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煕来和刘晓波

刚刚被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又开除了一次党籍的薄熙来和与薄熙来在意识形态角度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刘晓波都是性情中人,都是天生叛逆。刘晓波是从体制外试图推翻共产党,薄熙来是从体制内试图颠覆党中央。刘晓波推翻共产党图谋虽未得其果但却因此而换得了高达一百万美元奖金的诺贝尔和平奖,薄煕来颠覆党中央废储君取而代之的阴谋未得实现,因此换来的是秦城监狱的铁窗生涯。刘晓波二零一零年被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是否要在坐满之后才能恢复自由尚是未知数,因为自中共当局得到刘晓波因为这次入监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就一直努力劝说他效法过去的王军涛等人,以保外就医名义让美国人直接把他接走,永不回国。而如今落难秦城监狱的薄熙来今生能把牢底坐穿,终老之前靠与瓜瓜他娘对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共渡铁窗时光看来已经是最好结果,因为习近平登基大典完成之后干脆取他薄煕来的头祭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2012-11-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说刘晓波天生叛逆,对他多少有点了解的人大都会赞同,但说薄煕来脑瓜顶上的反骨是与生俱来必须得拿出点真凭实据来。笔者的证据之一是薄熙来叱咤中国大陆,威风不可一世的时候亲口对身边秘友说过的,他是薄一波所生的那一堆子女中唯一的逆生者,薄熙来生于中共建政前夜,医疗条件还十分落后,他的原话是:“就因为生我是逆产,差点让我娘丢了命。”

曾有相关科目的专家依对比数据论证说,逆生者长大成人后反社会甚至反人类行为的比例较正常者高。而笔者的证据之二就是,薄熙来小学同学当初为巴结薄煕来而发表的回忆文章中曾不经意地提到薄熙来读小学的时候就有自己的一辆凤头牌自行车。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当年随便一台国产自行车就已经是相当贵重的奢侈品,而英国进口的凤头牌自行车先不说价格上可能要花去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小半年的工资,更重要的是,在当时整个被中共政权彻底对外封闭的中国大陆,贵贱都没处去买。而就是这位能够享有凤头牌自行车特权的既富且贵的花花公子,居然会在自己十七岁那年因为偷窃自行车入狱?

正所谓衣食足知廉耻,仓廪实知荣辱,在人类社会的正常范围内,鸡鸣狗盗之徒大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拥有凤头牌自行车的贵公子居然会因为偷窃自行车入狱,只能证明薄熙来自小就是个逆种,而这类逆种如果一生都一直被压制在社会底层,其怪逆行为也只能局限在反社会层面,小至鸡鸣狗盗,大至杀人越货,而此类人一旦在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里混成了头面人物,其怪逆行径就会大到反人类的程度了。如此说来,胡锦涛在退位之前下决心把薄煕来送进秦城监狱,主观上可能更多考虑的是为党解忧,但客观上确实也是为国除害。假如薄煕来废储君取而代之的阴谋得以实现,如令刚刚开幕的中共十八大就会成为他薄煕来的登基大典,日后的中国肯定比当年的毛泽东时代更为恐怖。

不过薄熙来这类曾经有过鸡鸣狗盗之少年经历的政治狂人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比正常人更怕死,也更怕苦甚至更怕疼,所以外界所谓薄熙来要求在人大常委会上公开为自己申辩的所谓“北京消息来源”如果能够穿过秦城监狱的高墙铁窗传到薄夫人薄谷开来的耳朵里,肯定会起到令薄夫人一展愁容的意外功效。

薄煕来是今年九月二十八日被中纪委专案组通知已经被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投票决定开除党籍和公职的,同时亦被通知中纪委出面对他的双规已经结束,即日起移交司法机关收监执行强制措施。当日,薄熙来被北京市公安和检察机关押解至秦城监狱。因为薄熙来已经是“二进宫”,仍然还清楚记得凡是监狱和看守所都有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监规,即进牢房前先要被没收裤腰带,所以囚车到了秦城监狱,薄煕来被检警搀扶下车与亲自接驾的监狱长一见面,就很主动地先解开裤带抽了出来,左右两位北京市中级人民检察院的检警都是和薄熙来一样自幼在北京长大的满嘴京片子的小混儿混儿,看到昔日之薄书记如此默契的举动,禁不住和他逗了一句贫:“门儿清了您老人家!”

