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有信心让“党内民主事故”不再发生?(高新)

2017-06-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习近平(AFP)
习近平(AFP)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提及就是因为在十六大闭幕第三天就宣布了李源潮接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消息,等于是告诉党代表们,你们在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选他不选他,都不会影响中央让他出任最重要省份的省委书记的决定。

中共党内甚至有人认为,假如十六大召开之前胡锦涛和曾庆红就象安排已经内定接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先出任浙江省长一样,先把李源潮安排为江苏省长,那么他基本上没有可能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央委员。如果他没有落选十六届中委,那么中共十七大上发生的所有故事中最重要的一桩----安排两个“五十后”进常委的具体内容就可能会被改写。

笔者在过去的《曾庆红曾经向李源潮检讨自己的重大失误》一文中已经介绍过:据说曾庆红在向李源潮、刘延东和李铁林等人“检讨”自己的“考虑不周”时还分析说:如果在十六大召开之前先把李源潮安排为江苏省代省长,就不会出“事故”了。意思是李源潮如果事先已经被安排为省级行政一把手,让当时的江苏省委只有回良玉和李源潮进入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党代表们就没有理由把差额对象从江苏省的候选人中找。

笔者对比之后发现,自邓小平时代提倡干部“四化”,并把干部“退休”当成制度执行之后,虽然也有中央候补委员被安排为省市自治党委一把手的情况发生,但都是发生在两届全国党代会之间而不是某届党代会刚刚开完之后。李源潮在十六大刚刚开完,刚刚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之后的第三天即被中组部要员在江苏省委干部大会上“代表中央”正式宣布升任江苏省委书记,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而十六大召开之后曾庆红在内部检讨他本人在十六大召开之前“考虑不周”,以至李源潮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委的“政治损失”,是因为曾庆红当时对李源潮寄以厚望,希望他李源潮在顺利当选十六届中委之后“理直气壮”地接替江苏省委书记职务,在此位置上积累经济大省一个满届省委一把手的政治资历之后,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就不会召到党内反弹。

十七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和李克强同时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后,外界有所谓“内幕消息”说因为习近平在那次就十七大新晋政治局委员提名而安排的“党内民主推荐会”上得票数最高,所以被“推举”为总书记接班人选。事实上编写这则“内幕消息”的好事者连中共自己公开报道此次会议内容的文章都没有读明白。

2017年十月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闭幕次日,各大央媒刊登或播出《民主推荐政治局预备人选开创中共党内民主先河》一文。文中说:纵观此次中共十七大政治局组成人员选拔,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民主推荐可新提名为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在中国共产党党内民主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开创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民主发展史先河。

二OO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党员领导干部会议,就可新提名为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进行民主推荐。参加会议的十六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和有关负责人四百余人,每人都领到了一张推荐票。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亲自主持会议,并代表中央提出了可新提名为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的条件:政治坚定,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领导能力强,工作业绩突出,党员和群众拥护;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过硬,廉洁自律。

会议还对推荐预备人选的年龄提出具体要求,尤其要充实一些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年轻同志,以形成合理的梯次结构。

这是中国共产党党内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民主推荐会。经过推荐,一些德才兼备、实绩突出、群众公认的优秀干部进入选拔视野,使可新提名为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具有较好的基础。

民主推荐之后,中共中央就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组成方案反复进行酝酿,多次听取意见。在此基础上,根据民主推荐结果、组织考察情况、本人廉洁自律情况和班子结构需要,提出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

二OO七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同意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

十月八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这份名单,决定提请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和中央纪委第一次全体会议分别进行选举、通过、决定。

也就是说,中共十七届中央政治局的新任委员名单,一直是到十七大召开前夜才最后敲定的。该报道文章中所说的“反复进行酝酿,多次听取意见”,肯定已经不再是在那个四百多人的范围内进行酝酿,而是在党内高层,以及包括江泽民在内的“老同志们”之间酝酿和“听取意见”。

在此基础上,“民主推荐”的结果只是提出“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的因素之一,其他因素除了“组织考察情况”,还有所谓班子结构的需要,而这几项因素决定了最后产生出的新任政治局委员,肯定都是在那次“党内民主推荐会”上得了一定数量选票的,但他们进入候选人名单之后的下一步工作安排,也就是所谓“党内分工”,具体说来就是谁是将来的总书记,谁是将来的总理和副总理,谁是将来的中纪委书记……等等,都不是由他们的得票多少来决定的。

但是,不难想象当时的胡锦涛也好,曾庆红也好,在李源潮已经只在十六大上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前提下, 即使在那次就十七大新任政治局委员候选人的党内民主推荐会上李源潮的被推荐票数也不是很难堪,应该也不会再打让李源潮进入十七届政治局常委会的主意了,从本届中央候补委员跃升政治局常委,这个跨度实在是有点大了。

如此说来,在中共十八大上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当上的蔡奇被习近平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由副省部级一路提拔至应该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北京市委书记,数月后的十九大上他由一个“普通党员”跃升政治局委员,岂不是和当初的李源潮假如能够从中央候补委员跃升至政治局常委的跨度一样大?

当然,正如前面的内容所说,李源潮之所以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央委员,是因为中共高层当时没有的赶在党代会召开之前先行任命他为江苏省长或者直接任命为江苏省委书记。但是,在中共党内差额选举历史上,不但已经被安置在正部级岗位上的中央委员建议候选人有被党代表们无情差额下去的,已经是上届中央委员,本届被差额进候补中委序列的例子也可以被举出好几个,最典型,最知名的当然是当年的那个已经担任正部级职务数年之久的女排教练袁伟民。此人在连任了十三和十四两届中央委员的前提下,居然在十五大上屈居了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六大上又回任中央委员。

更典型的例子当然是十三大上落选的邓立群,他本来不但已经是十二届中央委员,而且还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三大上党代表们照样没有因为他的资格老而让他得到足够票数。

如此说来,几个月后就要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党代表们是否有可能把自己的“民主权利”使用到蔡奇身上真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十三大的党代表们敢于不买党内保守派集团的帐让邓力群落选,十四大的党代表们敢于不买邓小平的帐,让俞正声和萧秧落选,十五大和十六大的党代表敢于不买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帐,让由喜贵、李源潮等多人落选,那么十九大上是否会有党代表们敢于不买习近平的帐的故事发生吗?接下去的分析,留待下篇文章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