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香港夹缝论」预示了香港的殖民处境 香港人越爱中国只会越自卑

2019-06-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名义上在实行一国两制,但在修订《逃犯条例》之战,北京已经不避嫌地直接下令香港精英归队支持修例。修例后北京法例在香港生效,要捉甚么人便捉甚么人。特区自治正式死亡。北京视香港为殖民地,用比英殖时代更严厉的手法镇压,已经很难掩饰。

早在香港主权移交前,中国与香港将进入殖民关系,已有学者论及。例如1993年,美国著名文化研究学者周蕾(Rey Chow)出版了《书写离散》(Writing Diaspora)一书,探讨香港作为一个离散身份的矛盾与前景。她认为香港身处西方和中国的双重殖民之下,在两个殖民者的夹缝间,发展出一个异质多元的自由文化。她表示,香港要追寻的,是一个世界城市和自由社会的尊严和自主,拒绝中国的和西方的中心主义,也负起寻找更公义更可持续社会的责任。

周认为,香港人的身份,绝对不能建立在对中国的乡愁之上,因为这种乡愁只能为我们带来永恒的缺陷和自我否定。香港对中国的追寻,只会是徒劳的:香港越努力去尝试,就越显出本身「中国特性」的缺乏。这段历史紧随著香港,像一道挥之不去的咒语,令香港无法摆脱「自卑感」。

周近年的学术研究,已经转了轨道,她对当年观点,可能也有调整。但她当年将中国与西方并置,看成同是殖民者,并主张建立香港主体身份,在今天看来,可说是厉害的先见之明。

但当年周的先见之明,虽然有爱护香港文化者如也斯的支持,但香港知识圈还有很多染有中国民族主义毒瘾者,对于建立中国身份以外香港主体的主张,充满敌意。当时刚大学毕业的我,便是这些知识分子的一员。

1995年我参加了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文化研究计划,读了大批假装进步,但内里暗含陈映真式炎黄种族主义的台湾后现代左统著作。当时香港商人纷纷北进,自以为可以带领中国走全面资本主义之路,表现出一种很庸俗恶心的大香港主义傲慢。在这样的理论背景与社会氛围下,我写了<初探北进殖民主义:从梁凤仪现象看香港夹缝论〉一文(陈清侨篇《文化想象与意识形态》1997年,牛津), 将周肯定和保卫香港多元文化的主张,与大香港主义混为一谈,批判香港夹缝论乃是香港资本家北进殖民主义的共犯。

当时我判断这两种论述是共犯,是因为只看到香港资本主义一时的嚣张,而无视中国民族主义的长期狂妄。中国民族主义,就是一种重建中原帝国,驯服边地邻国为奴的欲望。夹缝论就是对这种欲望的抵抗。在冷战刚结束的中共急于将中国嵌入美国主导的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以保政权,要英治香港的经济体制与企业家帮助。中共放下身段求助于香港商家,香港的精英层,才产生北进殖民中国的幻想。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后,中国的党国资本,羽翼已丰,已有足够实力对港资过桥抽板、清洗打压。随后而来的,是中国党国资本主义与大中原民族主义合体共振,形成充满帝国气焰的天朝体制。

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夹缝论的先见之明,也对周教授充满歉意。可恨是到了香港被帝国铁蹄任意蹂躏的今天,不少自称进步知识分子,仍被困在中国民族主义的思想监狱里,对建构香港主体的努力充满敌意。这是香港最大的悲哀。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