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文革”复辟先从政治局会议开始(高新)

2016-12-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习近平(法新社)
资料图片:习近平(法新社)

从去年开始,中共党内高层的所谓“民主生活会”俨然已经形成制度,每年岁末都要召开一次,而且一开就是两天。

去年的那一次召开于2015年12月28日和29日,名之为“专题民主生活会”。

日后网上对此多有评论,笔者所读到的最有见地,而谓一针见血的评论内容有二,一是余杰先生的评论,他说:党内整肃过程中,习近平就像皇帝戏弄军机大臣一样对待政治局的下属(再也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同僚,他只有下属)。习在体制内推动一场“小型文革”,让官僚集团苦不堪言。比如,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习下令召开连续两天中央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要求政治局委员“不能有地位上、权力上的优越感”,政治局成员责任重大,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只是个人的事,而是党和国家的事、人民的事、全局的事”,需要成为“三严三实”(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的表率,“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在会上,“中央政治局同志逐个发言,按照党中央要求进行对照检查”——习近平本人当然可以免于自我批评和被他人批评。

余杰先生认为:此种“民主生活会”,是对有限的党内民主的破坏,邓小平就曾经用“民主生活会”的形式非法罢黜总书记胡耀邦;习近平继续玩弄此种权术,以此羞辱和警戒政治局成员,将自己与他们拉开距离,让党内同僚为为皇帝服务的“军机大臣”。

其二是一篇署名“昭明”的文章,题目是《“专题民主生活会”是习近平大清洗政治局的信号》,干脆就认为习近平搞的是一种“假民主之名,行党内斗争之实”的政治把戏。其文章中说:2015年底的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成了习近平的一言堂,他是会上唯一不需作自我批评的家长式人物,其他与会的每个委员都要发言作自泼脏水式的自我检讨。习、王反腐,在于制造紧张局势,就像毛发动文革一样,每个省市地区,每个行业部门,都要揪出一定比例的走资派、大老虎,形成一股运动,由下而上,人人自危,最后顺理成章地打掉政治局与常委会。如果哪个省市地区、行业部门完不成揪老虎的指标,就是对不起中纪委,对不起王岐山、习近平,就变成落后分子,最后还是会被习、王数落批评拿下。

昭明的文章认为,从去年的那次从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以上习近平的讲话要求做逆向分析,则可隐约看出如下事实:

一是许多政治局委员未能向“习中央”看齐,都在底下纷纷“妄议中央”,对习近平造势的“新四人帮”阴谋政变理论有不同看法。

昭文的文章中说:不错,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滥权、受贿、权色交易,这些事实不假,中央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包括习近平本人,否则如何解释王健林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窜升为首富的现象?但把上述这些人打成“新四人帮”阴谋政变集团,而又拿不出“结盟政变”的证据,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是令有图谋,这就不能不让许多政治局委员怀疑习近平的政治动机,是不是“毛病习随”,习近平在效仿毛泽东整出个反党政变集团(“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好打倒整个书记处与政治局,用中央文革小组去取代。既拿不出具体结盟政变证据,又要向党内同僚表明拿下“新四人帮”的正当性,所以习近平只能用虚幻夸大之词以势压人,“是对党、对国家、对人民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

二是什么叫政治局委员要向党中央看齐?党中央应该指党的中央委员会,但在中共的现实政治具体运作中,只有中央委员会中的政治局委员才能有资格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全会休会期间,所有重大决策均由政治局作出,所以长时间以来,政治局里的多数就代表党中央。 今次专题民主生活会,习近平提出一个新概念,强调政治局委员们应主动向党中央看齐,而这些政治局委员中有的还是政治常委,在习近平的“看齐”要求中,当然也就包括如李克强、张德江、刘云山、俞正声、张高丽这些政治局常委们在内,也就是说这些个常委也不再代表习近平嘴里所说的“党中央”,那么习近平嘴里的“党中央”就只剩下习近平一人,变成“习中央”,习近平话里话外透露着,只有他才代表党中央,所有政治局委员与 常委们都要向他习近平一个人看齐。十一届叁中全会以来,党内强调的集体领导、党内民主,就这么轻易地被习近平偷换概念废除掉,这充分暴露了习近平欲复辟家长制、一言堂、终身制、个人独裁的野心倪端。

