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毛堂与制度自信(高新)

2013-06-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天安门广场南端的毛主席纪念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天安门广场南端的毛主席纪念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发生于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镇压事件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二十四年来,每到这个国殇日的临近时段,中共当权者都会高度紧张、严加防范,无论是当年的江泽民还是日后的胡锦涛。而今年的国殇日之前,把“三个自信”作为自己登基宣言的习近平特别选在五月底至六月初出访美国后院并顺道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令人不能不相信只要把所谓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真能起到“酒壮悚人胆”的作用。

不过,这毕竟是习近平上位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政治敏感日”,所以要说习近平离京之前未就此对下人们有几句特别叮嘱,打死我也不信,但具体到为力保“零失误”干脆从六月二日至六月五日把党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也临时关闭的措施是否是习近平的钦令就不好说了----毕竟习近平上台之后的半年多来外界对他的政治智商的评价明显是开高走低。

毫无疑问单单赶在“六四”纪念日前后让毛堂“临时闭馆”是政治安全的需要,但共产党政权里习近平的下人们绝不至于会假设天安门母亲们会在“六四”纪念日里聚会毛堂祭奠自己二十四年前死于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枪口和坦克履带之下的孩子们,所以笔者有理由相信网络上关于“‘毛粉’们也要赶在‘六四’敏感日出出风头”的传闻让习近平的手下们信以为真了。该传闻的大致内容是长期以来一直为“知名度太低”自怨自艾的“毛粉”们受到中共政权每年“六四”敏感日都会在天安门广场如如临大敌行为的启发,曾计划要赶在今年“六四”纪念日聚会毛堂为习近平政权助威并邀请若干外媒驻京记者现场采访,目的是“把坚决支持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评价毛主席领导的历史时期的民间正能量传递到全世界”。

事后看来,虽然“毛粉”们在世界级媒体上露一小脸儿的私欲未能实现,但他们的“正能量”还真是是被当局宣布毛堂临时关闭的新闻“传递到全世界”了。一时间引来中国大陆网民和全世界华人的热烈关注,有一则只有八个字的网评内容是:“制度自信,尿了裤子”!既尖刻又贴切。

其实,早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的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特别是胡锦涛主政的十年时间里,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早已经习惯了毛左利用普通老百姓们对中共各级政权的强烈不满而动辄抬出毛泽东的亡灵说事儿,类似地方上私建毛堂、毛庙,北京当局每年都处理过不止一次的毛堂门前“聚众哭灵”甚至““血祭伟大领袖”的事件等,都上过中共内参。

在地方上,用祭拜毛泽东的方式向当局挑衅的典型作法就是私建、强建毛庙。有左派网站报道说,2011年7月20日,河南省方城县土山村的“毛主席纪念馆”收到了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决定。对于这个农民自办的“毛主席纪念馆”来说,这种“灾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无疑是灭顶之灾。报道中详细介绍说,土山村位于方城县城南5公里,因村子北靠一座孤零零的荒土岗而得名。“毛主席纪念馆”就建在村外这座名为“土山”的荒岗之上。它是2005年在村党支部委员徐保卿等人带动下,由当地群众捐款捐物、自发修建起来的。严格来讲,“毛主席纪念馆”只是这栋两层小楼的一部分,村民们要建的其实是一座“农村文化大院”。但捐建者们财力有限,不可能一气呵成,最早建好的主体工程即“毛主席纪念馆”。徐保卿等人的行动得到了土山村大部分党员群众的拥护,除了他们几位发起者拿出几万元钱外,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也都是来自群众自愿捐献;农闲时节,全村的男女老少争着来干义务工,连八十多岁的老婆婆也要到工地上捡砖递瓦,烧茶送水;毛主席生前机要秘书高智老人为文化大院里的“毛主席纪念馆”亲笔题写了馆名,同时提供了大量珍贵的照片资料;九十多岁的革命老人马宾也寄来了亲笔题词。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员、镇平县王岗乡的农民艺术家董保富老人听说这个消息,专门制作了一尊高2.2米、价值五千余元的汉白玉毛主席像,准备赶在纪念馆剪彩之日献给土山村……

然而,中共方城县政府部门的举动却与“民心向往毛泽东”大相径庭。在“毛主席纪念馆”原计划开馆之日,几辆警车、几十名警察及政府官员将小小“土山”团团围住,纪念馆已经挂上的匾额被强行摘除,墙壁被贴上“严禁靠近、禁止入内”的警示标语,敲锣打鼓自发从四乡赶来庆贺的群众被驱散。主办者徐保卿被施以高压:“文化大院”里不准设“毛主席纪念馆”;立即撕掉宣传毛主席光辉形象的照片资料等展品,代之以计划生育宣传画;不准接受、安放董保富捐献的毛主席像。据理力争之后,从镇平远道而来的董保富被迫拉着毛主席像原路返回……在网上,至今还能看到董保富老人对此事气愤而又无奈的“怨言”。

该左派网文中还回顾说,前年全国上下都在以“唱红歌”等各种形式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时,土山村的老百姓却被“剥夺”了这种资格。“七一”一大早,从省道通往土山村的路口即被警车把守,盘查来往车辆,阻止群众前往土山;数十名警察及政府官员出现在“毛主席纪念馆”,意图干扰群众自发组织的庆祝活动。当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将近千人,政府官员已经不便再公开“阻止”时,“碰巧”停电了,而且一直到活动结束才又“碰巧”来电。接下来,就是在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中,这个已经存在了五年的“毛主席纪念馆”又等来了方城县国土资源局的“国土资罚”,牵头建馆的责任人徐保卿因被认定为“违法占地”而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物并处以2678.4元罚款。

左派网站的文章中无比愤怒地抨击说,而就在这土山村“毛主席纪念馆”的前面百米之遥,矗立着一座同样是几年前由部分群众自发建起的“祖师庙”。虽然算不上香火旺盛,但初一、十五也都有信徒烧香,却从未见有政府官员阻止过;这座祖师庙堂的建设规模比“毛主席纪念馆”可要大得多,同样不见有谁“依法批准”过,但也从未见哪个政府部门去“依法行政”过。其实就在方城县境内,近几年来民间兴建的大大小小的庙宇寺院等各种宗教活动场所,又有哪一个受到过政府部门的“严格执法”?另外,这个准备强拆“毛泽东纪念馆”的县的地方当局近年来居然可以把方城县委党校迁走,耗资千万重修“占地四十四亩、殿堂二十五座、筑房一百零八间、塑圣三百零三尊”的炼真宫。另外,中共该县当局还投资585万元修建了占地180亩张骞广场,竖立起了21米高的张骞塑像。

左派网站的文章还披露说,也是在这个方城县,一个叫杜春堂的乡民投资10万元,在自家院子里立起了一尊三米多高的汉白玉毛主席雕像。但仅仅三天,就被以违反《城乡规划法》的名义判定为违章建筑,当局集中公检法80多人强行拆除。

如上介绍的都是已经发生过的故事。而在胡锦涛时代一直抱怨长期遭受政治压制的毛左、毛粉们如今已经被习近平上台之后的所言所行激励得个个象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很可能会一波又一波,一次又一次地号召在北京毛堂发起“群众性自发纪念活动”,且看届时的习近平政权如何应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