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十一只是中共奪權紀念日 雙十才是慶祝中國走向共和的國慶

2019-10-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共慶祝十一建政,一年比一年杯弓蛇影、歇斯底里。這次建政70周年,更是猶如全社會戒嚴。過生日過得那麼辛苦,真是不知過來幹甚麼。

1949年後中國有「雙十」和「十一」兩個國慶,這無疑是冷戰的結果。但中國在冷戰中一分為二,過程異於東西德、南北韓分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並非同時成立。兩者之間,其實是繼承與取代的關係。台灣的國民黨,當然仍然覺得中華民國一直存在。但中國的教科書提到中華民國,總會加個「1911-1949」的年份注腳。中央電視台拍到台灣人拿著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還會打馬賽克,彷彿是生殖器般不見得人的東西。在台灣常常大小聲罵台獨要消滅中華民國的人物,對著認為中華民國在1949年已經消失、對著從不承認位於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的中共,卻從來不敢哼一聲,十分趣緻。

無論你是否承認現在實際存在於台島的中華民國,現在中共慶祝十一國慶,而不是雙十,想深一層,從世界歷史的角度看,其實是蠻奇怪的。

1949年10月1日,本質上是一個新的共和政體取代舊的共和政體的日子。這個歷史,其實與法國自大革命以來先後出現多個共和政體的歷史,無本質區別。法國現在的第五共和,乃產生自1958年的一場軍事政變。二戰後法國脫離德國控制,建立行議會民主制的第四共和。後來法屬阿爾及利亞發生獨立革命,左傾的第四共和議會原本打算跟阿國革命黨講和,準備放棄殖民地。不料在1958年5月,駐紮阿爾及利亞、不滿政府軟弱的右翼法軍首先發難,奪取了法國在當地的行政權力,更以攻打巴黎、不惜內戰為要脅,要求解散現政府,推舉戴高樂將軍為新國家元首,第四共和隨即倒台。戴高樂成為臨時元首後,應用緊急權力制定新憲法,在議會之上加入總統集約權力。第五共和,於焉誕生。

法國在大革命後二百多年,經歷過5個共和政權和數次帝制復辟,但今天的法國,仍是以7月14日為國慶日,以紀念1789年巴黎民眾攻打巴士底監獄。右翼軍頭建立第五共和後,也沒有將其建政日訂為新的國慶日。

1789年7月14日,象徵法國擺脫封建帝制,成為現代國家的開始。在此一史觀下,1789年之後的法國史,無論政權政體怎樣更迭,都是一部連續的現代史。很多國家的國慶,都是紀念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政體的日子,或是掙脫殖民統治獨立建國的日子,之後政權政體無論再怎樣更迭,很多時候都不會改動原來的國慶日子。

中國歷史中能與法國攻陷巴士底監獄那一天比擬的,恐怕便是1911年推翻帝制的10月10日武昌起義。由此觀之,中共推翻中華民國後取消雙十,將自己的建政日訂為新的國慶日,其實很奇怪。何況中共在革命時期,一直強調他們進行的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是繼承了孫中山的舊民主主義革命。中共奪權之後將自己的建政日取代雙十而成國慶日,體現的其實是一種「江山是我打的便是屬於我」的封建觀念,將國家變成他們一幫打天下集團的私貨。十一慶祝的,說穿了就是他們一幫人奪權成功的日子,而不是中國人民開始走向共和成為現代民族的日子。

台灣很多人覺得雙十是從中國來的外來節日,覺得無感。將來台灣還慶不慶雙十,應該留給台灣人民自決處理。但對雙十國慶仍然十分堅持的人們,何不試試說服中共順應世界潮流,將中國國慶日改回10月10日?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