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和谐社会的不和谐 无处不在的公权力暴力(图)

中国近年来发生着许多变化,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是其迅猛发展的经济和不断增强的国力,被中国官方和媒体看作其象征的,无疑是中国政府花巨资大手笔承办的北京奥运和上海世博会。而在其背后,大量奥运访民和世博访民维权行动受到打压,各地群体性事件的频发也给外界以震撼,使人们充分看到中国政治改革停滞不前以及与此相伴而生的社会不稳、贫富悬殊扩大等现状,并因此对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充满疑虑。
2011-06-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上海访民祁萍和王月花因房屋遭强拆,于2010年9月16日至世博拉横幅抗议。(维权人士提供)
图片:上海访民祁萍和王月花因房屋遭强拆,于2010年9月16日至世博拉横幅抗议。(维权人士提供)
   


现在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章天亮说:

实际上你会看到中国很多失地的农民,地被抢了,工人下岗了,本来很有前途的一个企业被官商勾结以很低的价格卖掉之后把员工都开除了,所有过去应该给的养老、医疗等都没了,这就等于是把人推到绝境里面去,但是这些人又没有合法手段去讨还自己的权益,这就是中国的社会现状。

家住北京崇文区的老太太李秀云是已故维权老人刘凤池的遗孀。他们早前为维护自己的房产权益付出过极大代价和艰辛,并被外界媒体所报道。3年前在中国政府筹建奥运时,刘家仅剩的几间住房又遭有关部门以奥运建设的名义强封、强拆,李秀云老太太到院中与拆迁者理论,但受到对方的恶言威胁并被暴打成伤:

(叹气)我心里难受啊!他们没有道理来拆我这所房子,还把我打了,把我一个人摁倒在院子里拆这房子。那天早上这就开始封,我不让他们弄,说这是路口、老街道,历史上有资料可查的几百年的老街道,你们没有资格封,我还在这儿住着呢,人没死,你们没资格封。可那个工头就拿铁锨拍我、切我,没切着我手,我用手抠着砖不让他砌,他就说,我要拍死你。特别狠,我都没见过这么狠的。

类似李秀云老人当年所遭遇到的暴力拆迁状况在京城天子脚下、乃至全中国并不孤立,其普遍性可以在网络上充分反映着,人们只要在互联网上打入“暴力拆迁”等关键词进行搜索,立即可以出现无数条关于强征强迁、殴打致伤致残甚至致死的信息和事件。在山东济南,强拆受害者张强家的房屋于09年的一个夜晚被当地政府雇佣的黑社会人员一夜间踏平,他和家人一年多来只能在一片瓦砾的废墟上搭帐篷居住。他和他妻子在海外中文网络媒体博讯上的一段视频上说:

(张强:)在夜间凌晨一点半左右,济南市天桥区北坛办事处人大主任李军雇佣黑社会五十多人,把我们的家团团围住;

(张妻:)他们手持大砍刀、大铁锤、木棒;

(张强:)翻墙进入我们的家中,把我们的门用铁锤砸开,强行进入我们的屋中,把我们强行从床上拖到地下;

(张妻:)我们都光着腚呢。

(张强:)然后把我们家的财物、一百多万的财产抢劫一空,他们用雷管炸了我们家的一周,比恐怖分子还要恐怖。

伴随着中国各地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城乡土地征用拆迁、重新调整规划在所难免,但其中的暴力和恐吓使得这种发展建设和利润追逐散发出血腥味。在中国近年来房价高涨、一房难求之际,有网民在网络上根据媒体的报道,将中国各地商品住宅建设中使用暴力强征强迁并导致命案的地块用红颜色在中国地图上标注出来,结果“祖国河山一片红”,受到网民的热议。与此同时,有些地区的暴力强征因涉及到众多民众权益而引发民众集体抗争,并导致民间与地方政府间的直接对抗。备受外界关注的包括发生在广西北海白虎头村的村民与军警对抗事件。在这里,当地村民们抗议地方政府的强征,却遭到政府直接动用军警暴力打压,村民们有的受伤。有的被拘禁关押,有的不得不外出避难逃亡。在这些这些大小不一的暴力事件中,权力和资本利益结合在一起,众多底层民众成为受害者。李秀云以自己的经历说:

他们这些做假的,借着奥运的机会抢你老百姓才是真的。这条街连厕所都封上了。听他们说,是上面说的,哪儿不齐、不好看的都给砌好,他们就借着这个机会把这路口给封上了。这个路口与奥运没有直接关系;再不好的胡同,它是事实,是个街道,你不能因为奥运就把街道给封上了。很无奈啊!这就跟所说的似的,你要么就选择死亡,要么就忍受着强暴,就是这么个道理。对于流氓来讲,我强暴你,我还没让你死,要不你早就死了。作为中国人来讲,现在也是这样,我宁可被人强暴,我为了保住我这条命,我现在的人格都成这样了,一种受侮辱地活着;你多难受啊,你的人格、人的权利在哪儿?没有!要你怎么着,你就得怎么着,你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我就说,他们不是别的,他们是强暴了法律,中国没法!有权的和这些黑社会勾起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们说‘我就是法’,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而从全国范围看,强征强拆中的暴力还只是当今中国各种强权暴力的一个方面,涉及政府职能部门的其它暴力悲剧也在不停地上演着。政府公务人员、尤其是公检法警务人员滥用职权、频施暴力的问题广受民众谴责。被网民们戏称为“躲猫猫死”、“喝水死”、“噩梦死”等各种犯罪嫌疑人在警方看守所、拘押中心的离奇死法,则凸现着警务人员执法犯法违规作业。曾撰文研究中国社会暴力问题的民间社会学者綦彦臣说:

