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公產私房一鍋粥(3)

按照共產黨的“革命人道主義”,無論是單位分配公房的承租權,還是根據工作需要安排住房的使用權,以無房之第二代的資格住到自己仙逝,“先人遺澤”已經算是享用到了頭。章含之並非“無房”,依仗“毛周有話”硬接著住,管理方也無可奈何。只不知何時,章士釗居住該宅的權利過了戶,51號承租人變更為喬氏——雖然前部長是在章士釗故去後才搬入的,並不具備“共同居住人”天然承襲的資格。

2010-01-11
Share

眼下局面變為,外交部依“法”(之所以加引號,是因為公房的承租權目前尚屬於歷史性灰色區域,無法可依)訴洪晃,可見此公房已“屬”(此屬並非所有,不過管理權而已。可惜在中國,基本誰“管”上了就是誰的了)該部。依照常理,受贈人去世,將“禮物”(公產使用權或承租權)收回,就算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不要(考慮到該局之胃口,以及改革大潮下之,唯山西煤老板們尚可比肩的得天獨厚,此情真是匪夷所思),總該落到行老曾經在位的全國政協、全國人大或者中央文史館吧?況且,以章含之“遵照主席總理指示”繼續住進的事實,還有她後來當顧問的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哪,難道這機構白白給這塊肥肉派了一名常年盡職的張姓大管家?

喬冠華1983年離世。依據承租人死亡之後,原有的租賃關系自然消失,我們權且認為章含之作為共同居住人,在對蕭邦鋼琴、大海小溪做了令讀者涕淚滂沱的描述之後,把握住作為前外長遺孀具有的“優先承租”之權,經外交部房管部門認可,完成了承租權變更,從而依法住到了自己生命完結。

這出好戲——公產如何在美麗借口下歸私人享用之把戲——演到這裡,終於難以為繼:“生在這裡”、“一磚一瓦都揪心”、而且“東西多放不下”的“豪門痞女”,還能接著當史家胡同51號女主人麼?本來,依照如今“說有理就有理、說沒理就沒理”而且“說變就變”的政策,洪晃作為前部長繼女,既可以將51號買斷,也可以辦手續變更承租權,全看管理與享用福利公房的雙方怎麼玩——受惠者本人在798、在杭州與上海有沒有房產都無所謂。可惜這宅院太大:多少錢買斷?受用者工齡怎麼算?接著住租金怎麼付?當然所有這些問題都可能在“上頭一句話”之下,一頓飯就解決了,無奈美國長大的洪晃痞是夠痞,與其母相比,對大宅院之眷戀外加能撈就撈到貪勁兒也不遑多讓。差只差在少了那份剛柔並濟,少了對權勢的艷羨和不管怎麼著也非傍上去不可的堅韌,更不具以款款方式放膽說謊的本事。看如今這勁頭,毫無道理地白落一套公寓還嫌不夠,那就等著過堂吧。

福利分房本是共產黨打天下時代“戰時配給制”之延續,要害是享用者本人官場身份。雖然憲法規定了公民平等的權利,但生在城裡還是鄉下、先人曾拼下一份產業還是窮得叮當響、入沒入黨和入的什麼黨,以及會上如何發言、領導進門站沒站起來……,都成了調用層出不窮的政策、規定,踐行私產剝奪、公產私用的工具。

以章士釗這樣一個人脈廣博、觸類旁通、絕頂聰明的混混,倒也一生吃喝不愁,總有當權得勢者給房子、供吃飯,連帶玩戲子、抽大煙。杜月笙再惡,養清客用的還是自己的錢。毛澤東愛他,愛的是這人的眼力價兒——聲聞雖唬人,但新政權底下只乖乖研究柳文。於是有了我們前邊說的贈宅褒獎。

外交部訴洪晃,本來是一黨專制、黨酋一言九鼎、公產私享一鍋粥裡邊不值一提的小碰撞。君不見,上萬億的國有資產,不都悄沒聲地轉入私人腰包?無奈一干才子名媛,便宜沾盡還沒完沒了往臉上貼金,終於給我們P民一個將他們剝開、揉碎、品品美醜的機會。

其實今天當局討嫌的,莫過於對發生在紅旗下的大小事件細細剝析。君不見湖北野三關命案,死者怎麼那麼大的譜兒,證人怎麼藏得誰都找不著;到了南京,經依法院判決訛得4萬大元徐老太,不是最近剛放出讓政府聽著舒心的話麼:“和諧社會,什麼都別說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