众所周知,为了共产党政权各级官员享受特权的需要,北京医院,三零一医院等都有高干病区,同样,秦城监狱里则有高干监区,但监管人员都习惯称之为高干特区,也就是当年关押江青等人的地方。后来陆续被关押进去的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还有前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而外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一九八九年六月第一次坐共产党的监狱也曾得此殊荣,因为他在当年的甲等“动乱分子”中落网最早,又因为是直接从美国回去指导动乱而被怀疑是CIA背景,所以一进秦城即被圈进特区,与江青,姚文元等人为邻。相比于日后薄熙来的二进宫,当年初尝铁窗滋味的刘晓波完全是两个极端,收监那天一听狱警让他解下裤带,恼羞成怒的刘晓波立刻双手紧护裤腰高声叫喊,就他妈的士可杀不可辱,只要我刘某人还有一口气,就宁可让你们刀砍斧剁挖走我的赤胆忠心,也绝不能让你们裸露我的下体。为刘晓波的大义凛然所折服的狱警们赶紧和声细语地解释不准系裤带入监是所有监狱的惯例,防止自杀而已,刘晓波这才不情不愿地解下裤腰带交给警察,就这也还忘不了咛嘱为他做收缴物品登记的一位青年女警察,别跟别人的弄混了,我这裤腰带可是才从美国买回来的。小女警察坏笑地撇了刘晓波一眼,把那条裤腰带翻过背面示给刘晓波,刘晓波扶了扶眼镜,轻声念道“MADE IN CHINA”,在场所有警方监管人员和国家安全部干员立马全都被笑得前仰后哈。

眼看入狱气氛如此轻松惬意,刘晓波便蹬鼻子上脸,笑问“就就住这里人的伙食费是一月多少钱”?

“三百!”

“你说多少?三百?就那是给----给什么人吃的?”

“江青。”狱警回答。

“那,那我就他妈得算了吧。”足足错愕了好几秒钟的刘晓波怅然若失地又问:“那最低伙食是一月多少?”

“六十!”狱警仍然是面无表情地回答。

“就他妈那是谁吃的?”刘晓波再问道。

“姚文元”。狱警察回答说。

“那我就吃这个标准吧”。刘晓波说这话时的不容否定的语气,,象极了在部下面前从来是说一不二的薄熙来,当时的薄煕来是刘晓波父母及兄弟的工作的居住地大连市的父亲官。

据信刘晓波在秦城监狱的日子里一直是享受着每月六十,平均每天两元的伙食标准,而后来陆续被关押进去的王军涛,陈子明等反革命动暴乱头目的伙食标准都是平均每天一元。另有未得到戴情女士亲口证实的传闻说,一九八九年六月她因为支持反革命动暴乱入狱秦城之后,因其叶剑英元帅养女的特殊政治背景而被给予了较好的生活待遇,其中之一就是在自己丈夫当年的大学同窗,江泽民入主中南海之后升任大内总管的曾庆红的亲自过问下,其狱中伙食费被涨至姚文元和刘晓波标准,每月六十。这笔钱在当时相当于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进入国家机关或企事业单位工作的月收入。

不过刘晓波二进宫之后就再无这等好事了。刘晓波一九九一年三月初被免予起诉走出秦城监狱之后,立刻被原所在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宣布开除公职,其北京户口被强行取消,迁回他父母居住地辽宁省大连市。

一九九六年刘晓波再次失去自由,因为他当时在北京既无个人户口又无直系亲属更无正当职业,所以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所谓充分的理由当成盲流潜送原籍,时任大连市委副书记兼市长薄熙来为此专门召见大连市公安局,国安局和司法局局长,要求他们亲自过问,三家联合组成刘晓波专案组。不久后刘晓波被大连市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宣布判处三年劳教就是薄熙来的主意,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有律师为刘晓波做无罪辩护的麻烦,而且劳动教养机构和正规监狱相比,服刑条件更差,生活待遇更苦,与刘晓波此前在秦城监狱所享受的姚文元级待遇相比可以说是天地之别。

当时的薄煕来绝不会想像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和刘晓一样,也成为共产党政权的阶下囚,更没有想到因为他的主意令在大连劳教所里吃尽了苦头的刘晓波下定了决心今生今世就当中国的曼得拉,因此才有了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一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