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后中国的人吃人事件(四)

2014-04-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多个地区曾发生大规模武斗。图为文革期间使用的武斗车。(网络资料)
图片: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多个地区曾发生大规模武斗。图为文革期间使用的武斗车。(网络资料)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之后,曾经发生过两次骇人听闻的大规模人吃人的事情。本台记者石山制作了与此相关的五集特别报道。今天请听第四集。

1958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推行三面红旗,即人民公社、大跃进和所谓“多快好省”的总路线,全国大炼钢铁、急速推进公社化,导致全国粮食歉收。各地行政官员为迎合上级政治需要,竞相虚报本地粮食产量,造成对农民口粮的超额剥夺。而在发生饥荒之后,又千方百计掩盖真相,甚至连农民最后的求生办法--逃荒要饭--都加以全力阻止,才最后导致了全中国有三四千万人被饿死的惨剧发生。

杨继绳认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出现了人相食的惨剧。“人在极端情况下,人性丧失,像动物的时候,动物性更突出了。”

“广西完全不一样,大饥荒是没办法,极度饥饿,人性扭曲。广西是一派杀一派,不是饥饿。”

杨先生所说的广西的人吃人事件,发生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8年。在对阶级敌人的极端仇恨下,广西多个市县发生了多起杀人吃人的事件。

根据旅美中国作家郑义《红色纪念碑》一书中,对广西原环江县委书记王定的采访,这个曾经放出过亩产十三万斤水稻大卫星的县,十六万人口在三年期间饿死了四万,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被饿死。而王定本人因对人民公社提出质疑,1957年被打成右派,直到1979年才获得平反。

不过,和1968年发生的事件比较起来,因饥饿而死亡,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相当高级和文明的死亡方法。

1968年夏天,广西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进入高潮,广西各级革委会已经成立,并号召在全自治区内“刮阶级斗争的十二级台风”。短短一个多月之内,全自治区被杀死的各类阶级敌人无以计数,而杀人吃肉的风潮也在十多个县的区域中愈演愈烈。

1985年,郑义两次前往广西对当年吃人事件进行了实地采访调查,后来撰写了《红色纪念碑》并在香港出版。郑义认为,文革期间的吃人事件,性质和大饥荒吃人完全不同。

“这个性质差别非常大。人饿了要吃东西,不吃就得死。这个是一般情况。饿到了一定程度,除了人就没有别的东西吃了,这个虽然也突破了人类的底线,但它有一个要活命的需求。这个事情古已有之,而且不会随着人类进步会完全禁绝。比如在战争和突然发灾难都会发生。当人饿得把树皮和观音土都吃了以后,就会出现人吃人的现象。

但广西的人吃人有相当大的差别。因为当时不缺吃的,不是生死绝境,只能吃人,不吃生命就受到威胁。

那个情况完全不同,它是出自于一种仇恨。人类历史上,由于战争或其他因素发生的仇恨,但从来没有过要把人吃掉。这种战争中的仇恨,从来就没有达到中国文化大革命所达到的那种烈度。这是一种所谓的阶级仇恨,因为被吃掉的人都是所谓的阶级敌人。人类好像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一种仇恨,这种仇恨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就是你把敌人从肉体上消灭之后仍然不能泄愤,用种种残酷的方式虐杀仍然不能泄愤,中国人创造到这样一个高度,就是要把他们吃掉。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用吃,来表达他的仇恨,和表达他坚定的无产阶级阶级立场。”

没有人知道整个广西自治区在1968年有多少人被杀死吃掉。当时已经被作为黑帮打倒的武宣县文化馆馆长王祖鉴,在武宣县八个公社的其中四个做了调查,纪录了有名有姓的七十八个被吃掉的人,他认为,1968年夏天的那一个多月的时间,武宣县被杀死吃掉的人超过了一百人。

根据武宣县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办公室1983年的调查资料,官方正式认定的被吃掉的人总共六十四个人,其中被吃肉砍头的一人,被挖掉心肝的五十六人,被割掉生殖器的十三人,被全部吃光的十八人,被活剖生割的七人。

《红色纪念碑》一书把广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开始阶段:其特点是偷偷摸摸,恐怖阴森。某县一案卷记录了一个典型场面:深夜,杀人凶手们摸到杀人现场破腹取心肝。由于恐怖慌乱,加之尚无经验,割回来一看竟是肺。只有战战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来酒,有人找来佐料,就着灶口将熄的火光,几个人悄悄地抢食,谁也不说一句话。次日晨,唤同伙来吃剩下的;怕人们不敢吃,诡称是牛肝牛心。待吃完后才得意洋洋宣布吃的是某某的心肝……

第二是高潮阶段: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此时,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第三是疯狂阶段:其特点可以一句话概括:吃人的群众运动。如在武宣,象大疫横行之际吃尸吃红了眼的狗群,人们终于吃狂吃疯了。动不动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人们蜂拥而上,掣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块肉便割哪块肉。

其登峰造极之形式是毫无夸张的“人肉筵席”:将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烩、煎,制作成丰盛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吃人之极盛时期,连最高权力机构——武宣县革命委员会的食堂里都煮过人肉!”

各位听众,你刚刚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五集特别报道:1949年后中国的人吃人事件。今天是第四集,下次节目请继续收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