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新政与美中经济关系

2016-11-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AFP)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AF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独立经济学家

 

座谈提纲

一、 川普当选的全球经济反应

戏剧性的跌和涨

11月9日,全球资本投资市场大地震,总统剧情刚刚反转之初,全球股市出现大幅跳水。

当9日特朗普胜选已定时,美元又大幅反弹。

资本市场对不确定性的恐惧。

全球各大市场对川普当选的反应

当选后,各国经济变迁一览

 

二、川普当选队中国的可能影响

对中国的可能影响?

若川普真的搞他那一套闭关锁国、悍然加息美元的政策,对中国,将是一场经济灾难。

川普一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实施严厉的关税惩罚,其他国家跟着美国有样学样,那么中国出口贸易或将受到重大影响。占全球货币市场61%的美元围剿不到2%的人民币结果可想而知。

特朗普的几个政策焦点:

(a)强势美元,加息问题。

(b)关于对中国商品征收45%关税的问题。

(c)关于美元贬值问题

(d)富民优先于富国、超级减税问题。

这是“经济正确“的共和党传统理念。近期问题是政府财政收入锐减后,如何弥补本已谴责累累的财政缺口?

(e)关于TPP 的存亡问题

 

三、川普新政能走多远?

可欲性与可行性的尖锐矛盾

竞选语言的政策实施的落差

美国21万亿美元的财政危机的影响

囿是,特朗普接替奥巴马的总统候,无论他身负何等神通、奇迹,新总统都必须承接奥巴马总统留下美国200多年史前之最的政治遗产:几乎崩溃的美国财政----21.4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家债务,这等于是将美国一年GDP总额全部填入债务之洞还远远填不上上这个债务“天坑”,联邦政府的正常运作实际上已经越来越艰难。

美国的财政悬崖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财政政策扩张。2016年6月,美国对外国负债达到4.69万亿美元,日益上升的负债水平会限制了美国国家财政政策的空间。并且从世界范围看,因财政政策空间有限,多个国家均实施负利率,通过货币政策应对经济下行,成为一个国家发展的世纪难题。如果不能迅速缩减赤字,降低政府负债水平,未来美国政府负债的利息支出(红色)将超出财政承受极限。

 

四、北京的可能应对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对全球各国来讲,其实,从长远看,中国遭受打击最大。不是政治上的打压和军事上的围堵,而是全球化的逆变、经济上的釜底抽薪。美中双边贸易将锐减,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会大幅减少,中国每年对美几3000—4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立马会变成贸易逆差。几十年对美贸易顺差积累的上万亿外汇储备,会迅速消磨耗尽。

北京可能以如下办法应对:

1)、对人民币尽快进行“跳贬”,阻止美元出逃;

2)、关闭国内兑换美元窗口,大幅提升人民币存款利率,阻挡国民兑换美元的“羊群效应”发生;

3)、扩大人民币发行,遏制人民币“贬值”受挫而造成的饥荒。囿人民币崩溃:一种是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选择;另一个选择是:放开汇率,任其自由浮动,就可能是大概率事件。

无论是人民币“跳贬”,还是放开汇率,鉴于人民币已经加入SDR,滑向崩盘就一种不可避免。

鉴于美元占全球货币总量的61%,人民币占全球货币市场的近2%,如果中国与川普新政在“货币操纵”、外汇逆差方面打遭遇战。战事结果可想而知:人民币崩盘,中国房地产业、金融业、实体企业等,将连环重叠崩盘。经济崩溃,就不可避免。

出路之一,倒逼中国经济的根本改革,彻底走向内需,  坚决让半死不活的国有企业真正破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