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中国需要香港多于美国需要香港 取消《香港政策法》对美利益损害不大

2019-04-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月底陈方安生与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莫乃光访问美国,会见了华府政界要人后,传达华府对于取消《香港政策法》,已经亮起红灯,若香港一旦通过《逃犯条例》,美国与香港签订的很多双边协议,都会受到影响。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去年底的报告,便已提议重新审视美国承认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的政策。去年美国国务院的《香港政策法报告书》(Hong Kong Policy Act Report),提到香港自治状况时,还是用惯常的「(自治程度)足够支持特殊待遇有馀」 。但到了今年三月的报告,却已变成「减退了的自治仍足够支持特殊待遇」,反映了美国评价香港自治状况,已出现显著降级。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中国强大了,美国一旦取消《政策法》,对香港和中国都没有大影响;相反,香港被国际承认的特殊地位,让美资得以在香港这个离岸市场与中国富人做生意。因此,北京怎样压制香港的自由和自治,美国出于美资利益,都会继续给予香港特殊待遇;美国威胁重新评估《政策法》,只是说说而已。

这种论调,大错特错。美国将香港护照、香港资金与中国的区分,容许香港自由进口中国不能进口的敏感高科技,其他国家也「照跟」,让中国资金与富人权贵通过香港获得走遍世界的通行证。中国公司,也可通过与香港企业和大学合作,获得各种中国无法获得的仪器和技术。中国各地富豪、高科技公司如华为和中兴都聚集在深圳,频密进出香港,不是偶然。美国一旦取消《香港政策法》,中国根本无法找到其他替代香港的城市。多年前很多人吹奏会取代香港的深圳前海和上海自贸区,现在已无影无踪,那还不清楚吗?

在《香港政策法》下,美国给予香港特殊待遇,帮助中国维持这个宝贵窗口;中国则维持香港的法治和资讯自由,让外资能在香港安心做中国富人的生意。若中国全面摧毁香港的法治保障与资讯自由,西方金融机构就没有别的地方做中国富人的生意吗?当然不会。

只要世界经济仍由美元主导,就算中国毁灭了香港的自治、自由与法治,外资全面撤离香港,中国的富人和权贵,仍会追到新加坡、台北、伦敦等地找西方银行管理他们的美元资产。

当年在冷战高峰,苏联的能源出口,也是以美元结算。苏联避免美国本土银行将他们的存款变成政治筹码随时冻结,将美元收入放在伦敦的美元离岸市场。后来中东产油国在1973-74年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但石油交易仍以美元进行,产油国害怕在美国的美元资产会被冻结,所以便将资产大举转移到由美资在加勒比海经营的离岸银行。

世界仍没有货币可以取代美元,所以中资在可见将来仍须依赖西方银行的美元金融服务。现在因为历史惯性,这些交易大都在香港进行。一旦香港不再安全自由,西方金融机构要撤到其他地方,中资只会跑到中国领土以外的城市继续找外资管理其美元资产。

香港对中国,无可替代。香港对美国,却没有那么独特。说香港对美国太重要,美国怎也不敢取消《香港政策法》,只是自欺欺人的阿Q思维。若北京被这种思维蒙蔽,终致失去香港,又可以怪谁?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