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已经为王歧山选好接班人?(高新)

2017-06-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歧山。(AFP)
资料图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歧山。(AFP)

中共政治局常委之一的王岐山此次被安排“当选”湖南省的中共十九大代表之后,有香港的政评人士分析说: 王歧山留任政治局常委的行情近月已经看淡,他当选党代表亦不代表一定留任政治局常委。

该人士认为:十九大今年秋天召开,届时王岐山已达69岁,超越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67岁可续任常委,68岁则须退任)的政坛潜规则年龄上限,中央办公厅调研局副局长邓茂生去年底表明党内没有存在严格的“七上八下”说法,被解读为王歧山留任常委鸣锣开道,但自从在海外的富商郭文贵爆料党总书记习近平曾调查王歧山后,王续任常委的行情便转淡。王歧山近月在媒体曝光的机会已大减,而他今年1月倡设的国家监察委员会,亦没有了下文。

这位人士还认为:王歧山若要留任常委,还须解决党内不少常规造成的技术问题,例如王留任,在政治局常委中便是排名第三,按例要当人大委员长,不能再做中纪委书记,如何协助习打贪反腐或掌管国监会?另外,王若按例转任人大委员长,则早前传闻会转任委员长的总理李克强须留任总理,故此,王的去向须待其他人的职务有定案才可有定夺。

依笔者的看法,王歧山如果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的话,“转任人大委员长”不是没有可能,但并非“按例”,因为在此之前并无纪委书记转任人大委员长之“惯例”。此其一。

其二,如果习近平果真有意安排王歧山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与李克强“撞车”更是无稽之谈。因为王歧山留任常委并出任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而李克强在明年三月由总理转任人大委员长的机率等于零。

笔者虽然从未相信过王歧山十九大上还有无前途与所谓的“郭文贵”爆料有直接关系,但王歧山在十九大上留任的可能性不会大于“荣退”的可能性。而留任的假设如果能够实现的话,十九大的职务安排最有可能的并不是人大委员长,而是续任中纪委书记和接替刘云山的现有角色。

笔者在《党内已经有人说恭喜:王歧山就要当主席了!》一文中介绍过,《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毕竟是中共高层体制内出来的人物,对中共政权鼓吹的所谓“重大政治改革”的看法非常理性和接近实际。他认为:设立监察委,官媒大力造势,称之为“第三次政改”,这纯属忽悠。区别真假政改的试金石是共产党至高无上,还是法律至高无上。设立监察委,搞的还是党国一体,同体监督,换汤不换药。中纪委权力过大,手伸得太长,早就被人诟病,成立监察委,就是为了给中纪委遮羞,为王岐山因人设庙,十九大留任铺路。

事实上高文谦先生使用的“设立“一词只是为了表达的便利和简洁,严格地说中共政权并不是准备”新增设“一个国家监察委,而是要为中纪委挂出一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招牌。如此一来就能够与党内的中央纪委在级别上对等的国家监察委,就能够让中纪委在对党内施行权力的同时,还能打着国家监察委的名号,名正言顺地对所有中共政权治下的所有有人的系统实行所谓的“全覆盖“。

除了高文谦先生所说分析的那就一项,笔者认为中共高层设立监察委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中纪委书记是一个无法有“行政”职务的专职党干,对外活动很受制约。比如王歧山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期间可以满世界跑,但出任中纪委书记之后,虽然官至正国级,他唯一具备的中共党内身份太有局限性----特别是他想出访西方民主国家的时候。但若以中纪委书记身份兼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主席”,那在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行情就大不一样了。

打个比方,习近平出访美国的时候,并不是以中共党的总书记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身份,而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兼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身份。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共党指挥枪的大前提下,一定还要对外挂出一块“国家军委”的招牌。

成立监察委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因驱动,就是要让中纪委日后可以打着国家监察机构的招牌行使检察院和警察的权力。另外,在中共内部已经早有讨论国家监察委的领导人使用什么名称的问题。既然叫委员会,应该只有委员长和主任两个称呼较有可能,但委员长的称呼与全国人大雷同,应该不会列为首选,可以仿效的是习近平上台以来新成立的第一个正国级机构叫国家安全委员会,他自任主席,那么即将成立的另外一个新的正国级机构既然也叫国家什么什么委员会,那么其领导人也应该是称之为主席才是。所以中南海里已经风靡的说法是:“王歧山不但十九大上留任政治局常委,而且还要当主席”!当然他会是以中纪委书记身份在全国人大上“当选”监察委主席----就如同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就一定要在人大会议上“当选”国家军委主席一样。

署名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储百亮 的一篇文章中说,2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对其领导人的权力保持着一种约束,如果领导人在新的任期开始时已满68岁,就会要求他们退休。如果这个非正式的年龄上限依然有效的话,现年68岁的王岐山今年可能会被迫离任。

现在,已经是中国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国家主席习近平,为了继续留用一个强大的盟友,也许正在想办法改变这些规则,这样做也创造了一个先例,为其延长自己掌权时间时可能用得上。习近平目前的目标似乎是要为留下王岐山开道,因为王岐山一直在领导着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这让他成为了中国最为强大和最令人畏惧的官员之一。

让王岐山留任也将创造一个可效仿的先例。已经有消息称,习近平可能推迟对自己继任者的选择,引发了人们对他想延长自己把持权力的时间的猜测。

笔者在本专栏过去的文章《十九大王歧山可能出任党中央副主席?》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大明王朝宦官魏忠贤因为极其受万岁爷皇帝的宠信,所以被称为“九千九百岁”。王歧山之于魏忠贤,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相像,更相像的还有王歧山的中纪委在中共党内早就被人类比为当年魏忠贤把持的东厂和锦衣卫。因为史书上记载的魏忠贤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当代的好事者们借古喻今,因此而推断出了王歧山“功高震主”令习近平不得不防。殊不知习近平十六岁那年就已经和王歧山同睡一张土炕,合盖一条被子相拥取暖。所以笔者有理由相信当年的习近平离开王歧山的窑洞时,习近平不一定会背诵一句“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但此情此情很可能会令他联想起史书上记载的陈胜和吴广:苟富贵,毋相忘!

无论是十九大退休还是虽然在十九大连任常委但不继任中纪委书记,都会有一个下届中纪委书记花落谁家的问题。如今北京政坛内有不少人都根据王歧山的最新去向,推测习近平可能已经为王歧山选好了中纪委书记接班人。具体人选留任下篇文章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