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进常委,李源潮怎么办?(高新)

2017-03-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资料图/public domain)
图片: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资料图/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治下的“领导集体”:心腹,听差和摆设》中质疑了外界关于汪洋取代李克强的说法,同时认为在习近平治下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内部,除了习近平本人,其余所有人等可简单分为三类,即心腹、听差和摆设。

心腹当然是王歧山、赵乐际、栗战书、王沪宁;听差则是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也还有汪洋、马凯、刘延东等,摆设则是张德江、俞正声等。

行文至此的时候,笔者忘记把李源潮也纳入“摆设”的行列。

回顾以往,当年的胡锦涛在江泽民手下当国家副主席和军委副主席的时候当然不是摆设,因为有职有责也有权。接下来曾庆红的五年,角色更加吃重,因为承担的的是辅佐总书记的职责。

再接下来的习近平的五年,在政治局常委会里的角色当然不是摆设,在国家副主席的位置上因为已经有了接班人的大前提,所以在外交场合扮演的角色比曾庆红那五年的国家副主席吃重许多,关键是国际上哪个国家都买他的帐,所到之处受到的重视程度远超过一般意义上的副元首。

等到李源潮出任国家副主席的这几年,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首先他本人没有入常,党内地位较此前的三任国家副主席了降了一格。其次他既不是以接班人身份出任此职,又不是惯常意义上的与国家元首分责的副元首,所以除了在政治局内被分工主管工青妇算是一点“实权”,其国家副主席的职务可谓虚而又虚。

四年前李源潮“当选”国家副主席的当天有香港报纸说:北京消息称,李源潮今后的排名仅次于中共七常委。他不会是「空头」副元首,除了已担任中央港澳协调小组第一副组长外,还将兼任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副组长,协助习近平处理外事工作,具体分管外事、共青团、妇联、侨联。

笔者当时也在这个专栏里发表《李源潮:“正国级”待遇的国家副主席?》一文,分析说: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李源潮“当选”国家副主席一项令人们十分好奇的内容之一是他在今后的五年时间里,更准确地说是他在二零一七年秋季召开中共十九大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到底会享受和七名政治局常委一样的“正国级”待遇,还是继续享受十八届中央领导集体内和他党内身份相同的其他政治局委员们共同享受的“副国级”待遇。

在中共执政史上,自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四大宣布中央顾问委员会不复存在,中共政权在位的正国级领导人便成了九名,即七位政治局常委加上当时还是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和国家副主席王震。在此之前,中共内部有专门文件规定: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和副主任、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家主席和国家副主席以及中央军委主席,均与在位政治局常委同属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即民间所说的“正国级”;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及不是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兼任的国务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最高检察长、最高法院院长均与在位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同属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即民间所说的“副国级”。

到一九九三年三月的中共八届全国人大上杨尚昆把国家主席职务交给了江泽民,党政军三大块的所有正职都已经是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同时党外人士荣毅仁接替了刚刚过世的王震的国家副主席职务,中共政权的正国级领导人便成了七加一。又过了五年之后,中共政权的正国级领导人数目就和政治局常委数目一样了,因为自九届全国人大之后,连续三届国家副主席都是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先是当时的党国一把手接班人培养对象胡锦涛;胡锦涛全面接班的同时,自己接班之前的国家副主席职务和中央党校校长等职务都交给了新任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曾庆红。胡锦涛的后五年任期内,其接班人习近平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后亦接替了曾庆红交出的国家副主席职务。

如此说来,既然过去连政治局委员都已经不是的王震在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已被内部明文宣布为正国级领导人,日后的党外人士荣毅仁被照此办理。当年中共八届全国人大召开之后,凡是由党和国家领导人群体露面的时候,官方新闻报道中被统一要求的中央领导人排序是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的名单单列,荣毅仁的名字紧随七名政治局常委之后,然后再用“还有”二字导出众位政治局委员和其他副国级领导人,其中政治局委员的名单是按照姓氏笔划排列次序的。所以笔者当时曾分析说,李源潮以政治局委员的党内身份出任国家副主席,其政治待遇是比照过去的王震,杨尚昆还是只和副总理没有区别,足以反映出习近平对李源潮的真实态度。

结果,李源潮不但没有享受到过去王震或荣毅仁的正国级待遇,而且在位期间被习近平整肃的传闻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更有甚者,李源潮国家副元首的应有地位,在中共官方新闻报道中也没有被尊重过。举例来说,去年十一月的一则官方报道《孙政才 李源潮出席2016中国国际友好城市大会》,就公然把李源潮的名字排在重庆地方领导孙正才的后面。该报道的正文是:“新华社重庆11月10日电(记者陈舒)2016中国国际友好城市大会10日在重庆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开幕式。”

表面上看是因为按照姓氏笔划排序的政治局委员名单“孙”在“李”之前,但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出面举办的活动中,李源潮的行政职务是国家副主席,孙正才则什么都不是,官媒在报道这则新闻时只拘泥于党内排名的习惯次序,不但是对李源潮个人的不尊重,更是对国家副主席职务的轻蔑。

事到如今,虽然关于李源潮被软禁,被双规的“内部消息”已经被李源潮的不断公开露面而否定,但李源潮自十八大之后无论是实权还是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都已经和汪洋不能同日而语。但是,现有政治局委员里,到十九大召开时还没达到或超过退休年龄的几个人里,毕竟只有李源潮和汪洋两人是两朝元老,而按照同一职务连任两届不进则退的原则,届时此二人要么升常委,要么出局。如此说来,如果习近平决心其中之一汪洋升常委,那么李源潮的唯一出路就是不进政治局的人大副委员长了。

去年底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召开之后,官方媒体奉命公开报道政治局内的“人人过关”,说是主持生活会的习近平对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的对照检查发言进行了总结......训令他们 对党忠诚、永不叛党,是党章对党员的基本要求。在对党忠诚问题上,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纯粹。对党忠诚,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有条件的而是无条件的,必须体现到对党的信仰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组织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忠诚上。

我们外界无从知道李源潮在这次会议上“自我对照检查”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习近平对他的对照检查又是如何点评,最终他李源潮是否已经过关。假如已经过关的话,那么未来决定十九大高层人事的政治局会议上,如果他习近平下令汪洋入常,李源潮出局,总应该给出个原因和理由才是。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