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七)中国同性恋面临的歧视和自我认同(中)

2013-11-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从世界范围看,男同性恋人群只占全部艾滋病感染者的5%到10%。 (网络图片)
图片: 从世界范围看,男同性恋人群只占全部艾滋病感染者的5%到10%。 (网络图片)

在上一期的“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节目中,我们了解到中国同性恋面临最大的两个歧视:一是来自家庭,一是来自职场。那么,对于那些被艾滋病感染的中国同性恋者,他们又要面对那些歧视和挑战呢?

一般中国人对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的歧视,源自对艾滋病的恐惧。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消息,1998年,中国预防艾滋病的第一条措施是:“严禁搞同性恋”。

事实上,从世界范围看,男同性恋人群,只占全部艾滋病感染者的5%到10%。

浙江民间艾滋病防治组织“浙江爱心工作组”负责人“王龙”说,艾滋病对同性恋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因为误解,加深了人们对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的恐惧和排斥;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拉拢同性恋这个人群。

“王龙”说:“中国同性恋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宽松的环境,是因为艾滋病,艾滋病救了中国同性恋。现在中国政府对同性恋的政策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为什么,以前都是反对的啊,因为艾滋病。如果政府对同性恋还是那种态度,所有同性恋都转入地下,艾滋病蔓延得更快。那是非常危险的。”

浙江化名为“展飞”的男同性恋,就是一名艾滋病携带者。

1980年出生的展飞告诉我,27岁那年,他被证实感染了艾滋病。

记者:那你当时知道自己被感染艾滋病时,是什么感觉呢?

“展飞”:我估计都差不多吧,肯定是心理压力非常大,当时对这个病不了解,以为生命周期很短,很绝望,没有后路了。

“展飞”告诉我,得了艾滋病之后,因为要大量用药,他不得不告诉母亲自己的病情,但却并没有向老人透露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

记者:所以,你觉得同性恋比得艾滋病还难以启口。

“展飞”:“就是因为歧视太大了,所以造就我,不敢出柜,不敢和父母说,不敢和周围最好的朋友同事说,我是同性恋,我的性取向和你们不一样。"

“展飞”说,刚确诊的时候,他和所有感染者一样自闭、绝望。是同样感染艾滋病的病友们,让他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并了解到在药物控制下,艾滋病人完全可以乐观地去生活。

2008年开始,“展飞”积极参与了民间防止艾滋病工作,他现在是"浙江爱在钱塘公益组织"的负责人。

“展飞”说,作为一个草根防艾人士加艾滋病毒携带者,提到中国政府在对待艾滋病患者的态度上,他只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什么叫民心?老百姓心里怎么想,他们一点都不在乎,从来不关心老百姓心里怎么想的,他们从来只做一些表象工作,从来不管真相是什么。”

“展飞”说,一般规定只有人体免疫细胞CD4低于350的艾滋病感染者,才需要服药治疗。但中国各级疾病控制中心为了尽快遏制艾滋病传播,一旦发现艾滋病感染者,就要求他们马上吃药。

“展飞”说:“本身艾滋病是有潜伏期的,有的人潜在身体里五年八年,潜在身体里好好的,现在就是一旦确诊出来,他的CD4哪怕是七百、八百,他们就让他吃药。但是,早吃药就很可能造成对药物过早赖药,如果你一个一个药换下去,没得换了,艾滋病人的生命周期,就站在边缘了。”

“展飞”说,本来政府防疫部门可以利用艾滋病携带者病毒潜伏的这几年,为患者争取更多的治疗时间,但是中国各地的疾控中心为了向上级报功,就拿感染者做牺牲品。

他说,“药物吃下去就可以把艾滋病毒(暂时)杀掉,他的精液、血液里面就监测不到病毒。对于艾滋病人怎么办?中国只有一线药、二线药,二线药没用了,后面就没有药了。”

“展飞”说,艾滋病人群在中国本身就是受歧视的弱势群体,但如果你得了艾滋病又是同性恋,受到的歧视就更加难以想象。

“你如果是输血卖血(得的),对于政府社会可能会同情你,因为你是无辜的。如果你是因为同性传染得的,就会觉得你是咎由自取,死了也活该。”

“展飞”同时表示,由于同性恋关系在中国既不被政府鼓励也不受保护,同性恋之间很难发展为稳定的关系,因此一个同性恋往往拥有多个性伴侣,同性恋人群也的确比常人面临更大的传染艾滋病的风险。

“现在娱乐场所,同性恋酒吧、网络网站都是很发达的,同性恋群体因为政府不承认、政府不承认,既没有保护也没有约束,就造成了同性恋在感情、性生活方面都很放松。中国的同性恋还是讲究性快感,去谈一对一的感情,还是不多。”

今年20出头的男同志“小翔”(化名),显然不同意“展飞”的看法。

“小翔”告诉我,虽然他是男同性恋,但是他相信一见钟情,相信彼此是唯一的爱情,而他的男朋友是一名艾滋病携带者。

“我知道他有(艾滋病),但我觉得你喜欢一个人首先是喜欢这个人,这是最重要的。你不能因为他有这个病就拒绝他,有这个病,如果接受治疗,半年左右基本上没有传播能力了。”

但是,“小翔”说,同性恋要想异性恋那样好好谈一场恋爱,实在很难。

“像我们牵着手去的,路上就有人讲好恶心啊。”

“小翔”说,他真希望同性之间的恋情可以象异性恋那样得到祝福,更希望中国的同性恋能够早日争取到合法的婚姻权。

“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我们的权利无法保障,我觉得同性恋应该婚姻合法化。”

但是,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博士却认为,现在在中国很多同志都在呼吁同性婚姻合法法,甚至很多人以此作为终极目标,这当然可以理解。

但是,星星强调,必须注意到的是,世界上所有有同性婚姻法的国家,都有已经实施了很多年的反歧视法律。

星星说:“比如说禁止在就业、就学、居住等方面歧视性少数群体,在中国如果你是同性恋,房东就可以通过这一事实把你踢走。”

星星认为,中国现在迫切需要反同性恋歧视法,有了这些法律,象同性婚姻这样的法律才有意义。

“因为今天如果同性可以结婚了,但你结婚第二天可能就被解雇了,很多人不见得回去结婚。我不是反对中国同志追求婚姻合法,但在中国目前状况下,最需求的角度讲,我觉得反歧视是最重要的。”

根据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星星博士的观点,中国同志追求婚姻合法之前,首先需要追求反歧视法,但是,有时候连反歧视法在中国也起不到真正的作用。那么,中国的同性恋如何才能从中国现有的国情中,寻求突破呢?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1861

北京

http://www.txlyd.net/2014-02-03-08-07-14

同性恋行为危害健康
回应美国心理学联会称同性恋者病态问题不比异性恋者多
迷思一:异性恋与同性恋生活方式一样好
娈童癖是否多属同性恋者?
爱滋病对经济影响
抽烟酗酒只是另一种生活方式?-有什么健康风险?
同性恋生活模式的健康风险
同性婚姻对别人有何妨害?
对男同性恋者施以暴力者主要为男同性恋者
相关行为与估计传染艾滋病风险比率
同性恋与双性恋青少年自杀行为与念头-流行与风险研究

2014-05-12 03:2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