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校园杀童案:病态的人还是病态的体制?(组图)

在前两集节目中,我们介绍了中国社会中公权部门违法执法暴力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民众维权暴力的情况。近两年来,中国社会还发生着与其有关的另一种暴力,只不过,这种暴力不像维权暴力那样受到社会和民众某种程度的赞许,而是更多的引起全社会的谴责与悲哀。这种暴力就是2010年以来接二连三发生的针对中小学生甚至幼儿的校园杀戮。曾撰文研究中国暴力状况的河北社会学者綦彦臣说:
2011-06-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福建南平校园惨案: 2010年3月24日,福建南平实验小学教师在学校门口向学生发放小白花。(人民网图)
福建南平校园惨案: 2010年3月24日,福建南平实验小学教师在学校门口向学生发放小白花。(人民网图)
Photo: RFA



长期以来,公权力造成了一种巨无霸心态,许许多多底层弱势分成两个极端,有人就要对公权力进行诉求,比如说推翻警车、无利益关系者的参与;另一种极端就是校园暴力的实施,它也是社会精神扭曲的一个层面,冲孩子去这是非常缺德的,是中国社会道德最阴暗的一方面。对准最无辜的人下手,是连法西斯都不如的一种行为。

图片:2010年4月8日,法院一审认定郑民生故意杀人罪成立,依法判处死刑。(人民网图)
图片:2010年4月8日,法院一审认定郑民生故意杀人罪成立,依法判处死刑。(人民网图) Photo: RFA
2010年最先曝光的校园惨案发生于3月份福建南平实验小学。当地警方称,42岁的离职医生郑民生被称“因工作感情受挫,蓄意报复社会,在校门口持刀行凶,造成9名学生死亡、4名学生受伤”。案犯郑民生被当场抓获,后被判死刑。这起案件因案犯针对毫无防御能力的无辜儿童,而且手段残忍,令全社会震惊,许多父母家长恐吓不安,并开始质疑校园安全。当局随后为此强调要全国各地都对校园周边增派警力,加强校园安保。南平实验小学一名员工表示:

(我们学校有)保安两个,进校和放学都有110在这儿;不但是这所学校,其它学校也都有保安;一年级的都要家长接,如果没有家长接的孩子都要留住,由老师看住,等家长来的时候送给他;接的时候要带个卡,没有卡的不能进校。现在连农村学校都有了保安,上学和放学时110都在外面。

图片:2010年4月28日,广东雷州第一小学发生凶杀案,雷州病休教师刀砍16师生。图为受伤学生紧急送院。(齐鲁晚报图)
图片:2010年4月28日,广东雷州第一小学发生凶杀案,雷州病休教师刀砍16师生。图为受伤学生紧急送院。(齐鲁晚报图) Photo: RFA

这些应对校园安全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也许能起到震慑作用,但它们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及与校园杀童相关的整体社会根源。南平惨案之后,相继又发生了4月份的广东湛江雷州第一小学惨案、江苏泰兴镇中心幼儿园恶性伤人事件、山东潍坊尚庄村小学惨案,以及5月份的陕西南郑县幼儿园杀童案等等。中国媒体曾一度对这些案例广泛曝光,但很快又因担心会引发更多此类案件而开始减少报道、删除网评。官方事后在处理这些血腥惨案时,基本上把涉案凶手判定为精神偏执、不正常,在生活工作中遇到不顺心事想不开而丧心病狂、蓄意报复社会。然而,中国政府领导人也承认,这些案件背后有着深层社会原因。现居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评论人士章天亮博士说:

