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公產私房一鍋粥(2)

在史家胡同51號,“末代名媛”畢業、成家、生育,兼及沐浴恩澤。到了大家都遭難的文革,一直慎用自己通天特權的行老在“國家有難”之當口致信當今,用名媛自己的話說,此時對父親已不必“劃清界線”,而是“覺得這裡是個避風港”。與洪君彥離婚——那可是她當小姑娘的時候苦追到手的燕大學生/北大教授——是在1971年。章士釗聞訊曾大發脾氣。不曾料到“和平老人”會突然間撒手人寰,“名媛”本來的打算,是經營新夫君小報房胡同外交部宿舍——驅逐前房子媳、清除龔澎遺物等等聳動視聽的事,都是那時候干下的。

2010-01-04
Share

望讀者特別留意的是:她本人那時(1971年)剛調入外交部,在亞洲司當科員。喬冠華榮升共和國第四任外長,還要再過兩、三年,要到他們夫妻在那場著名的江青挾當今之威“批周”亮相立功之後(喬冠華的“即將升任外長”,就出自江青之口)。讓吾輩看戲人不得不留意的是,外交部的行政人員,怎麼在那時候已如侍奉女王般地聽她指揮?聯系到剛從外院調進外交部的時候,她如何上門拜望章文晉夫婦(以便結識新近喪偶的喬冠華);如何托請張穎(章夫人)幫她調入美大司……點滴偶然揭出的零散行狀,或許能估量出該名媛攀附、鑽營、拉攏手段,從而對史家胡同51號,在受贈者本人西去之後35年,竟然惹出外交部訴洪晃官司,窺見些許奧妙。

1973年7月章士釗病逝香港。周恩來對專程趕回北京參加追悼會的未亡人殷夫人以及女兒章眉說:“行老雖然去世了,但是北京的家仍是你們的家。我們說話是算數的,歡迎你們隨時回來。”結果是,殷夫人母女沒有回來;原配吳夫人所生長子章可也不曾露面,史家胡同51號遂歸章含之獨享——聯想她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如何堅守(具有中共特色的)“政治正確”,一次次對身邊最親的人(哥哥、丈夫、父親)揭發、翻臉、脫離關系、劃清界限……,“你們的家”,話雖然出自總理之口,但對章家其他人說來,借他們一百個膽也不敢沾呀

至於傳記作品《喬冠華才情人生》所披露的章士釗喪事之後周總理如何切切關注,恐怕更合當代最為吃香的“戲說”一路。那本書說:周問他倆結婚後住在哪裡,章含之說准備搬進外交部宿舍——

周皺起他那兩道濃眉:“章可(章含之大哥)結婚單獨搬出去住了,你結婚又要搬走,行老的房子交給誰管?”

章含之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我想當初這房子是國家給父親的,我搬走以後是不是就把它還給國家?”

周總理嚴肅地說:“你倒想得簡單。行老和共產黨合作幾十年,他是主席的老朋友,這個房子當初是主席同意為行老修的。行老去世時,在追悼會前,我對殷夫人和你妹妹親口說這房子是政府為行老修的,今後你們海外親屬任何時候回來看看,這都是你們的家。你是共產黨員,說還給國家就還了,以後行老這麼多海外親屬知道了怎麼說?他們會說共產黨說話不算數!我周恩來說話不算數!”章含之聽了不吭聲了。

望讀者注意這段對話的時間:1973年夏——那時節,我們前面提到的那場有毛澤東做後盾、拿外交部說事的批周風波正達高潮。就算周恩來具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克制力,在背叛與投靠面前不計個人感受,仍以慈父姿態對待章喬;就算他早將當年反獨裁、爭民主、協商建國的許諾忘通通到腦後,一心以一小勺水補救干涸的大河大庫:用“史家胡同51號仍屬章家”證明“共產黨說話算數”;就算喬章兩人以非凡的記憶,將此生動場面“如實”向傳記作家轉述;史家胡同51號花落誰家應該更說明問題:“行老這麼多海外親屬”什麼都沒落著;為維護祖國和親愛的黨的聲譽、根據毛周之再度切囑(有文章說,毛澤東聽說這事,也連說這樣好)章含之勉為其難地住了下去。

將“禮物”收回,就算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不要(考慮到該局之能量,以及只有山西煤老板才可比肩的改革大潮下之得天獨厚,此情真是匪夷所思),總該落到行老曾在位的全國政協、全國人大或者中央文史館吧?更遑論章含之後來當顧問的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哪(該協會一直為這塊肥肉派駐一名張姓大管家)。怎麼如今一個個如此謙和?

國有房產在經管機關手裡不明不白,是具有中共特色“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巨大誘惑(或稱機遇)。名媛如何在這個噴香的大糞坑上下其手,本來在她美麗動人故事之下包裹得尚嚴。如果沒有洪晃拒絕騰出,我們P民哪來分析這一公產攫奪的有趣機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