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五)“我是拉拉”(下)

2013-11-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2012年10月,芜湖首对女同性恋举行婚礼。 (网络图片)
图片: 2012年10月,芜湖首对女同性恋举行婚礼。 (网络图片)

如果您收听了我们上一期节目,应该还会记得那个说话爽朗,非常爱笑的北京艺术家、女同性恋“石头”,以及她遭遇的一些尴尬事。那么,女同性恋在中国社会中还面临哪些困境呢?

旅居北京的艺术家石头是苗族人,从小在贵阳长大。

石头说,她母亲从小告诉她,凡人都应该结婚;但她父亲倒从来没有提过一定要她结婚。

现在,石头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而石头和她的女朋友,也决定要做不婚主义者,不去在意那一纸婚约。

“我是不想要结婚的,我们有个伴侣关系就挺好的,可能因为我是酷儿,我的观念是争取一个伴侣的法律比较合适。”

石头说,她欣赏一切颠覆世俗陈规的东西,并且乐在其中。但很多中国女同性恋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颠覆来自传统礼教和父母家庭的压力。

石头表示,她身边就有不少女同性恋,不得不和异性结婚,或者退而求其次,选择“形婚”。

“形婚有很多种,最基本的概念就是它是为了对付家人社会的压力,采取的一种结婚方式,最简单的就是同志和同志结婚,他们可能不是真正拿了结婚证的那种,但是,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表面上要做一个结婚的仪式,告诉朋友 家人我已经结婚了,我是正常的,但它里面的方式是很丰富的。”

石头说,而她认识一个“女同性恋”和她伴侣的所谓“婚姻模式”,则更让人辛酸和感慨。

“她大概90年代的时候就和她女朋友在一起,那时候她的样子比较象男生,她女朋友为了掩人耳目,直接把她当男朋友。”

之后,这一对外表看似男女朋友的恋人,远离家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安家落户。为了组成一个传统意义上真正家庭,这位女同性恋的女朋友,还想办法生下一个孩子。

石头说:“她女朋友还挺有头脑的,为了生孩子,去人工授精,之后生了孩子,她们在养育的过程中,因为这种隐瞒状态,发生了很多悲惨的故事。”

石头告诉我,她选择不要孩子的生活。但是,如果有女同性恋想要小孩,的确可以通过人工授精等方法怀孕、生子。

“我一个朋友,她是和她的好哥们,那哥们还不是同志,是个异性恋,但是她的好朋友,他们商量好了,和那个男生的女朋友也商量了,都同意了,最后成功生了一个孩子。”

但是,石头说,那对隐姓埋名的恋人,在抚养孩子过程中遭遇的辛酸,其实也反映了在中国,同性恋要养育孩子非常不易,因为你没有合法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你现在只能算是非婚生子,是不是,那你在中国生孩子,这个计划生育政策是比较麻烦的。你要有结婚证才有准生证,它有比较复杂的制度。其实我是可以找到精子来生孩子,只是,你到后面的那些,你要费点劲,孩子要有合法的(出生)证明,他以后怎么上学啊,户口啊,因为你没有这个制度么,可能都要花精力花钱通关系什么的,算是一个非婚生的,什么的,然后,社会怎么看你,可能要编一个故事,是我领养的,收养的什么的。”

石头说,即使是收养孩子,中国关于同性恋的收养制度也是很不健全的。因此,很多她身边很多同性恋,都希望有一天同性恋婚姻能在中国合法化。

“这么多比例的同志他需要这个,我的一些朋友她们都想要结婚,你不能说要等这个制度完善到什么程度,你有这个需要肯定要提出来,这是刻不容缓的。即使你达不到,你也必须要说出来。说出来之后,有一点点小波澜,最后才会成为大的波涛。”

石头说,和中国很多男同性恋的维权团体不同,中国目前很多民间女同公益组织,都在做一些直接维护女同权益的工作,而不是把防止艾滋病问题当作维权的主要目的。但这也相对增加了中国女同志的维权难度。

“其实女同志,象我们所在的城市,她们做社会运动社会团体做得挺好的,但是它的资源是要少一些,因为男同志有艾滋病的资源,在物资上,你在这个体系里面运作,也有了一个理由,但是女同志如果用同性恋这个理由,基本上不能够公开,是不是?所以你的机会资源就少很多。”

石头知道,他们需要有耐心,因为在中国不光是同性恋这个议题受到打压,任何类似的敏感问题都大同小异。

“因为我是做艺术的,我画画,也做记录片。在艺术行业里面,也会受到很多打压,限制你发声的内容,你要表达的东西都是受限制的。同性恋,始终都是这样,我们已经受虐了太长时间了。”

刚才北京艺术家石头说,中国的同性恋已经受虐了太长时间。那么,中国同性恋究竟在哪些方面受到了歧视,受艾滋病感染的中国男同性恋的现状又如何?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到底适不适合中国现有的国情?

请您继续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制作的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三部分:中国同性恋的现状与未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