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前瞻:2O17年中美经贸关系

2018-01-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特朗普和习近平(public domain)
特朗普和习近平(public domain)

主持人:陈奎德  Host: Chen Kuide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011-86-20-8404-5578)(0)13822204711and

一、    川普上任以来,一直强调要改变美中经贸关系的不公平现状,但收效甚微

中美贸易40多年来:中国长期贸易顺差、美国长期贸易逆差,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商品贸易逆差来源国,据美方统计,2016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高达3470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近50%。

由此而堆积了中国最多时3.999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川普在就职以来的近一年时间内,由于朝核问题等需要中国合作的原因,表示出了足够的耐心,没有过多施压中国。

作为对习近平四月访美的回访,川普从中国终于2535亿美元经贸订单,但鉴于中美双方并没有签署长期性规范性的贸易协定,缺乏法律保障。因此并不能根本解决中美贸易不公平的问题。

根本性结构性的问题出在哪里?

二、    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贸易保护主义(市场准入问题)、中国政府干预市场,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

(1)    中国货币与其他国家货币的可兑换程度;

(2)    中国雇员与管理层之间就工资谈判的自由协商程度;

(3)    中国对其他外国投资或者对外合资的许可程度

(4)    中国政府所有或者控制生产资料的程度;

(5)    中国政府对资源调配和企业产品定价和产量决定权的控制程度;

(6)    其他当局认为必要的因素。

由此致中美贸易的美方大幅逆差。

也许除了中国在信息技术(在该领域,中国的“长城防火墙”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非关税贸易壁垒)以外,中国没有什么行业比金融业更受保护。中国的银行是国有的。外资银行被允许在境内经营,但各种官方障碍意味着他们在中国从未打开局面,尽管企业作出了大笔投资,尽管官方承诺要提高开放度。只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在2012年作出对中国不利的裁决后,中国货币支付市场才在名义上对Visa和MasterCard等全球支付处理商有限的开放。然而中国在金融货币、水电、通讯互联网(几乎全部屏蔽海外网络)等领域,所谓的开放更是自欺欺人,中国监管机构在允许外资企业开展业务方面拖拖沓沓、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国的法律制度,仍旧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用来确保各种经济成果,引导更广泛经济政策并且追求产业政策目标的工具。主要法律机关,比如法院,均需要听从其指示,无论在广泛的层面还是个案中。个人和公司对于行政立法制定的独立参与以及质疑行政决策的能力受到限制。存在明明白白的不公平竞争,没有任何一个企业何以和一个国家展开市场竞争环境。一般情况下,对于个人或公司寻求独立于政府或党的指令行为,法律制度并没有为他们实现这些目标提供系统或一贯的场所。由于腐败或地方保护主义,企业在获得公正的结果方面仍旧面临严峻挑战。

美国在评估了这六个要素之后,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国政府为了实现特定的经济成果,保有和行使了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中国的制度结构以及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借此结构所进行的控制造成了根本性的经济扭曲,使非市场条件在中国经济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些非市场条件是建立在中国这样一个政党国家根深蒂固的制度和治理特征之上的,并基于“维持国有企业领导地位”的法律授权。

因此,美国商务部认定中国是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因为中国并未充分践行市场原则以允许商务部在反倾销调查使用中国的价格和成本。商务部的结论是基于国家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该 角色与市场和私营部门的关系,对中国经济造成的根本性的扭曲。

三、    中国转向市场原则的举措已转向“相反方向”

美国政府认为有迹象表明,中国转向市场原则的举措已转向“相反方向”。此际,川普政府正开始向中国施加更大贸易压力。川普政府对中国争取被世贸组织(WTO)认定为市场经济的努力予以抨击,美国政府援引几十年的法律判例表示,美国政府认为有迹象表明,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经贸策略正走向相反的方向(譬如在民营企业中设立中共党组织等)且欧盟、加拿大、日本和墨西哥等其他主要市场经济地位国家,都不认可中国“自动取得市场经济地位”。

日本、欧盟和美国领头一致反对让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国”,且中国在高科技、市场准入、投资等方面设置种种壁垒。

四、    2018年中美可能经历一段坎坷的贸易之路

2018年1月3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批准中国企业蚂蚁金服数十亿美元收购美国速汇金公司。新华社针对美国阻止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及美国采取诸多的贸易保护措施发布英文评论发出警报:“2018年中美可能经历一段坎坷的贸易之路。”而中国可能采取反制措施。

世界各国须把目光牢牢地放在推动中国更加开放这个目标上,而不是保护中国国内市场,使其免受外国产品的竞争。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