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发誓要让孙政才把秦城监狱的牢底坐穿(高新)

2017-10-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双开(AFP/资料图)
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双开(AFP/资料图)

今年七月十七日,也就是孙政才被宣布不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的隔天,笔者曾为本专栏撰写了《每任总书记都至少要把一个在位政治局委员送进秦城监狱》一文。文中说:虽然孙政才暂时还是被称为“同志”----就如同当年薄熙来被宣布免除重庆市委书记兼职时一样,但是毫无疑问,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已经被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总书记习近平下令“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接受组织调查”。

从江泽民时代至今,中共政权分别在江泽民和胡锦涛在位时期“双规”了四位在位政治局委员,第一个是陈希同,第二个是陈良宇,第三个是薄熙来,第四个就是现在的孙政才。

前三个的“双规”截止日期就是他们被“移交司法”的日期,而被中南海里的衙役们形容为打个喷嚏就能让政治局委员们小便失禁的习近平岂能让孙政才“平安降落”?每任总书记都要把至少一个在位政治局委员送进秦城监狱似乎已成规律!

上面回顾的这篇文章刊发两天之后,笔者又于七月十九日在本专栏刊发了《孙政才的罪孽到底有多深重?》一文。文中说:比较之后就不难看出,如今对孙政才的第一步处理方式和当年对薄熙来的第一步处理方式方法几乎是一模一样。未来 的孙政才不但完全没有可能在十九大上连任政治局委员,而且和当年的薄熙来同样下场,或者说与如今的王珉同样下场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

事态的发展果然是依笔者的预测进行,习近平说什么也要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将孙政才置于死地。而笔者事先没有预测到的是,习近平和王歧山给孙政才罗织的罪状居然会比薄熙来甚至周永康更为严重。

从经济犯罪角度,无论是孙政才还是周永康还是薄熙来的罪状书里,都使用了巨额、巨大的字样,未来在起诉书里公布出的孙政才涉嫌经济犯的数字无论是千万还是亿万都不足为奇,但如果孙政才最后被公布出的本人直接受贿和贪污的金额上亿,被判处死缓的可能性就会大于判处无期徒刑的可能性。

而从政治角度,孙政才的“罪孽”已经远比薄、周等人严重,在习近平眼中简直就是十恶不赦。

新华社奉命发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孙政才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称:“孙政才毫无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宗旨,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践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群众纪律,讲排场、搞特权;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选人用人唯亲唯利,泄露组织秘密;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收受贵重礼品;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官僚主义严重,庸懒无为;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其中,孙政才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问题涉嫌犯罪。审查中还发现孙政才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孙政才的行为完全背离了党性原则,严重违背了党中央对高级干部提出的政治要求,辜负了党中央的信任和人民的期待,给党和国家事业造成巨大损害,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此前对周永康政治定性的内容是:“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对薄熙来的政治定性是:“薄熙来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极大损害了党和国家声誉,在国内外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了重大损失。”

对令计划的政治定性是:“令计划的行为完全背离了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比较之后就会发现,如今习近平对孙政才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恰恰不是孙政才的贪污受贿,而是他根本不把习近平立下的政治规矩当回事情。

众所周知,孙政才和薄熙来都是倒在重庆市委书记岗位上的。如今习近平为孙政才开列的所有罪状里,“庸懒无为”一项是绝无可能加在薄熙来头上的,因为当年薄熙来主政重庆时不但不是“ 庸懒无为”,而且还被习近平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夸赞为“勤政为民,奉公尽职”。

正因为薄熙来当年在重庆的所做所为曾经得到当时的习副主席的极高评价,所以在不得不处理薄熙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从党性角度对他薄熙来有半句非议。而且薄熙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也不过是“非常恶劣”,而孙政才、周永康和令计划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都是“极其恶劣”。

总之,把孙政才和薄熙来的罪状书内容逐项比较之后的强烈感觉就是孙政才是坏人恶贯满盈,薄熙来则是好人犯下大错!

至于孙政才罪状中的“泄露组织秘密”一项,表面上看似乎不及周永康的“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以及令计划的“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严重,但按照我们内地记者朋友的分析,所谓的“组织秘密”很可能指的就是北京政坛里流传已久的,习近平在十七大选举过程中得票数不及李克强的内容。

所以,笔者倾向于相信习近平会让下令给孙政才一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附加两年之后减为无期徒刑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从重处罚”,发誓要让孙政才把秦城监狱的牢底坐穿了!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最后一段介绍了奉命公布了孙政才如上六大罪状数小时后,新华社居然重新发稿,把如上六项罪名的第一条改为“孙政才动摇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宗旨,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毫无”变为“动摇”;“践踏”变成“违反”。

有在美国的华文媒体就此刊文分析说:这对于重要通报事先字斟句酌的中共为何会在发出通报后进行修改,不少西媒将之引申至权力博弈等惯性视角,但在专家看来,这更像一次“乌龙”:在新华社原文引用中纪委通报后,可能是中共高层对初版通报中“毫无、践踏”等极其罕见措辞提出调整建议,随后新华社在页面上做出修改。

而笔者在内地记者朋友传达的信息则是,原始版的通报内容中使用的“毫无理想信念”几个字是照抄的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痛批孙政才的原话,而 “严重践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一句也基本是是习近平的原话,习近平此前曾经在内部讲话中痛斥周永康等人“肆意践踏党章党规党纪”。

所谓“毫无理想信念”,从语意上理解,当然就是压根就没有过的意思。很显然,此通报被新华社发出通稿之后,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的无疑是事先没有参与此通报起草的党内要员----说不定就是王沪宁发----及时如果现把孙政才在政治角度,特别是在“理想信念”角度从根本上否定,把一个从来没有过“理想信念”的人提拔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这不仅是把上任总书记胡锦涛装进去了,习近平本人更难辞其“咎”。五年前的十八大人事安排最后拍板的是胡锦涛和习近平两人。

孙政才倒台之后,外界评论把“用人失察”的责任不仅归于胡锦涛,更还归于温家宝。但事实上习近平担任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央党务工作的那五年里,他在组织和人事角度的实权肯定是大于温家宝的----特别是对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的人事安排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