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的十九大“取消常委制”(高新)

2017-08-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海外网络报导关于中国政治局常委制争议。(网络图片)
图为海外网络报导关于中国政治局常委制争议。(网络图片)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说的是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的重要人事安排中最没有可能的就是王歧山顶替李克强出任下届国务院总理。笔者的理由之一,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习近平和李克强之间的矛盾已经严重到“有习无李”的地步  ,更何况他习近平连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大权都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上之后,李克强扮演的不过是一个“执行长”的角色,所以只要他李克强在公开场合一样喊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口号,他习近平犯不着在十九大上逼退李克强。如果习近平果真已经动了连任三届甚至更多的念头,就更要顾忌现有班子的内部稳定。在此前提下,当然就不存在王歧山或者其他什么人顶替李克强的可能性。

理由之二,“功高震主“是对当年朱镕基与江泽民之间关系的最恰当形容。如今的习近平怎么可能会步江泽民的后尘,安排一个”朱镕基式“的强势总理分自己的权力,抢自己的风头?

笔者本文所要讨论的中共十九大人事安排另外一个最没有可能的内容就是最近外界热炒的所“取消(废除)常委制”。

自由亚洲打了问号的《习近平欲废政治局常委制?》一文中综合外界相关报道介绍说: 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是否会变革中共领导体制,备受关注。近期有香港媒体报道,将在今年秋天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有可能恢复党主席制,改变过去30年延用的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制。有历史学者和时事评论员认为,这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今年6月习近平在香港检阅当地解放军部队时,官兵以“主席好”作为回应,而不再使用“首长好”。同样的回答语,也出现在上月30日的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有中共党史专家认为,这显示了习近平正为改变中共集体领导体制造势,估计中共将恢复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时期的党主席制,同时废除政治局常委制。

有分析指出,按照中共党章规定,总书记只是政治局常委会召集人,地位和其他常委相同,若投票的话,也只有一票。而党主席却是政治局常委会的主持,按照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惯例,拥有否决权。这意味着,如果习近平从总书记改任党主席,修改党章时,就可以改为延长任期。

其实,所谓“取消常委制“的说法近两年前即已经在境外华文媒体出现。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前曾经在中共体制内工作的吴国光先生去年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明年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有两个目标:“第一,可能就是不愿意接受上一届已经安排的更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作为下一代的接班人;第二,他希望下一届政治局常委的安排中有他自己的多数——他愿意的政治局常委人选。”

对于有消息说习近平有可能会取消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制度,吴国光认为,实际上这是习近平讨价还价的策略,“就是说,你不让我按照我的政治局常委安排、得到对我有利的方案,那我就把这个桌子掀了,就没有政治常委这一说了。这就像鲁迅当年在《无声的中国》中所说的,“在中国你要做事情,你想开一个窗户,你就说我要把房子拆了,大家就说,不要拆房子,你就开个窗户吧。但如果你说开个窗户,那你一定开不成。”

吴国光认为,通过海外媒体放话是习近平“隔空战”的一种策略,“到了北戴河会议了,他可以说,有人讲可以取消政治局常委啊,这个想法怎么样啊?如果大家反对的话,他说没说是我说的,有人说啊。”

吴国光认为,“习近平可能没有这个实力取消政治局常委,他的目的是在下届政治局常委中组成对他有利的人员组成,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这就是讨价还价嘛,人家要100块钱,你说30,实际上你的目标是60,能拿下来就不错了。”

按照吴国光先生的说法,“取消常委制“传闻说到底还是源自中共内部,甚至是习近平本人。而笔者则认为”取消常委制“的说法的源头根本就是某海外华文网络媒体为吸引读者特别关注,以增加点击率的”新闻“创作。

创作“取消(废除)常委制“之”可能性“的唯一根据是应习近平个人集权之需,或者说恢复党主席制之需。但对中共党史,特别是中共执政史稍有了解的人士都应该知道,中共中央领导机构早在五大和六大上都产生了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而自从毛泽东成为中共政权的一把手之后,只有一九四五年召开的七大没有实行政治局内常委制,但回顾毛泽东的个人集权史,恰恰是没有实行常委制的七大之后到八大之前,是他羽翼未丰,相对尊重党内“集体领导”的一段时期。用邓小平等人的话说是“党内政治生活正常”的一段时期。

一九四五年召开的中共七届一中会不会上,产生了由十三人组成的政治局,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的主席。在政治局内有一个中央书记处,由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五人组成,即中共党史上的所谓“五大书记“。

与日后的八大、九大……的中央组织结构对比一下就会发现,七大上产生的中央书记处其实就相当于八大、九大….直至如今的十八大上产生的政治局内的常委会,与八大之后的作为“工作机构“的中央书记处不是一回事情。

而中共建政之后,无论毛泽东相对集权的八大,还是毛泽东绝对集权的九大和十大,都是在设有党中央主席和副主席的同时设有政治局常委会。八大上产生的党中央主席和副主席是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政治局常委会成员是他们五人再加上总书记邓小平。

九大上党中央副主席只设一人即林彪,政治局常委会是毛泽东和林彪再加上 陈伯达、周恩来、康生。

十大上产生的中央领导机构是一个主席,五个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会为九人。

十一大上产生的政治局常委会的成员就是党中央的主席和副主席,没有其他。

十二大至今的政治局常委会成员都是总书记加上包括国务院总理在内的其他常委若干。

从体制本身的需要来分析,中共政权作为一个有着九千多万党员,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执政党,无论是实行邓小平时代、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所谓“集体领导“,还是实行毛泽东时代以及如今”习近平时代“的个人集权,无论党的最高领导人叫主席还是叫总书记,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是必然存在,而政治局常委会则是这个”金字塔“的最上一层,主席或者总书记则是这个最上一层的中心。

比较如上中共七大至十七大的历届中央领导机构组织的历史演变,就足可以说明,首先是习近平无论是继续保持总书记名号还是改回主席制,都与常委制不矛盾。其次是毛泽东时代历届政治局内都有常委会,但这丝毫对毛泽东的个人集权构成威胁和挑战。

当年毛泽东疯狂到了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地步,但在随之召开的中共九大上也没有取消政治局常委制,他在中共党内的个人集权和独裁是靠自己身边的那些”领导集体“成员对他众星捧月、葵花向阳来实现的。如今的习近平也是一样。

总之,相对于过去的毛泽东时代,如果说习近平的个人集权在党内尚还存在障碍的话,那么就个障碍并不是现存的组织体制,而是十二大上对党章的修改,从“法理“上相对限制了总书记个人的独裁权限。所以,如果说习近平果真是利令智昏的话,那么从逻辑角度判断,他把十九大党章改回成文革党章的可能性都远大于了下令取消常委制的可能性。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所有基于历史而产生的对习的判断,可能都不准确

2017-08-10 08:4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