人的心理变态有个累积过程;中国社会因为缺乏寻求公正的机制,基本上没有说话得地方。如果我们看杨佳杀警这个案件,其实杨佳在杀警察之前他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其他别的途径,但是都解决不了。所以最后没办法才铤而走险。那么实际上中国社会长期压制的话,会使人产生这种暴力倾向。我很不同意就是有些人把儿童作为屠杀对象。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给人造成一种印象,就是说上面的人是得罪不起的,你要欺负就欺负不如你的人。所以有很多人对上级是溜须拍马,对下面的人又是疾言厉色,不把人当人看,就是人和人之间没有起码的尊重,但是他对于权势和财富又都是畏惧的。你比如有钱啊、或者有权啊,他就对你非常地客气。长期以来,一层一层的官员都培养了这样一种性格,在社会上也形成了这种风气。所以有人要寻求发泄的时候,他不是去找他的仇人,或者比他强的人去发泄,而是去看谁好欺负就去欺负,欺负下面的人。我觉得这种把儿童作为屠杀对象,实际上是跟中国社会公正失衡有关,再一个是与中国官场文化向社会上蔓延、欺软怕硬等等有关系的。

 图片:2010年4月30日,山东潍坊小学血案,王永来锤杀学生并自焚。图为山东潍坊小学群众围观。(中国海峡网图)
图片:2010年4月30日,山东潍坊小学血案,王永来锤杀学生并自焚。图为山东潍坊小学群众围观。(中国海峡网图)<br />    
外界事后对连串校园杀童案进行追踪探讨,发现在几乎所有的凶手身上,个人悲剧或社会屈辱都已到了无可忍受的程度。其中,以山东潍坊尚庄村小学学生遭锤击案为例,凶手王永来用铁锤砸伤5名学前班学生后,点燃汽油自焚身亡。而王永来本人是名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应该不属于精神有问题一类。他之所以犯下此案,官方称他因违法建房被勒令拆除,心生不满而蓄意报复社会。不过,中国财经杂志曾有记者前往当地,冲破基层官员组织的人员的阻拦干扰和威胁,了解到王永来和其他20余户村民建房用地先被尚庄小学占用,村里给他们置换另一块地建房,但他们交付费用、领取批文,并投入积蓄建房后不到一年,就又被通知所建房屋属于违法建筑,要被拆除。王永来为此多次找相关政府、干部投诉反映,但不被接纳甚至还遭羞辱、恐吓、威胁。最后他在其曾经的土地上犯下大案并自焚而去。然而,相关报道发表后,似乎并没有引起社会足够的关注。而由于当地有关部门的压力,一名校工在电话采访中至今仍不敢谈他们的看法,甚至否认案件的发生:

不清楚,没事儿,不知道。我们压力太大了,不能说。(挂断电话)

今年初,王永来的妻子王秀莲在网上再为王永来犯案前所受的冤屈进行投诉,并描述了案发前一天王永来受村干部的威胁以及之后发生的惨案。投诉书写道:

街道办拆迁干部说,‘今天你不签协议就撤销了你的党籍,没收了你的房权证,明天上午8点前你自己不动手拆,街道办就组织100多名武警铲平了你的房子’。就这样王永来被逼签了协议,眼看自己劳动了大半辈子的心血就要化为废墟。4月30号早上7点半左右,他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经济的压力和政治的打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误伤了5个孩子、自焚身亡。

投诉书还表示,在王永来死后,他所制造的惨案受到各方关注,当地政府为掩饰其背后的案中案,一方面互相串通,虚报情况,另一方面,组织人员对他们全天候蹲点跟踪监视,阻止他们外出上访反映问题,禁止外部人员进入村庄。投诉书说,因拆迁逼死王永来一事当地民众人人皆知,王永来若不是被他们逼死的,他们为什么支付丧葬费和救助费11万元?这11万元就能买到一个人的生命吗?当然,即使王永来自己本身是司法不公、行政不作为的受害者,其失望之情虽可被理解,但他锤击儿童,制造血案使他又从受害者变为一场血案的侵害者,身后陷入舆论谴责、万劫不复的境地。同样,其他校园惨案中,虽然凶手们最后都被拘捕审判伏法或当场自尽身亡,他们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最后选择对弱小孩童痛下杀手,都无法获得人们的谅解或同情。北京律师刘晓原说:

