尽快组织了一个特别内部的关注网络,也在讨论酝酿下一步的行动,当然取决于中国政府现在做出什么样的交待。是当局把他秘密绑架走的,所以我们还是有些担心,他是否会跟从前一样被绑架之后所受的待遇,是不是会被酷刑、虐待等等?
如果是被强制带走,那高律师也应当有法律的援助,也应该可以有请律师的权利。他被酷刑的严重性、从前受的折磨,对方用的招数都用得差不多了。我们就是希望中国相关的方面不要在折磨他了,我们也希望他作为一个正常的公民,能有旅行的自由、言论的自由,这些应该得到保障。当然,他自己的信仰自由更应保障。
我们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要敦促中国政府,交待高律师的下落及高律师现在的法律地位,所以我们会继续为他的自由而努力。
我本人作为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成员,下个礼拜会去华府。特别跟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重要的成员、参议员Jeff Flake 有一个特别的早餐。也会会见府会相关的成员、一些官员们,会跟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朋友商讨包括对高律师和其他仍在狱中的良心犯营救的工作。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