因为中国老百姓没法持枪,持枪的人他就倾向于用很直接的暴力解决冲突,也就是说具有公权力的人更倾向于使用直接暴力,就好像那个警察枪击事件,这可被视为警察犯罪这么一个行为。另外你比如说,到处出现城管爱使用暴力。我把他们叫‘准公安类’、‘准警察类’的人,他们经常使用暴力。我在小城市也看见过,比如说有什么检查了,他们就把那些灯箱、小摊儿等都给抄一遍,胡乱仍一下,他们这种行为也是一种暴力,他们并不是说非常客客气气,指出你的这个东西触犯了什么规定,我要拿走了,而是不由分说;暴力、伤害其他人给这些人带来一种快乐。

天津河北区居民张建中,在今年两会期间被关黑监狱数日。他曾于去年用相机拍摄当地法院人员违规对访民执法,而被法警拖进法院内暴打骨折:

要拍的时候就冲过来十多个法警,把相机抢过去了,然后把我拖进法院,连拖带打。拖进去以后,外面的人就看到了,围观的群众当时就乱了,在喊‘啊,警察打人了’。拖进去以后他们就打我,衬衣也给撕坏了,而且在打的过程中就有一个法警说‘我弄死你老B,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想想,他们这是多么嚣张的气焰!而且,现在话说回来,在这个国家,他们所说的这种情况根本不感到奇怪,他们是做的出来的。全国现在一些事情,什么“黑头套”、“失踪”等等,这都很正常了。打完了以后,他们就把我弄到审讯犯人、里面有铁笼子的一个审讯室,对我进行审讯,而且要拘留我。当时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的。

政府公务人员暴力执法、直接对民众大打出手的问题在城市管理领域也长期普遍存在。广为媒体报道的湖北天门市优秀企业家魏文华2008年因拍摄城管违规执法而被城管当街打死案就是一例。在辽宁沈阳的小贩夏俊峰、张晶夫妇曾以在路边摆摊设点贩卖烧烤小食品维生,并因此沦为城管违法违规暴力执法的受害者。张晶引述夏俊峰的话说:

我老公在看守所就说,我什么也没讲,当时只想让他们别打我了,我当时只想跑出去让他们别打我了,就那么一个概念。一审、二审我老公都是这么说的,我跟他们无缘无仇的,我就想跑了让他们别打我了,就只是想跑出来,就这一个想法。城管从来都是暴力执法,就在我们之后,他们又打伤了多少人呢, 腿打折的,胳膊打断的,有多少啊,陆陆续续的不是没有。他们平时执法就是这样。骂人也是,就连我在现场,他们都那样骂,可难听了。他们就说我老公,你‘怎么那么能装’,我说的好听点是“能装”,他们直接说的就是装B什么的,骂人骂得可难听可难听了。城管跟土匪真的一样。他们打我们、把我们拽走的时候,旁边有老头老太太都说,‘你们怎么这样啊,比日本人还日本人’!

其它存在暴力执法问题的还有各地的宗教管理、计划生育政策执行等领域。家庭教会受地方政府甚至军警的冲击、家庭教会成员、法轮功学员被殴打的例子不胜枚举,而一些地方强制执行计生政策更使受害者家破人亡。山东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因揭露当地的暴力执行计生政策还遭当局判刑、并在出狱后继续受软禁、监控、骚扰。除此之外,在许多暴力事件中,政府公职人员还常常会雇佣黑社会或不明身份者对民众使用暴力和恐吓威胁。钱权勾结、警匪一家自然也成了民众用以形容这类暴力的关键词。济南市被强拆户张强的一位邻居谈到当时的拆迁时说:

他们在这里强抢我们、打我们,而且还要骂我,说我“你这老不死的,你怎么还不走?你不走,治死你活该!不治死你,治死谁!我是共产党、是政府派来的,我就代表政府,你找去吧,我给了派出所三十万块钱,你打110,人家也不给你咋的;你不信你打打试试,他根本不来管我们。你放心吧,你赶快吃个哑巴亏、赶快签协议走了吧”!我不听,他们就骂我,“你老不死的,你个泼妇”。

无论施行暴力的是政府公职人员还是他们所雇佣的打手,当暴力被普遍性地用作解决问题的手段时,它所暴露的深层社会问题以及带来的社会影响就无法令人忽视。今年初以来引起中东北非数国巨变的茉莉花革命浪潮始于去年底突尼斯的民众示威和警民冲突,而其导火线则正是当地城管粗暴执法、一名青年小贩不服而以自焚抗议最终死亡的惨剧。相比之下,中国的政府公职人员施暴问题更为普遍、更为严重,中国领导人相信对此也不陌生。虽然中国政府提出“以人为本”、“和谐治国”理念,但似乎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民众在暴力之下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就中国社会暴力问题为您制作的四集系列报道的第一集。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中国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暴力拆迁,暴力计生,暴力维稳...,都来自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余杰要写“冷血暴君胡锦涛”完全可从此演绎出去。

2012-02-03 00:0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