再有,向“习中央”看齐,麻烦就来了,党内高层谁人都知道是习派造势了“新四人帮”阴谋政变理论,但习近平又不马上抓人,而是天天在国内外媒体上叫嚣令计划是“新四人帮”主谋,叫嚣了足足两年,才抓捕所谓的“新四人帮”主谋令计划,这明摆着是逼着令家人携带大量机密外逃,一手导演令家人叛党叛国。然后习近平先后借栗战书、孟建柱的嘴说出来,来掩饰推脱自己一手幕后导演的责任。如此看来,习近平对党内高级同僚是搞阴谋诡计的,向习近平看齐,向“习中央”看齐,就是向“阴谋鬼计”看齐,向“设局陷害”看齐,这叫一众政治局委员、常委们怎么看齐啊?合不能每个政治局委员、常委都象习近平一样相互间耍阴谋诡计设局陷害吧,那中央还不乱套了!

习近平对待党内高级同僚这一套,与孔子《春秋》中记载的“郑伯克段于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春秋五霸中,第一个称霸的郑庄公,对自己的亲兄弟共叔段,用对待敌人的办法——事先不肯教化,不止恶于其先,而且还故意培养罪行,最后又故作仁义震惊。因此孔子春秋笔法,就在这一个“克”字的微言上,定了他千秋的罪状。日后历史学家们在给习近平定千秋罪状的时候,别忘了习近平是如何逼反令计划一家人的这笔帐。

习近平要求政治局委员与常委们做批评与自我批评,也就是要相互拆台并自泼脏水,只有他本人例外,不用自我批评,这样做就可以把习近平自己凌驾于政治局与常委会之上。

习近平把自己凌驾于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之上早已经是没有争议的事实,但是昭明文章中关于习近平“构陷”党内“新四人帮”的分析,有些太过阴谋论,在政评界应该是“和者盖寡”

另外,无论是去年的还是今年刚刚开完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习近平主持其召开的主要目的笔者也不认为是为了“政治局大清洗”,而是为了令包括李克强和刘云之等诸常委在内的所谓政治局成员对他彻底臣服.

中共官方的报道中说: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2月26日至27日召开民主生活会,以深入学习领会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为主题,围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要求,重点对照《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联系中央政治局工作,联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抓作风建设的实际,联系自身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实际,进行自我检查、党性分析,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研究加强党内政治生活和党内监督的措施。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会议要连开两天,因为二十多名包括李克强等常委在内的政治局委员们,每个人都要被主持人习近平要求先做“自我批评”,然后就是众出席者在其“自我批评”之后再让他“红红脸,出出汗”。

官方的报道内容中还透露说:“中央政治局同志逐个发言,按照要求进行对照检查。中央政治局同志的发言,认识深刻,体会真切,查摆严格,意见坦诚,交流充分”;“习近平在讲话中对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的对照检查发言进行了总结,并就中央政治局贯彻落实《准则》、《条例》提出了要求。”“习近平强调,中央政治局要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为全党作表率,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要坚持实事求是,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勇于听取不同意见,及时改正错误。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对下级要敢用,对同级特别是对上级也要敢用。不能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要多用、常用、用够用好”。

经历过文革和整个毛时代的中国大陆人读罢如上这段内容,应该都会自然勾起对“阶级斗争年代”的痛苦回忆。

当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过程中的“轮流表态,人人过关”导致“人人告密,人人自危”,,甚至一个家庭的亲人之间都被迫互相揭发,互相出卖的恐怖记忆,如今居然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会场上重演。更多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进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