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德累斯頓 左派右派 (2)

如今在中國,若說純粹“新納粹”式極右份子,就情感與見解論,可謂不乏聲氣相投之徒。君不見那邊卐字旗一招,這邊網上即高呼:“Hey,西特勒,一代梟雄!”、“真正一心為自己民族而不顧一切的民族英雄們永垂不朽!”、“為這6000階級兄弟助威!我們有13億同胞支持你們。”——區別是,此等人在中國通稱極左憤瘋兒。

2010-03-01
Share

那右派呢,難道中國沒有?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右”——將思想表達稱作“筆杆子”進而看作奪權利器的毛澤東如是說。不過今日中國說起“右派”,因歷史斫伐創痛過深,通指1957年中了毛澤東“陽謀”那55萬為國為民的天真倒霉蛋。數月前,最後一名“不予改正右派”在異域離世。直到生命終了,“極右”緊箍都沒從林希翎頭上撤下——天公地道,以德累斯頓價值衡量,她才是左派啊。她的尚在人世的老友,希望在她“中招兒故地”:北京大學、人民大學……或者不管她當年讀書生活過的這所古都的哪片小地方,鋪展遺照懸掛挽幛,大家圍坐說幾句話灑幾滴淚……未見持“堅決擁護主席英明決策”的今日左派(比如烏有之鄉諸好漢)出頭,前來阻撓的是這一歷史疙瘩的守護者(或曰毛鄧衣缽傳承者)的政府當局。

當然這55萬之後,中國右派尚未絕種,比如1959年期望制止毛同志胡鬧的“機會主義份子”們,比如1980年代歡呼人的解放、1990年代高倡人權民主法制的“資產階級自由化”份子們……到了21世紀,任何堅持獨立見解並發出聲音,從而讓大權在握的政府感覺不爽的,全成了危險右派——泛稱異議份子。

與CCTV、GAPP、PDCPC(人家洋碼子隨手用,無產階級凜然正氣照顯擺)……包括每一處“無產階級不去占領、資產階級必然會去”的大小地盤,比如猶抱琵琶的香港,比如GONGO(government organized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比如孔子學院、法蘭克福書展、海內外這個那個獲得注冊的聯誼會……官家無不狂甩票子、綿裡藏針。右派們不是沒想法,也不是個個“善於鬥爭”擇時噤口,但石頭縫裡的幾莖小草,哪能與營養劑供著、殺蟲藥撒著、百米深泉淨水澆著、經理保安護著的大片高爾夫球場相較?在德國人一代接一代地深刻反思、平靜切磋面前,零敲碎打、潰不成軍的右派們只覺綆短汲深,只為自己涓滴努力一瞬間即了無痕跡地消失在全民嗨賴賴的紙醉金迷之中傷感萬分。別說在奧運那樣的時刻提醒北京危險的水短缺、別說60年大慶時候盤點一下一黨專制的教訓、別說敦促官員財產公示新聞出版立法,就連統計地震死難學生、招呼百十哥們呼喊幾聲憲政自由,都遭遇警察上門一判五年十年。

似乎是,面對中國近現代以來大災難、大是非,中國沒有自由表達的左派與右派,有的只是政府威嚴之下的擁躉順民與不識好歹的刺兒頭。但三十年來,畢竟民眾日漸覺醒,畢竟私產有了存在空間……還有了既能查禁刪貼也能破門翻牆的互聯網。君不見,一幫志同道合書蟲網友懶得掉書袋,干脆攢個“政右經左”工作室,刊布年度“公共知識份子”榜單——怎麼個左右,舉例說明,一連五年。那麼,有沒有“政左經右”——“紅旗照舉財照發”團隊呢?未見有誰打出旗號,雖然西裝革履名車豪宅地滿坑滿谷——其末流正在世界各大LV/GUCCI專賣店排隊現眼。

有論者說,別左呀右呀攪不清了——咱們面向著直奔的,正是人家背對著拋棄的,左和右能不反著嗎?也有人說,既然無法以左、右與世界接軌,何不直奔主題,清清爽爽地稱“國家集權派”和“普世價值派”?集權派動輒“以革命的名義”、“以國家的名義”,普世派不玩這個。國家民族再重,在今天中國這個攪不清的歷史階段,普世派只說——而且只看重——“以生命的名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