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后中国的人吃人事件(五)

2014-04-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作家郑义所著《红色纪念碑》一书中记载的文革期间发生人吃人事件的广西武宣县。(网络资料)
图片:作家郑义所著《红色纪念碑》一书中记载的文革期间发生人吃人事件的广西武宣县。(网络资料)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之后,曾经发生过两次骇人听闻的大规模人吃人的事情。本台记者石山制作了与此相关的五集特别报道。今天请听第五集。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介绍了1968年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大规模杀人吃人事件。中国作家郑义在他的《红色纪念碑》一书中,把广西的吃人狂潮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偷偷摸摸、恐怖阴森的开始阶段,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的高潮阶段,和完全失去了理性的疯狂阶段,最后在县政府和县革委会的食堂也开始了烹煮人肉。

1985年和1986年两次前往广西实地调查的郑义,在28年之后谈及此事仍然心有余悸。

“我印象非常强烈的是武宣中学老师和校长被吃掉了。武宣中学还不是当地的普通中学,而是地区的重点中学,是一个非常好的学校。在学校里面批斗老师,殴打老师,然后把老师弄到河边去剖腹,还不自己动手,而是用枪逼着其他的批斗对象去做。有一个老师,被拿枪逼着去挖心肝,这个老师一拿起刀就昏了。这种超级残忍有多严重。

然后这些学生把老师的心肝用枪捅着,拿到校园里,用两块砖去烤着吃。我当年去的时候,他们还带着我去看了那些烤人肉的现场。这样使你对人类心灵中的黑暗有一个非常震惊的认识,就是说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把人类心灵中已经封存了很长时间的残忍又调动出来,要知道这些人不是土匪惯犯,而是普通的学生。”

在郑义的书中有大量对亲历吃人现场者的采访,他们对杀人吃人情况的描述具体而细腻,其血腥残忍和疯狂,甚至已经不太适合直接置入新闻报道的文字当中。

事实上,广西文革吃人之风遍及全境。广西官方的一份文件表示,官方根据“一些典型材料写到的,仅灵山县檀墟、新墟两个公社就有二十二例,合浦县石康公社有十八例,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有十九例,钦州县小董茶场三例。”有些地区的情况,比武宣县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曾经参加过中组部组织的“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工作组”的公安部官员晏乐斌的回忆文章,广西发生吃人肉,挖心肝暴行的,除了武宣县之外,武鸣、上思、贵县、钦州、桂平、凌云、上思等县都有发生。他2012年发表在共识网的文章透露,文革期间广西究竟有多少人被杀死最终并不清楚,从20万到50万的说法都有。最后经过大幅度的缩水,官方认定的数字为十四万,包括两万人失踪。

吃人最严重的武宣县,在文革期间就曾经引起了北京的震惊。《红色纪念碑》一书介绍说,由于王祖鉴的上告信震动了北京高层,68年7月,广西军区司令欧致富带着军队前往武宣,指着武宣县革委会主任文龙俊的鼻子说,再吃一个人,我就打爆你的脑袋。而一场轰轰烈烈的吃人运动立即嘎然而止。

曾在50年代早期任中共广西来宾县委书记的王祖鉴,同样因为右倾被打成右派撤职劳改。他后来给《人民日报》寄去关于武宣县吃人运动的文章,被刊登在《人民日报》内参上发到省军级官员。郑义认为,武宣县之所以因吃人而出名,正是因为有人做出详细的调查。

“后来他们重新执政之后,对当时吃人的事情进行了大规模调查,所以有很详细的记录。

其他地方,也许没有这样一批人,所以武宣县发生吃人事件多,可能只是他记录得更详细而已。其他的地方,可能没有这样一批人,第一有几个核心人物,是老共产党,曾经当过权,手中有过权力,周围有一批他的干部,有人愿意帮助他们,自己心里抱有人类良知,还要很勇敢,才有这样的结果。如果这几个有一项缺失,可能就不能揭出这样的黑幕。”

事实上,广西文革期间发生的大规模吃人事件,官方后来一直回避掩盖,也并没有做出认真的全面调查,因为这是在中共执政下,由当权者刻意掀起的仇恨所造成的。郑义在《红色纪念碑》书中如此总结:这种疯狂并非由于人性所固有的某些弱点失控而致,它直接就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所武装,国家权力机构默许甚至直接策划的有组织的暴行。

各位听众,你刚才听到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五集特别报道,1949年后中国的人吃人事件。今天是第五集,也是最后一集,感谢各位的收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