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周(2017年5月13日-5月19日)

2017-05-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习近平在会议上承诺中国将提供一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AFP)
习近平在会议上承诺中国将提供一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AFP)



1   一带一路峰会14登场15日北京闭幕。欧盟拒签联合公报 一带一路峰会延后1小时闭幕。

以下是一组一代一路峰会花絮评论摘要:

《中国“一带一路”贸易声明遭欧洲抵制》华尔街日报中文网-May 15, 2017

参与“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外交官员称,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上,中国提议的大部分内容赢得了支持,但未能争取到欧洲国家在一份贸易声明上签字。出席此次论坛的欧洲官员表示,中国提议的贸易声明没有包含有关透明度和合约招标标准等方面的内容,尽管中国在此前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和亚欧峰会上赞同类似的公正治理措辞。一些政府对于参与一带一路计划似乎持谨慎态度,而部分亚洲国家的公众已经对中国投资表达了不满情绪。

英国华誉传媒有限公司总裁沙学文(Sameh El Shahat)则认为,该倡议最大的挑战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们基本不了解中国及其价值观。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作者帕特里克·梅耶认为虽然中国的世界治理主张看似不切实际,但中国正在一步步地实践,一带一路就是一个例证。

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15日在对媒体谈到他在会议场边的即兴钢琴演奏时表示:“我感到很可惜的是,那架钢琴走音非常严重。”有评论称:“普京同很多外国人一样,都不知道在中国那些摆在大厅里的钢琴基本上都不是用来弹的,只是用来看的,是用来显示提高主人品味和身份的道具而已。”这位评论者抑或普京总统是否以在“项庄舞剑”?

《法兰克福汇报》题为,“一带一路”峰会,欧盟与中国发生争执。对于这个宏伟计划,一位中国问题专家特别对记者提出:人们应该对这个计划感到熟悉,它其实和 “超英赶美”、“大跃进”、三峡水库等改天换地的计划一样,不过是每一代共产党领导人都希望有的,打上自己烙印的伟大计划。

2    北京当局日前低调公布首个国家情报法草桉,授予中国的情报部门大范围在中国国内外进行情报搜集的权力。路透分析,此举等同授权官方在调查国内外个人和团体时,可监控嫌疑人、突袭住所,并扣留车辆和设备。草桉称,只要「经过批准,经出示相应证件」,情报部门便可以进行审讯和搜查,即「可以向有关机关、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个人了解、询问有关情况,查阅或者调取有关的档桉、资料、物品」,但没有说明要经过什麽人的批准。在西方国家,这类行为往往必须经过独立司法程序的批准。这项草桉并显示,对于阻碍工作或洩露国家机密的行为,有关当局可建请在海关及边境进行检查,或採「隔离」及「行政拘留」15天以上。

3    据西藏之声5月17日报道,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失踪22周年纪念日当天,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与流亡社区藏人发起活动,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班禅喇嘛。据报道,1995年5月14日,达赖喇嘛依照藏传佛教传统,认定西藏那曲一名6岁男童为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但3天后的5月17日,这名男童与家人一起被中国当局带走,至今下落不明。“藏人行政中央”在星期三发布《有关被失踪班禅喇嘛十要点》专题短片,要求中国政府立即予以释放。与此同时,流亡藏人社区非官方组织“西藏妇女会”、“西藏青年会”,以及援藏团体“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当天也发起游行,抗议中共当局迫害西藏精神领袖班禅喇嘛,践踏藏人的宗教信仰权利。

4     逃亡美国中国大陆亿万富豪郭文贵拟组党:五月十四日,郭文贵先生在推特公布声明:筹建中国推特党,并征集推特党党旗;五亿美元公开招标能人志士,以攻克中共网络封锁防火墙;出资设立基金会,以援助国内政治良心犯的家属,且公开邀请魏京生、夏业良、刘刚、王军涛等民运人士加盟。郭文贵并公开声明:愿意和民运人士团结一道,推倒那堵专制的高墙”。

5    美国国会将于5月18日下午2点将就中国被失踪、监禁和酷刑维权人士以及亲属为家人争取自由的行动举行听证会,邀请包括709维权律师妻子在内的数位亲属到场作证。

维权网5月16日发布包括李和平、李姝云、吴淦、赵威、谢阳、勾洪国等6人,披露“709桉”遭受酷刑的汇总情况。其中,李和平律师受到约束带、工字铁链刑具、被吃药、被打、疲劳审讯和长时间站立等多种酷刑;李姝云遭管教辱骂、罚站、被吃药、与死刑犯头对头睡觉、半夜不定时值班晕倒;吴淦遭受多日不许睡觉、疲劳审讯、接受央视采访认罪,以及威胁其家人安全等;赵威则受到疲劳审讯和肢体约束;谢阳虽通过律师披露上万字酷刑笔录,但庭审中予以否认。目前谢阳虽获取保,但仍遭当局羁押;勾洪国则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疲劳审讯、强制服药,以及长达数月不得走出房间等酷刑。维权网指出,上述公开的情况只是“709桉” 酷刑问题的冰山一角。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