因为民众认为,谁欺负了你,对你施行了暴力,你就应该找谁算账。就是说民众还有古代复仇的那种心态。福建南平、还有山东的校园案,以及其它几个杀童案,使社会感到很震惊,大家会认为,你的权利遭到侵犯,换作他们的说法就是,你就应该去找相对的有关部门以暴制暴,而不能把你的怒气发泄到弱者的身上,就是这些无抵抗力的无辜的孩子身上。鲁迅先生说过,强者复仇就面对更强者,弱者复仇就向更弱者。就是这么个意思。当然杀童案件的发生也有它的社会原因,有高层官员也不得不承认有社会原因。他们最后不能对被他们更强者施行以暴制暴,只能选择弱者,包括一些自焚的案件也是这样,社会上也很多人议论说,人家要对你强迁了,你为什么不敢反抗、反而以自焚的方式来反抗。我作为一个律师,我不主张走以暴制暴的反抗道路。

另外,除了被曝光的数起校园恶性杀童案之外,中国各地的校园中还存在另一种暴力,同样酿就出伤亡悲剧,这就是长期存在的校园欺凌甚至师生冲突、暴力相向,而校方和地方政府在事后的表现也往往令受害人家属更感心寒和无奈。四川绵阳市的张开训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张翼鹏原是绵阳第四中学初二学生,09年9月在教室里与同学发生口角后被同学用随身携带的弹簧刀刺伤主动脉,血流不止,最终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张开训曾就此多次上访,投诉学校疏于管理、未严管刀具、以及未及时救助等责任。他说:

学校教职员工领导等该到位的却都不在场,疏于管理,这是第一点;出了事后,同样还是找不到人,学校的教师当时还在床上睡觉;还有就是管制刀具等方面,学校没有禁止往学校带,不然怎么会出现教室里面学生娃随身带着管制刀具、凶器在身上呢?出事过后,没有教职员工在场;教职员工来了后,也没有采取救治措施,只是打了个救助电话,然后就一直这么看着等,他们没有采取主动的救护措施往最近的医疗点送,就一直那里干等,等多么远的专业救护车辆和人员来,而孩子伤口的血它流的比较快,一直在喷。

张翼鹏被刺伤后致死一案,外界媒体鲜有报道。张开训一家在投诉反映情况期间,一方面承受着失子之痛,奔波于学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以及当地市委市政府,另一方面又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包括我的一家人,还有我的亲戚,以及亲戚的亲戚,只要在公家单位上班的,都受到他们的威胁。我哥在那个单位的领导说,如果我哥不把我这个事情处理好,我哥就不要来上班了。所以说,把我哥的工作给停了,让他专门回来协助处理我这个事情。我一看,已经走投无路了,没法了,打官司也打不赢,最后他们强行出来个东西(处理决定),我被逼的没法了,只好接受他们的那个处理,屈服了,真是没法了!我也找不到地方投诉,我到过四川省里这个部门、那个部门、还遭受他们的威胁、恐吓,却没有得到过他们任何部门、人员的哪怕是简单的电话过问,他们也没派人来调查这个事情。到今天为止,我对中国的法制和体制、中国的人权问题,很有怨言,但是很没有办法,我心里也是很不舒服,非常愤怒。

张翼鹏一案反映的实际上只是中国各地学校安全堪忧状况的冰山一角。中国西部网在2010年底报道说,仅仅在当年12月份,陕西省5所学校发生5起校园伤害事件,造成4名学生死亡。陕西省教育厅在通报这5起伤害事件时指出,它们充分暴露出学校在安全管理和学生管理方面存在严重缺失和重大隐患。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就中国社会的暴力问题为您制作的四集特别报道的第三集。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美国的校园枪杀案跟频繁,那应该是变态的人还是变态的体制?

2012-03-28 23:0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