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维方“政治上强”一“美”遮百丑(高新)

2017-06-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左图: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右图: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Public Domain)
左图: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右图: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当今高校领导人比地方更污秽更丑陋》已经揭露了北大前党委书记多年前还是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期间,就已经在利用职权,挑选在校女大学生出席陪同校方宴请的地方达官显贵。关于朱善璐的下台原因,海外有分析文章说是因为郭文贵的揭发所导致。但笔者更相信寿终正寝的说法。中共至今还在实行的干部退休制度规定正省部级六十五岁,副省部级六十岁退休,但高校领导层相对宽松,副省部级待遇的高校里,一般情况下校长可以是工作到六十五岁退休,党委书记是工作到六十三岁退休。朱善璐离任北大党委书记时已经年满六十三岁。而朱善璐之前的维闵方则是在六十一岁的时间即已经被安排下岗。

朱善璐下台后是否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外界不是十分清楚,但仅靠郭文贵目前揭露出来的内容,远不足以搬倒他。领导安排女大学生向“来宾“献歌献舞甚至献身是全中国的高校常态,仅此一项”小节“问题远不至于被治罪。至于闵维方至今为什么仍然逍遥法外,是本文所要详细介绍的内容之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魏新之前的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长是时任北大副校长闵维方,是闵维方一手提拔了魏新,而后又让魏新以方正常务副董事长身份晋升至董事长,自己退居幕后 。

闵维方下台的时候,仍然还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这就是他为什么被闲置两个多月之后又让在他全国政协系统纳了一个闲差。

十八大召开时,闵维方年方六十有二,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则,他本是可以再连任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的,但显然是因为中共高层当时已经阻断他晋升正省部级的官路,所以只能委屈到十八大召开的次年被安排一届政协委员。

自从和令计划拉上关系之后,魏新等方正集团的直接领导人比闵维方的问题更严重是毫无疑问的,但如果说闵维方没有从方正集团得到好处,北大校园里肯定没一人相信。而闵维方之所以在习近平接班之后没有被时一步进行党纪和政纪处理,原因之一是他在给习近平写的效忠信里“反映高校党的领导严重弱化”引起了习近平的“高度重视”。

闵维方担任北大党委书记期间,北京大学和全国高校都还是有校长负责制的说法,有些高校还是党委书记兼副校长。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的闵维方一度想竞争北大校长职务的原因。

习近平上台之后,校长负责制日渐有名无实,去年年底中共召开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之前,决定亲身出席并为结束校长负责制定调的习近平让中办安排了一个小范围的征求意见会,闵维方是出席者之一。 日后习近平的讲话稿里都有闵维方的原话。习近平强调:必须坚持党的领导,牢牢掌握党对高校工作的领导权,使高校成为坚持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党委要保证高校正确办学方向,掌握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主导权,高校党委对学校工作实行全面领导,承担管党治党、办学治校主体责任,把方向、管大局、作决策、保落实。要做好在高校教师和学生中发展党员工作,加强党员队伍教育管理,使每个师生党员都做到在党爱党、在党言党、在党为党。保证高校始终成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坚强阵地。

在内部讲话中,习近平和刘云山都曾说过“高校校长负责制与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方针相背离”的话,但因为担心外界因此诟病习近平“开历史的倒车”、“复辟文革”,所以才在公开讲话中删去了直接否定“校长负责制”的内容,只用一句“高校党委对学校工作实行全面领导,承担办学治校主体责任”的表述正式申明高校不是校长负责制,而是党委书记负责制。

早在习近平登基两年之后的2014年十月,为了纠正从1989年开始实施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在实施过程中不断出现的“片面强调校长负责制,削弱党委领导”的”错误倾向“,习近平专门指示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坚持和完善普通高等学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的实施意见》。

该文件中说: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是中国共产党对国家举办的普通高等学校(以下简称“高等学校”)领导的根本制度,是高等学校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的重要保证,必须毫不动摇、长期坚持并不断完善……

党委书记主持党委全面工作,负责组织党委重要活动,协调党委领导班子成员工作,督促检查党委决议贯彻落实,主动协调党委与校长之间的工作关系,支持校长开展工作……

文件中还强调:校长是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在学校党委领导下,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组织实施学校党委有关决议,行使高等教育法等规定的各项职权,全面负责教学、科研、行政管理工作……

当时下发此文件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强调党的领导,但在强调的同时必竞还是承认了校长作为“法人代表“的全面负责党务之外的教学、科研和行政管理工作的权力。

但习近平受到闵维方等人的提醒之后专门召开的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只强调党委领导,无论是他习近平的讲话还是刘云山的会议总结,对“校长负责制“只字不提。 而且习近平的一句”党委书记是第一责任人“,目的就是要昭告天下根本不存在书记大还是校长大的命题,高校就是要实行党委一元化领导。

闵维方被中共高层打入冷宫之后及时向习近平献媚,“将功折罪“的另一事例是以政协委员身份向中共高层献纳的”提案“中”据理力争“重提”又红又专“口号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提出了”培养又红又专的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口号永不过时,永远具有先进性“的观点,“敬请总书记和党中央考虑”。

于是,上个月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曾做出相关指示,引导广大青年努力成为又红又专、德才兼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两天后,中共现任教育部长陈宝生为了贯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重要讲话精神”,在大陆中部省份安徽省召开“教育工作座谈会”时即重复了这一口号:“培养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当时即有外界媒体专文分析说:“又红又专”这种带有鲜明文革色彩的词汇,在“文化大革命”结束近40年后,再一次由中国高级官员表述,引发外界对于目前中国政府加强高校领域思想管控的猜测。

这个“又红又专”口号当然是文革时期,特别是文革后期习近平等人成为工农兵学员之后喊得最响,不过早在1961年发布的《高教六十条》中即使用了这一词汇。

综上所述,被北大人形容为“北大之耻”的闵维方虽然身陷丑闻,但关键时刻能够在习近平眼中表现出“政治上强”的一面,就一“美”遮百丑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