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從2014年陣地戰的運動疲勞 到2019年游擊戰的建制疲勞

2019-07-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反送中六月風暴,一浪接一浪,到了7月1日回歸22周年當晚,更發生史無前例的佔領立法會,震驚世界。之後光復屯門、7月7日九龍大遊行,仍有超過二十萬人參與。曾被親建制暴徒破壞的金鐘連儂牆,迅速被民眾復原,還擴散到十八區。大埔區的更演變成港鐵站外的連儂隧道。

在連串有創意和難以預測的行動之後,林鄭月娥政府成了隱蔽政府,開多少次記者會都拒絕說「撤回」二字和獨立調查警察暴力,不但沒有顯示任何解決危機修補撕裂的氣魄,連穩定建制派軍心的能量也沒有。可能特區和北京政府,正試圖以靜制動,以為拖下去,運動就會自我消解。

2014年佔領運動時,佔領者不斷嘗試升級,攻佔新地擴展佔領區,但都不能成功。這乃是敵強我弱時進行陣地戰的局限:佔領者為了守住陣地已花了很多人力與力氣,在故有陣地的基礎上擴展,十分困難。在沒有新突破時,運動的士氣便會減弱。政權在靜待佔領者出現疲態內訌不知如何推展運動時,便一舉清場。

這次反送中運動,以一波又一波的奇襲方式推進運動,更像是游擊戰。如果建制以為可以拖延一下便可以靜待運動自行瓦解,那便大錯特錯。現在反送中運動這種「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游擊形態,毛澤東在搞革命時,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年熟讀毛澤東兵法的越共,也是利用這種游擊戰術擊敗兵力和裝備強大多倍的美軍。當時越共游擊隊不斷對南越的重要據點進行突襲,襲而不佔,在每波攻擊後迅速退隱叢林。最有名的一次突襲,就是1968年農曆年的春節大攻勢。那次越共游擊隊攻入南越各地及西貢市多個軍事據點,還打進了美國領事館,在一輪激戰後,共軍立刻撤退,沒有多佔一塊土地。這種一浪接一浪的突襲,對美軍、南越政府和美國產生巨大的心理壓力,開始厭戰,對於怎樣結束戰爭出現激烈內部分歧,其餘的已是歷史。

這次反送中示威者攻勢一波又一波,抗爭者表現出持久活力。反而建制卻已經出現神經緊張和內部分歧。上周日(7日)晚上警方紀律崩潰在彌敦道無差別攻擊示威者、記者和途人;田北俊呼籲自由黨同黨辭任行政會議成員,並點名葉劉淑儀和湯家驊辭職引起罵戰;葉劉在《南早》發文罵政府說特區需要「激進重組」;親建制的《東方日報》出社論批鬥民健聯閃缩沒為政府全力護航,說它是「忘恩負義最大黨」;一些建制派元老和北京學者呼籲重啟政改,甚至將831框架放開一邊,都顯示出建制的疲勞與內訌。

習近平能在短期內一錘定音,對香港問題下大刀闊斧的指令平亂嗎?在香港問題已經與台灣問題和美中貿易戰纏在一起的形勢下,他要硬來亂來,恐怕也只會越搞越亂。現在的運動形勢,不能說是大好,也有很大風險,例如警察前線在情緒失控紀律崩潰的暴走狀態下錯手打死人,是大家都要小心的。但抗爭者戰意仍高漲,建制處於被動守勢,乃十分明顯。

香港出現幾十年未有的大變局,這個局面會將香港帶往何方,現在還言之尚早。有人呼籲現在就「鳴金收兵」,十分奇怪,抗爭者也不會理會。看來這個漫長的夏天,現在才剛開始。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