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兩會看點

今年兩會,裝模作樣之外,重大議題不少(雖然只議而無人接茬),而最大看點,非省長發飆搶筆莫屬。五天之內,網上熱議、民意洶洶——這可是秘書出身、三十年來鞍前馬後、端茶倒水、吹喇叭抬轎子……從副科、正科、副處、正處、副廳級,好不容易爬到如今集“主”“僕”於一身(當人大代表的同時還做著省長)、鑄黨政成一體(省委副書記)的湖北李鴻忠李大人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2010-03-22
Share

本來,在3月7號依照規格,李某已經在部屬簇擁之下,在貴賓廳向喉舌們假戲真做地背完了書。問者當然只撿對方想說的問,乖巧、忠誠、懂規矩;答者洋洋灑灑、意氣風發,大談湖北優勢,發展勢頭……崛起中國封疆大吏之絢麗風采。不期中國正由全盤計劃體制向市場化過渡,報紙也不再只有官家派下的那幾張,於是,正在興頭上的李省長,遭遇一位顧及自家報紙銷量、將花錢買報讀者之關注放到替大人們做宣傳之上的小記者。

劉傑的問題其實很簡單,也相當客氣:“省長,您怎麼看待鄧玉嬌?”

我們當然絕不期望李大人能給出與事實最貼近的描述:“烈女殺淫官”;也不敢期望他說“這是個守身如玉的姑娘,在野山關那種游蕩著錢色惡吏的地方,上班干活還要隨身帶刀,防衛過當怕是一場難免的悲劇”;但他完全可以守定事發地最高行政長官之身份角色,以直接引用該省治下武漢大學法學院馬教授的回答(擁護政府“有罪免處”),既不掉價,也相當現成:“據刑法學泰鬥點評,鄧玉嬌麼,雖然防衛過當,但屬於半瘋(部分刑事責任能力),又是自首,已經開釋了,她現在平安健康,生活得很好。”

以上三種,無論他選用哪個,以他的油滑、機敏、一流口才,外加所率一彪人馬,都可將場面鎮住。劉傑再敬業,怕也不會死纏硬打、揪住她的讀者最感興趣、足以推翻法庭判決的問題不放:“鄧玉嬌的人身權利是否已然受到侵犯?”、“帶有侵害者指紋的現場內衣是巴東縣刑警隊銷毀的麼?”
不幸李鴻忠就是李鴻忠,首長身邊伺候凡20年,最知道開明民主雲雲,不過嘴上功夫。真正融進血液、刻人腦海的,是對冒犯,或曰異端,超乎尋常的敏感。以及,只要可能,對任何偏離的主流之萌芽,都須穩准狠掐滅。於是,本來不怎麼起眼的媒體會見場面,碰著了李某痛處。他沉下臉,怒視提問人,劈手奪下錄音筆。接著,走了幾步——看來是余怒未消——返回追問:哪個媒體的?黨報的?黨報怎麼輿論導向的?整個過程不過幾秒。

在這幾秒鐘之內,以及,到了第二天把錄音筆著人還給記者、大度地表示不必為這樣的提問給他道歉啦,回蕩在李大官人腦海肚囊裡的,究竟是什麼?

絕不會是鄧玉嬌,甚至不會是後來石首那萬人湧動的場面。小小一個記者,居然膽敢……你也不睜眼看看,如今天下,誰人的天下:從刑偵到庭審,外加武警軍隊,都在咱們手裡攥著,有什麼搞不掂!?

但劉傑“居然膽敢”了。於是,在他凌人盛氣之下更深一層,或者說,他日日受著珍饈美酒攻擊的更深層髒器,不禁出現如俗話所說“肝兒顫”:輿論導向!毛主席英明啊——槍杆子、筆杆子,打天下靠它,官場擠壓揉搓數十年的李鴻忠知道,保天下更不能丟。

法庭判了,人也給你們放了,還揪著問,反了你了——不給點顏色,是不是還想知道本省長與富士康的相互關切?還要追著問本人當深圳市長時候跟許宗衡的配合默契?乃至和背景嚇人的黃麗滿綿密深厚經年不衰的交情?

哈,自以為如何的李鴻忠還是道行不深啊,“肝兒顫”顫到臉皮上,白白丟人現眼一場。比他心辣手狠、沉著冷靜的可人兒多了去了。人家才不管什麼提案不提案、導向不導向。民意洶洶怎麼著?君不見:兩會大幕甫落,“代表走了 地王來了” —— 這叫做,“有槍就是膽氣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