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佔領立法會大樓後 反對運動「勇武」與「和理非」兩翼間的諒解

2019-07-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7・1「反送中」年青人佔領立法會大樓,經過驚心動魄的幾個小時,結果和平結束,當晚並沒有發生大衝突和大流血。

最初很多人對衝擊行動感到不解,更有人擔心立法會內大批警察在抗爭者快要進入大樓的一刻撤走,是擺空城計,引抗爭者進來,讓他們亂來之後鎮壓,博取輿論同情警方。最後示威者在立法會內,顯示出極大的克制,貼出告示勸諭其他人不要破壞圖書館和文物。佔領者在餐廳冰箱取飲品,也自發付費。

當晚,示威者在宣讀了宣言、對象徵權貴權力的畫像與區徽塗鴉或拆除後,便像灰姑娘一樣,一到十二時便迅速撤退,避免與重新推進的警方發生衝突。當一眾示威者已經撤離大樓、得知還有幾名示威者正死守大樓後,百多名示威者即奮不顧身在警察已經兵臨城下之時,折回大樓將死守者抬出來,避免他們受到傷害。

示威者的克制與義氣,令不少不同意衝擊的反對派,也沒有像以前一樣譴責他們的衝擊行為和與他們割蓆。民陣遊行起步時,警方以立法會正出現衝擊為由要求他們取消遊行或改以灣仔作終點。但他們堅持以中區作終點,並強調要保護每一個人。在佔領後的早上,一直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陣更發出一封家書,表示「我們縱然不希望見到暴政催生的種種行動,但我們絕對理解和明白抗爭者的選擇。昨夜一眾學子,奮不顧身,放手一搏,其實只是踏出了比我們所有人都更有勇氣的一步。我們可以對不同的行動手法有不同看法,但我們懇請大家,不要指責,不要割蓆。」

當衝擊、佔領立法會在進行中時,也有十個民間團體,包括家長聯盟、傘下爸媽、絕食明志、基督眾樂教會等,向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表示「理解抗爭者的絕望和憤怒,他們為了保衛香港的自由、人權、公義、和法治,已做了很多……今天所造成的一切一切全都是因為當權者的無能和偏聽」。而在周二(2日)早上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聯合記者會,所有發言議員,均沒有與佔領者割蓆,而是將矛頭直指林鄭政府的麻木不仁。

這次佔領立法會事件中,「和理非」派終於找到堅持絕對非暴力路線和不與不同手法同路人割蓆的平衡,客觀上造成了「勇武」派與「和理非」派的互諒與團結,達到類似當年美國民權運動中馬丁・路德金與Malcolm X之間的默契。「和理非」派對佔領行動「不同意但理解」的取態,可能也是很多溫和民主派支持者的態度。如果佔領立法會真是政府設下的陷阱,讓抗爭者失去支持和被孤立,那麼這次抗爭者真的沒有中伏。

這幾個星期,北京已經與《逃犯條例》修訂保持距離。不少建制派大將,均已表示可以接受正式撤回方案。八名前政府官員,亦發公開信,要求特首就6月12日的衝突成立獨立調查小組。林鄭本來已經有足夠空間作進一步的妥協,化解矛盾。但她不知是為了面子還是甚麼,竟然寸步不讓,使矛盾升級至此。政治問題,終歸要用政治解決。林鄭有無大智慧化解危機?實在不容樂觀。抗爭的路還很長,我只希望這運動烘焙出的抗爭兩翼之間的諒解,能夠繼續鞏固。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